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90章 死神来袭

第一千九十章 死神来袭

江南市,一间非常狭窄的房间,而且还充满了阴冷潮湿的气味,段云阳想要从**站起來,可是每当他稍微动一下,一股钻心的疼痛立刻就会游走他全身上下,使得他不得不再次躺在**,

**的段云阳呼吸有些急促,额头上也布满了冷汗,

一旁的柳依依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头揪心的痛,她不知道劝了多少次段云阳,让他躺在病**不要乱动,可是段云**本不听,说什么待在这里时间多一份,危险就增加一分,他必须要站起來,离开这里,

柳依依眼眶泛红的看着段云阳,轻声细语说道:“云阳,你别在折磨自己了好吗,我已经帮你通知梅老了,他肯定会來将你接走的,你……”

还沒有等柳依依把话说完,就被段云阳给打断道:“依依,我知道梅老肯定会來,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我必须站起來,我们要先离开,不然恐怕真的就危险了,”

柳依依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段云阳那一脸倔强的脸色的之后,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两口气之后,又要再次的站起身,看到这一幕之后,柳依依急忙去扶段云阳,在柳依依的帮助下,段云阳坐到了床边,可是那股钻心的疼痛却使得他重重的喘息了起來,脸色也变得微微有些难看了起來,

就在段云阳刚刚站起身的时候,外面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这突兀的变化,让段云阳和柳依依两人全部浑身上下猛然一震,随即两人的脸上都浮现了一丝的担忧,

房门声依然从外面被敲响,听着敲门声,柳依依和段云阳两人的心跳不受控制的猛然加速,

“依依,开门,”段云阳咬牙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柳依依点了点头,然后向着门口走去,

顷刻间,柳依依來到了门口,右手微微有些颤抖着慢慢的打开了房门,

这一刻,柳依依的内心之中在害怕,如果外面的人是段炎国派來的,那么今天她和段云阳必定会死在这里,绝对沒有第二种可能,

“嘎吱,”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房门应声而开,

随即一个身穿阿玛尼黑色西服带着墨镜,身材微微有些粗犷的男人出现在了柳依依的视线之中,

在看到柳依依之后,这个男人立刻将墨镜给拿掉了,还沒有等柳依依开口,这个男人就已经开口:“请问一下,您是柳小姐吗,”

这个男人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尊敬,

柳依依在听到对方的话后,顿时长舒了一口气:“我是柳依依,你应该是梅老派來的人吧,”

“恩,您可以称呼我为阿力,”

“你快进來吧,”说着柳依依就给阿力让开了一条路,

阿力沒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走了进去,刚走进了房间之后,阿力立刻看到了坐在**,一脸苍白,额头上不满汗水的段云阳,这使得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來,

“段先生,您怎么伤的这么重,”阿力一脸担心的问道,

段云阳一脸苦涩的说道:“至少我还活着,可是他们却全部都……”

还沒有等段云阳说完,就被阿力给打断了:“段先生,您也不用伤心,那是他们的职责,而且我们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段云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立刻岔开话題说道:“梅老呢,”

“梅老现在就在江南市,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梅老让我來接你來的,”阿力轻声说道,

“那好,带我去见梅老,”

“段先生,我背您出去吧,”阿力看着段云阳轻声道,

段云阳轻笑着摇摇头:“不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说着段云阳就要作势站起身,

看到这一幕之后,柳依依急忙走到段云阳的身边,伸出手搀扶住了段云阳,同时柳依依的内心之中也充满了疑惑,为什么段云阳不让阿力将他给背出去,

“你前面带路,”段云阳站起身后,眉头死死的皱在一起说道,

阿力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而就在阿力转身的那一刹那,段云阳浑身上下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一股无形的力量,身影一闪,一把将放在一旁的长剑给抓了起來,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刺向了阿力的后背,

走在前面的阿力立刻感受到一股寒意的袭來,刚刚转身,段云阳手中的长剑已经刺进了他的身体,

“噗嗤,”

顿时鲜血四溢,

这一切完全发生在电石火花间,柳依依根本就沒有反应过來,就看到段云阳手中的长剑已经刺进了阿力的身体,

“为什么,”阿力看着刺在自己身体之中的长剑,以及那不停向外涌出的鲜血,不甘的问道,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本來看起來已经奄奄一息的段云阳竟然还有动手的力量,而且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段云阳竟然会杀他,

“你不是阿力,也不是梅老的人,”段云阳目光如刀,死死的盯着阿力说道:“虽然你演的很好,什么都演的很到位,但是你不知道的是,梅老绝对不会派人來接我,他必定会亲自來,而且就算他派人,必定会用段家的暗号來接头,”

阿力在听到段云阳的这些话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明悟之色:“原來如此,”

“所以,你可以死了,”话音落下,段云阳作势就要将长剑给拔出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力突然动了,右腿闪电般的朝着段云阳的胸口踢了过去,

本來就已经身受重伤的段云阳,而且刚刚的偷袭已经耗费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现在面对这一腿他根本來不及躲闪,只能任由阿力这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胸口,

“哐当,”

一声脆响,段云阳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剧烈的疼痛,让段云阳有种浑身上下散架的感觉,

而且手中的长剑也被扔到了一旁,

长剑从阿力的身上拔出后,鲜血立刻从伤口处咕咚咕咚的冒了出來,阿力看着从自己胸口冒出的鲜血,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了起來,身体也微微摇晃了起來,仿佛随时都会一头栽倒在地上一般,

面对这突兀的变化,柳依依完全傻眼了,她只是一个普通女人,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的场面,

段云阳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阿力也是如此,一脸恶毒的看着段云阳:“你以为这一剑就能够直接杀的了我吗,”

“那你认为你能够活下去吗,”段云阳喘息着说道:“这把剑刃上面可是有剧毒的,”

阿力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脸色猛然一变,

“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段炎国,昨晚那些人死后尸体是不是发黑,”段云阳脸上露出了一道疯狂的笑意,

阿力一脸狰狞的看着段云阳,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段云阳竟然会在剑上面涂抹毒药,

这一刻,阿力内心之中充满了悔恨,他不该托大,不该认为段云阳书案板上的鱼肉可以任人宰割,这一刻,他内心之中充满了悔恨,

但是很可惜,这个世界上沒有卖后悔药的,

“现在你认为你还能够活下去吗,”段云阳一脸狰狞的说道,

阿力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双拳立刻死死的攥的死死的:“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下地狱,”

话音落下,阿力直接朝着段云阳走了过去,

看着阿力一步步的朝自己走來,段云阳沒有任何的动作,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他沒有力气动,刚刚那股力量是在生与死之间爆发出來的,如今他再也沒有了任何力量,

眨眼间,阿力就來到了段云阳的面前,沒有任何的犹豫,右腿直接朝着段云阳狠狠的踢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段云阳的身体直接被踢飞了,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墙壁之上,

“噗,”

一口鲜血直接从段云阳的口中喷出,那张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更加苍白了起來,而且就连呼吸也变得微弱了起來,

仿佛随时都会死去一样,

阿力在踢出去这一腿之后,也沒有好的那里去,身体猛的摇晃了一下,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來,那张脸上充满了痛苦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悄无声息的流逝,他所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沒有任何的停留,阿力再次迈着步伐朝着段云阳走了过去:“段云阳,给老子去死吧,”

说着阿力就直接抬起了右脚作势对着段云阳的脑袋上狠狠的踩下,

顿云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直接闭上了眼睛,他知道下一刻,自己的脑袋将会犹如西瓜一样被对方给踩爆,

在闭上眼的那一刻,段云阳喃喃的说道:“爷爷,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沒有完成你的嘱托,依依对不起,我不能娶你,也不能够给你繁花似锦的江山了,”

随即段云阳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凄惨的笑意,他的内心之中有诸多不舍,但是却又不得不舍,因为死神已经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