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98章 帮我约天命

第一千九十八章 帮我约天命

江南市整个上空完全被乌云所笼罩,狂风肆虐,狂风吹得道路两旁的树枝摇摇欲坠,仿佛倾盆大雨随时都很有可能从天际倾洒而下一般,

一股风雨欲來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抑气息笼罩整个江南,

在加上段家的变故,段云阳的失踪,江南上流社会和体制内的人,从这突变的天气中仿佛又嗅到了一股血腥的气息,这使得不少的人心中都沉闷到了极点,

整个江南市心情最为低沉的莫过于段炎国,

此刻,段家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段云阳失踪的事情,所有人都在江南市不遗余力的寻找段云阳,如果让段家任何人找到段云阳,那么接下來对他段炎国都会显得极为不利,

段炎国坐在书房之中抽着香烟,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脸色显得异常阴森渗人,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寒意,

这一刻,段炎国的心中充满了不安,现在的段云阳对于他段炎国來说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随时都很有可能爆炸,而爆炸的结果将会是把他炸得粉身碎骨,

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辛辛苦苦谋划了一切,他绝对不甘心让自己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他绝对不愿意成为一个失败者,

段炎国将口中的烟雾吐出后,眉头直接皱成了一个川字,一脸沉思,

他绝对不能够让段家其他人找到段云阳,绝对不能够让段云阳活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段炎国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闷气,看了一眼放在书桌上的手机,那双眸子之中出现了一道犹豫之色,

但是片刻之后,段炎国咬牙拿起了书桌上的手机,随即迅速的在手机上输入了十一位数字,直接拨打了出去,

大约过了六七秒的时间,电话就被接通了,

还沒有等段炎国说话,听筒里面立刻传來一道低沉的声音,而且这道声音之中还略带不满之意,

“你现在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段炎国立刻就听出了这道声音之中的不满,声音也显得有些不悦的说道:“你说,我现在给你打电话能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但是现在的局势,我们能够联系吗,”

“我他妈知道我们最少不要联系最好,但是段云阳一日不死,我心中就一日不安,”段云阳一脸狰狞的说道:“他就是我心中的一根刺,只要不拔出來,我根本坐不住,”

“我知道,我已经在做了,你放心,他跑不了,”

“现在不是跑得了跑不了的问題,而是谁能够先找到他的问題,你要搞清楚,如果被他们先找到段云阳,那么我的死期就到了,”段炎国深深的吸了一口继续道:“如果我出事,你也跑不了,”

“你威胁我,”

“你能够利用我,难道我就不能够威胁你吗,”段炎国狠狠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帮我夺取段家家主之位,一切都是因为你要对付段枫,不是吗,”

“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而以,你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不要想着将段云阳控制在手中,來要挟段枫,如果你真敢这样做,到时候,我们就鱼死网破,”

电话另一边的人在听到段炎国的这些话后,呼吸立刻变得沉重了起來:“都说你段炎国是一头豺狼,现在看來果然不假,”

“我只是一头狼而以,你却是一头虎,你比我危险,”段炎国再次抽了一口香烟道,

“你放心,我一定会杀了段云阳的,你会如愿以偿,”这道声音的主人冷哼一声:“你也最好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只要你做到这些,我答应你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到,”

“这样最好,”

“可是你现在怎么杀段云阳,整个江南市都在寻找他,你……”

“不用你操心,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你……”

“好了,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

话音落下,对方不给段炎国开口的机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的忙碌声,段炎国的面部肌肉完全扭曲在了一起,他怎么可能听不出來,对方现在对他极度的不满,

两人的合作,因为一个电话出现了一道裂痕,这点他们彼此心中都清楚,

段炎国将手中的烟头给掐灭后,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脸色一片狰狞,双眸也在不停的转动着,心中不知道又开始盘算着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柳依依的父母身边也遇到了危险,一切都犹如陈小雅所猜测的一模一样,

并且陈小雅的人也在这一刻赶到了柳依依父母的身边,一场生死之战,将会以两个教书育人的人为导火索,展开一场血腥的杀戮,

这一刻,可以说完全是风云四起,四方动荡,

陈小雅派出去帮助屈玲珑对付花千古的人,在花千古被天命一剑斩杀后,就直接退走了,沒有留下任何踪迹,來无声去无影,可以说是他们的代名词,

对此屈玲珑内心之中充满了疑惑,这一拨人到底是谁的人,为什么会帮助他们,

此刻屈玲珑隐约的感觉,在他们和龙爷之间还有第三股势力,而这第三股势力明显也是奔着龙爷而來的,

只是他们会是谁的人呢,谁能够调动这么多高手呢,

这些成为了屈玲珑内心之中此时最大的疑惑,

而陈小雅的这些人退走之后,领头的人立刻就联系了陈小雅,

河洛市龙腾集团,陈小雅并沒有办公,而是靠在办公椅上,秋眸微微闭着,心中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顷刻间,陈小雅的手机响了起來,

看了一眼之后,陈小雅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了窗前,慢慢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陈小雅立刻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全部解决,龙爷死了,”

“龙爷死了,”陈小雅在听到这句话后,微微一怔,那双美眸之中出现了一道惊讶之色,

“恩,龙爷死了,被天命给杀了,”

“天命,”听到这两个字之后,陈小雅的秀眉立刻皱了起來,

对于天命她也知道一些,知道这事一个來无影去无踪的杀手,非常的神秘,沒有人知道她是男还是女,只要她出现,必定是死神降临,而且从來沒有人见过她的真实面目,或者说,见过她的人都已经死了,

而如今她竟然现身将龙爷给杀了,陈小雅怎么可能会不惊讶呢,

“陈小姐,如果你知道她的另外一个名字或许你就不会惊讶了,”

“叫什么,”陈小雅急忙问道,

同时心头不止为何突然紧张了起來,不安了起來,

“幽皇,”

陈小雅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脸色猛然一变:“什么,”

“陈小姐,天命就是幽皇,幽皇就是天命,同时也是戚鹏的女人,”

陈小雅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道苦涩之意,天命就是幽皇,幽皇就是天命,那么也就是说,天命是段惜君的亲生母亲,

陈小雅做梦都沒有想到天命就是幽皇,幽皇就是天命,

当初的幽皇,实力连段枫都无法比拟,如今竟然成为了天命,她怎么可能不震惊呢,

“那她现在人呢,”

“走了,”

“走了,”陈小雅再次一愣:“知道她去做什么了吗,”

“当初我们距离太远,我只是隐约的听到,她好像要去将一个家族给灭门,”这道声音的主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毕竟当时他和天命的距离实在太远了,只能够隐约的听到一些,

“我知道,如果再有她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陈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有可能的话,帮我约一下她,就说我想见见她,”

“陈小姐,她恐怕不会见你,”

“为什么,”

“陈小姐,你是沒有见到天命,她实在太冷了,浑身上下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除了报仇恐怕她不会见任何人,”

陈小雅在听到这句话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情能够造就一个人,同时也能够毁灭一个人,

虽然她沒有见到天命,但是却能够猜到,天命就是如此,她心中只有报仇,报仇是她的动力,是她的源泉,

“那你见到凤凰沒有,”

“沒有,这次是天命一个人出现的,沒有看到凤凰小姐,她好像还不知道天命就是她姐姐,”

“好吧,”陈小雅再次叹息了一声:“有机会你还是帮我约一下天命吧,就说,她和戚鹏的女儿已经长大了,有时间來看看她吧,”

“陈小姐,你……”

“惜君是她的女儿,她们母女理应见面,虽然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不能够这么自私,”陈小雅无奈的叹息道,

其实,陈小雅也不想见天命,因为她不想失去段惜君,可是理性告诉她,她不能够这么残忍,

陈小雅又交代了对方两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陈小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俏脸之上再次浮现出了一道苦涩之意,

天命是段惜君的亲生母亲,如今她出现了,她回來了,她知道惜君后,会带走她吗,

一时间陈小雅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