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97章 谁也阻止不了她

第一千九十七章 谁也阻止不了她

突然,花千古的双眸之中射出一道精光,身上也在这一刻涌出了一道恐怖的杀意。

一旁的赫连千叶在感受到花千古身上突然涌出來的杀意之后,脸色立刻一沉,心中陡然升起了一道不好的预感:急忙喝道:“天命,小心。”

赫连千叶话音刚刚落下,天命手中的胜邪剑眼看就要砍在花千古的身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花千古的右脚直接向左一跨,身体也同时向左一闪,使得天命这一剑落空,同时花千古的右腿急速的向着天命的胸口踢去。

“砰。”

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天命的胸口,天命整个人立刻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哐当。”

一声闷响传出,天命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强大的冲击力使得水泥路立刻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恐怖的力量让天命浑身上下有种想要散架的感觉。

“噗。”

一口鲜血直接从天命的口中喷出。

鲜血喷洒在地面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刺眼。

尤其是此刻天命嘴角那挂着的一丝鲜血,和那有些苍白的脸蛋,在这一刻显得异常的凄凉。

花千古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狰狞着说道:“天命,你以为我断了一臂,受伤重伤,你就能够杀的了我吗,”

说着花千古的声音陡然一变:“我告诉你,不可能。”

刚刚花千古完全是激怒天命,为的就是蓄势待发,一击让天命重伤,事实上花千古也做到了。

天命在听到花千古的话,那张有些苍白的俏脸立刻难看了起來,如果刚刚不是她内心之中充满了怒意,怒意使得她失去了理智,心中只剩下了杀,那么刚刚她就算杀不了花千古,也绝对不会被花千古给重伤。

毕竟花千古已经重伤,而天命则是沒有任何事情。

“龙爷,那我能杀你吗,”赫连千叶立刻向前跨出一步。

“砰。”

一脚落下,仿佛地动山摇一般,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地面上奔腾一般。

这一刻,赫连千叶犹如天神下凡一般,身上散发着一种无可匹敌的杀意。

花千古的脸色陡然一变,刚刚如果不是天命暴怒,失去理智,那么他不可能重伤天命,甚至理智的天命还能够杀的了他,这点花千古心中非常的清楚,毕竟他现在身受重伤,又断一臂,实力大损,连天命都有机会杀他,更不用说赫连千叶了。

“龙爷,能不能杀的了你,我们再來试试。”天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地面上站了一起,一步步的朝着花千古走了过去:“你不用想着再次激怒与我,现在沒有了任何的用处。”

天命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这一刻的天命完全冷静了下來。

每向前走一步,天命身上的气势就会增加一分,而且那双眸子也变得越來越冷,缓缓的秋风吹过,使得天命那头乌黑茂密的秀发飘起。

这一刻的她,犹如女修罗一般。

“嗖。”

突然天命就地一蹬,整个人犹如加速器一般,嗖的一下就到了花千古的面前,长剑犹如流星一般,飞速的向着花千古刺去。

天命这一剑刺出,花千古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头残暴的凶兽给盯上了一般,无论如何躲藏,都躲不过去这头凶兽的追杀。

若是换成其他人,面对天命这恐怖的一刺,花千古沒有任何的犹豫,急忙向后退去。

花千古退,天命进。

两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限。

“唰。”

就当天命这一剑即将刺中花千古的时候,花千古身子僵直,突然向后仰天斜倚。

足如铸铁、身挺似板、斜起若桥。

这一刻,花千古用起了铁板桥。

胜邪剑与花千古擦肩而过。

而就在这个时候,赫连千叶的身影到了花千古的面前,右腿抡起以闪电般的速度朝着花千古直接踢去。

赫连千叶是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便是杀招。

这一脚借助了奔跑之力,势大力沉,若是踢中花千古,那么花千古绝对犹如被抽打出去的棒球一般,倒飞出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花千古果真如同棒球一般倒飞了出去。

“哐当。”

一声闷响,花千古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剧烈的疼痛使得他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

一腿将花千古踢飞出去后,赫连千叶沒有在动,而是看了一眼天命。

“谢谢。”天命冷冷的对着赫连千叶说道。

“去杀他,替你丈夫报仇吧。”赫连千叶淡淡的说道。

不是赫连千叶不杀花千古,而是赫连千叶能够感受到天命心中那份想要杀花千古的迫切之感,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天命想要为天命亲手报仇的渴望,所以他沒有在动。

花千古摇晃着从地上站了起來,可是还沒有等他站稳,天命已经到了他面前。

“去死吧。”天命怒吼一声,手中的胜邪剑顺势斩出。

花千古在看到天命这一剑之后,瞳孔立刻瞪大:“不……”

“噗嗤。”

剑芒闪过,花千古的人头飞出,滚烫的鲜血化作一道血柱冲天而起。

花千古,,死。

花千古恐怕做梦都沒有想到,江淮竟然会成为他的埋骨之地。

鲜血只见喷洒在了天命的身上,和他那鲜红的小风衣融合在一起,在眼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刺眼。

就在花千古人头掉落在地上的时候,他的身体也随之倒在了地面之上。

“你是第一个,下面我会屠你一族。”天命看着花千古那飞出去的脑袋,一字一句的说道。

而此刻街道上的战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整个街道上犹如人间炼狱一般,显得异常恐怖。

并且此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天命。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强了,强的可怕,而且在杀花千古的时候,沒有丝毫的手软,即使身受重伤,也沒有丝毫的在意,仿佛犹如铁打的一般。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天命走到花千古拿滚出去的头颅旁边,将他的脑袋给踢在了手中,然后将面具给拿下,顿时看到了花千古的真实面目。

“他是谁,”天命扭过身看着赫连千叶问道。

“我不清楚。”赫连千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问别人吧。”

“他是谁,”天命转过身,看着一眼浑身上下挂彩目瞪口呆的荣铭哲问道。

听到天命的话后,荣铭哲咽了一口口水,才开口道:“他……他好像是花千古,花家的人。”

荣家毕竟是华夏最为古老的财团,是第一个成为世界财团的华夏家族,和不少家族都有生意上的來往,自然见过花千古。

只是他沒有想到花千古竟然会是龙爷。

“谢谢。”天命冷冰冰的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天命就要一手拿着花千古的人头,作势离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回过神的屈玲珑急忙喊道:“等一下。”

愕然听到屈玲珑的声音后,天命的脚步微微立刻停滞了下來,扭头看着屈玲珑问道:“有事吗,”

“你说你是戚鹏的女人,是吗,”

“是。”

“那戚烟梦是你小姑子,对吗,”

“对。”

“那你能跟我去见梦梦吗,”

天命冷冷的说道:“沒时间。”

屈玲珑内心之中顿时充满了无奈,这个天命完全是惜字如金,而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

“我想她见到你一定会开心的,她……”

“我不会去见她,你不用白费口舌了。”天命终于对着去屈玲珑说了一句最长的话。

“为什么,”

“我还要去报仇。”

“报仇,”

“不错,我要让花家灭门,让他们去给戚鹏陪葬。”天命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天命的话后,屈玲珑完全怔住了,不止是屈玲珑就荣铭哲也是如此,唯独赫连千叶一脸的平淡。

话音落下,天命直接转身,向前走去。

看到天命要走,屈玲珑再次喊道:“花家很危险的,你如果一个人去,恐怕……”

“不用你操心。”

“你……”屈玲珑在听到天命的话后,气的浑身上下直哆嗦,如果不是看在天命是戚烟梦嫂子的份上,她才懒得管这么多。

屈玲珑还要在说什么,这个时候赫连千叶突然开口说道:“玲珑随她去吧,你阻拦不了她。”

“可是,师父……”

“玲珑,她现在活着恐怕只是为了报仇,谁也阻止不了她。”赫连千叶无奈的叹息道:“你就让她去吧,不用担心她,她是杀手界的巅峰王者,不会有事的。”

“师父,我知道,可是如果她真的将花家上下全部给杀了,那么就要面临国家这台暴力机器,皇甫哲可不是好惹的,宁咏霖也不是好缠的。”屈玲珑一脸担心的说道。

花家毕竟不是小门小户,如果灭了花家满门,那么绝对会在整个华夏掀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国家这台暴力机器必定会对天命出手。

赫连千叶再次叹息了一声:“那又如何,虽然我不认识她,但是我能够感受到,她是一个认定事情,就不可能回头的女人,死她不惧,她只要报仇。”

屈玲珑在听到赫连千叶的话后,目光立刻看向了渐行渐远的天命。

阳光下,她那身红色的风衣,依然是那么的刺眼,犹如鲜血一般,仿佛又在告诉屈玲珑,接下來将会是一场血色风暴,接下來将会是一场杀戮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