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91章 我等你很久了

第一千九十一章 我等你很久了

此刻的段云阳已经绝望了,现在他只希望自己被杀之后,阿力也死,那样至少柳依依还能够活下去。

就在段云阳准备等死的时候,柳依依的声音突然在段云阳的耳边响起:“给我去死。”

话音落下,只见柳依依不知道什么时候捡起了段云阳掉落在地上的长剑,对着阿力的脑袋直接砍了过去。

“噗嗤。”

犹如切豆腐一般,柳依依一剑将阿力的脑袋给砍掉了,鲜血顿时冲天而起,犹如一道妖异的血花一般,在空中绽放。

鲜血直接喷了柳依依一脸,使得她那张俏脸之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猩红之色,看起來妖艳无比。

“砰。”

一声闷响,阿力的身体轰然倒在了地上,连抽搐都沒有抽搐,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恐怕他做梦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柳依依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手中吧。

看到阿力倒在地上之后,柳依依身体立刻颤抖了起來,脸上立刻出现了慌乱之色。

男人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背负万古骂名,女人同样可以拿起长剑,颠倒乾坤,血染白衣,一剑为君倾尽天下。

“哐当。”

长剑从柳依依的手中滑落掉落在地上,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

而柳依依整个人则犹如抖筛糠一般,不停的抖动了起來,一脸苍白的看着自己的那纤细的双手,现在她都不敢相信,刚刚她柳依依竟然杀了。

而且还是那么残忍,直接将对方的脑袋给砍掉了。

段云阳也完全的怔住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最后的关头,柳依依竟然会拿起长剑,将对方给杀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段云阳回过神來,一脸深情的望着柳依依,轻声道:“依依……”

愕然听到段云阳的声音后,柳依依才慢慢回过神來,当看到面前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呕吐了起來。

看着柳依依的模样,段云阳想要挣扎着从地上爬起來,可是奈何身上的伤势实在是太严重,他根本站不起來。

半晌之后,柳依依停止了呕吐,急忙走向了段云阳。

“依依,你沒事吧。”段云阳满脸担忧的问道。

柳依依是普通人家的女孩,何时杀过人,更别说这样砍掉对方的脑袋,她的心中肯定异常的难受吧。

柳依依一脸苍白的摇摇头:“云阳,我……我……”

“沒事,沒事……”

“云阳,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

“依依,别怕,有我,一切有我。”段云阳看着柳依依的模样,心中异常的难受。

如果不是他的话,柳依依怎么可能会如此,如果不是自己死皮赖脸的追求柳依依,她现在应该依然无忧无虑的在上班,怎么可能会看到这么肮脏血腥的一幕,更不可能会杀人。

“云阳,我是不是要坐牢,我不想坐牢,我不想坐牢……”

段云阳咬牙坚持着从地上坐了起來,一把将柳依依给搂在了怀中:“不会,不会,依依,不要害怕,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出事的,不会让你出事的……”

“云阳,我以后是不是就是坏女人了,你不会不要我吧,你是不是以后就不爱我了……”

泪水慢慢的从柳依依的眼眶中滑落到了脸颊之上,使得她整个人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段云阳将柳依依搂的更加紧了:“不会,不会,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你,我都要你,只要你还和我在一起,我永远都要你……”

段云阳和柳依依就这样相拥在一起,配上那地面上的鲜血,此刻这幅画面,显得格外妖娆。

而与此同时在外面等待阿力的两个男人,左等右等,都沒有看到阿力带着段云阳出來,心中立刻升起了一道不安焦虑之意。

又过了五分钟,依然沒有看到人出來,这两个等待阿力的人终于坐不住了,直接向着里面走去。

此刻段云阳还不知道一波未平一波已经又起。

不止是段云阳此刻危机四伏,就连荣铭哲和冷悠然也是如此。

花千古带人赶到江淮之后,立刻在向葛家的必经之路上做好了埋伏,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充满了肃杀之意。

而花千古则是隐藏在一处低山上面,轻轻的抽着香烟,等待着屈玲珑等人的到來。

“龙爷,他们已经从高速路口下來了。”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立刻走到花千古面前恭敬的说道。

听到这个人的话后,花千古立刻将手中的香烟给掐灭了,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道嗜血的杀意。

“都准备好了吗。”

“请龙爷放心,我们绝对会让他们有來无回的。”男人对着花千古信誓旦旦的说道。

花千古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而是对着这个男人伸出了右手。

看到这一幕之后,这个男人急忙将手中的银色面具递给了花千古。

花千古接过面具之后,看了一眼,喃喃的说道:“赫连千叶,今天我就要看看,是你略胜一筹还是我要强上三分。”

话音落下,花千古直接将面具给自己戴到了脸上。

屈玲珑和荣铭哲两人还不知道,前方龙爷已经埋伏好,准备对付他们,依然向前而去。

突然双眸紧闭的赫连千叶睁开了双眸。

“师父,怎么了。”屈玲珑在看到赫连千叶睁开双眸之后,立刻开口问道。

赫连千叶沒有开口,而是透过车窗在四周看了一眼,才缓缓的说道:“沒什么,只是心神突然有些不宁,好像在这里要出事一般。”

听到赫连千叶的话后,屈玲珑脸色立刻变得凝重了起來。

虽然赫连千叶近年來不怎么动武,但是对于危险的感应力并沒有丝毫的减少,而且他心神不宁,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只是沒有说而已。

车辆依然在向前方行驶,犹如之前一样。

“龙爷,他们來了。”

花千古点了点头,看着荣铭哲和屈玲珑等人一点点的靠近。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花千古轻声道:“走,我们过去。”

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其中的杀意却是非常浓厚。

花千古慢慢的向着路口走去,而就在花千古向下走去的那一刻,不远处一颗子弹立刻划破空气的阻力向着行驶在最前方的挡风玻璃射去。

“砰。”

子弹直接打穿了汽车的挡风玻璃,开车的司机沒有任何的悬念,直接被子弹给打在了胸口之上。

“吱。”

随即无数的子弹立刻朝着屈玲珑等人袭來。

荣铭哲的脸色猛然一变,果然遇到了埋伏,不过好在他所乘坐的汽车是经过改造的,上面的玻璃全部都防弹玻璃,能够挡住子弹的冲击力,不然现在的他也被打成了一个马蜂窝。

荣铭哲的车如此,屈玲珑的也是如此。

屈玲珑的脸色一时间也变得难看了下來,这么多子弹一同袭來,如果不是防弹玻璃的话,他们早就死了。

赫连千叶突然说道:“停车吧,他们已经将这里封锁了,我们不杀出一条血路,根本走不出去。”

听到赫连千叶的话后,紫月沒有任何犹豫,立刻踩住了刹车。

随后,轿车直接停了下來。

而就在紫月停车的时候,百顺也将车给停了下來。

“紫月,保护好玲珑,我下去看看。”说着赫连千叶就打开了车门,作势就要走出去。

“师父,你多加小心。”屈玲珑一脸紧张的说道。

赫连千叶轻轻一笑:“子弹杀不了我。”

话音落下,赫连千叶直接拎起一旁的长剑走了下去。

在赫连千叶从车中走下來的那一刻,花千古立刻就注意到了,那面具之下的脸庞充满了杀意,那双眸子之中也充满了浓浓的战意。

随即,花千古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一闪就出现在了赫连千叶的面前,浑身上下流露着一种无可匹敌的气息。

这一刻的花千古仿佛就是一座巍峨的高山一般,不可撼动。

赫连千叶在看到花千古之后,那双眸子立刻缩成了最为危险的针芒状,他从花千古的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是死亡的气息。

“赫连千叶。”花千古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了起來:“我等了你们很久了。”

“龙爷,我也等你很久了。”赫连千叶丝毫不惧的看着花千古道:“只是不知道你是哪位龙爷,是当初在江南市被人救走的哪位,还是在医院犹如落水狗的哪位。”

花千古在听到赫连千叶的话后,面具之下的脸色微微一变:“无论我是哪位,今天你的命到头了。”

“那你可以试试。”赫连千叶重重的说道,身上那股凌厉的杀意也从身上立刻流露而出。

杀意在赫连千叶身上不停的攀涨,只是一瞬间,赫连千叶身上的气息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刻的赫连千叶就犹如战神一般,只是望着一战,身上那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立刻向着四周弥漫而去。

索命阎罗,,赫连千叶,这一刻再现。

“赫连千叶,受死吧。”花千古冷喝一声,就地一蹬,直接向着赫连千叶冲了过去。

速度犹如闪电一般,直接到了赫连千叶的面前。

而就在花千古和赫连千叶动手的这一刻,陈小雅的人终于出现了。

是螳螂捕蝉,还是黄雀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