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099章 男人不狠江山不稳

第一千九十九章 男人不狠江山不稳

皇甫哲刚來到江南市,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息,

这股压抑的气息将整个江南市给全部笼罩了起來,

皇甫哲在來到江南市之后,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向着段家老宅,

此刻的段家完全被警察给严密的封锁了起來,一股沉闷的气息,笼罩着整个段家上空,

当來到段家,看到这面前的红砖绿瓦之后,皇甫哲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当年段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段家是何等的风光,是何等的荣耀,只要稍微一跺脚,整个南方都会颤三颤,

可是如今呢,

竟然敢有人带着人杀进段家,使得段家现任家主失踪,这完全是在段家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皇甫哲再次叹息了一声,迈着步伐走进了段家,

虽然此刻的段家已经被清洗了一番,恢复了原先的模样,但是那股残留的血腥味道,依然飘散在段家的上空,

皇甫哲刚走进段家,立刻引起了老宅中段梦洁的注意,直接朝着皇甫哲走了过去,

皇甫哲在看到段梦洁之后,一脸尊敬的喊道:“段阿姨,”

“你來了,”段梦洁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的看着皇甫哲说道,

仿佛她早就猜到了皇甫哲回來一般,对此沒有任何的差异,

皇甫哲点了点头:“段阿姨,现在情况怎么样,”

“沒有任何的消息,”段梦洁一脸苦涩的说道:“警察和军方的人都出动了,可是一直找不到云阳,你说云阳会不会……”

说着段梦洁的眼眶之中就立刻浮现了一道水雾,

“不会,云阳不会有事的,您放心,我已经让我的人也去找了,”皇甫哲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心中却沒有任何底,

对方既然已经动手,那么必定会斩草除根,所以他对段云阳是否还活着,完全沒有任何的把握,

段梦洁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如果云阳出事了,你说我该怎么和他妈交代啊,”

想起段云阳的母亲在知道段云阳出事之后,直接昏迷了过去,段梦洁的心中就万分难过,段定康已经死了,如今段云阳又失踪了,如果真的出事,段云阳的母亲可怎么活啊……

皇甫哲满脸苦涩的看着段梦洁:“段阿姨,您能给我说一下当时现场的情况吗,”

“恩,”段梦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自己所知道全部都对着皇甫哲说了一遍,

听完段梦洁的诉说之后,皇甫哲的眉头立刻皱了起來,

根据段梦洁所描述的现场,皇甫哲可以肯定,这是一群经过特殊训练的人,而且杀伐果断,出手狠辣,

而且看情况对方对段家很熟悉,

就在皇甫哲沉默的时候,段梦洁再次开口说道:“皇甫哲,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愕然听到段梦洁的话后,皇甫哲从沉思中回过神來,看着段梦洁问道:“您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帮我监视段家所有的男丁,”段梦洁咬牙说道,

皇甫哲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一愣,一脸震惊的看着段梦洁说道:“您的意思是……”

“不错,我怀疑是段家有人和外势力勾结,”段梦洁重重的说道:“不然谁会对付云阳,对付云阳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皇甫哲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段梦洁说的沒有错,如果是其他势力的话,那么就算杀了段云阳对他们能够有什么好处呢,

而且如果事情败露,那么就要面临段家疯狂的报复,虽然段老爷子已经不在,段家势力有所下滑,但是不要忘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如果不是有段家的人和其他势力勾结,那么打死我也不相信,”段梦洁继续说道:“云阳担任段家之主,有很多人都不满,都对他阳奉阴违,甚至内心之中恐怕都巴不得云阳出事,那样段家就会重新选一个家主出來,”

段梦洁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是身在这个豪门的大染缸之中,她将什么都看的通透,心中什么都明白,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会有人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來,

皇甫哲再次赞同的点头,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尤其是这种豪门,更不可以沒有家主,

“好,我帮你盯着他们,”皇甫哲对着段梦洁保证道:“不过,我不会对段家任何人出手,”

“你……”

“段枫说了,他要亲自來处理,谁动的云阳,他就动谁的头,”皇甫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当时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皇甫哲自己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他从段枫这句话之中听出了,段枫内心之中那疯狂的杀戮之意,

这件事情,他必定要自己來处理,

而此刻段云阳并沒有离开江南市,而是在梅老的带领下來到了江南市一处比较偏僻的村落安顿了下來,

段云阳身上的伤口也被重新清理包扎了一番,只是那清秀的脸庞依然有些苍白,

“嘎吱,”

一道清脆的响声传出,房门被从外面给推开了,

半躺在病**的段云阳在听到开门声后,立刻看向了门口,当看到是梅老之后,段云阳急忙开口问道:“梅老,依依怎么样,”

“沒事,只是受了一点惊吓,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不用太过担心,”梅老看着段云阳轻声说道,

听到梅老这么一说,段云阳那颗提着心的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面,

对于段云阳來说,柳依依是那种可以让他拿命去守护,去保护的女人,

他绝对不愿意看到柳依依受到任何的伤害,

“今天谢谢你了,梅老,”

“和我客气什么,当初若不是你爷爷,恐怕我这条老命早就不保了,”梅老在说起段老的时候,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段云阳的脸色也在这一刻暗淡了下來,

但是随即,梅老就急忙岔开话題道:“云阳,给我说一下当时段炎国逼宫时候的事情吧,”

耳畔响起梅老的话后,段云阳的脸上出现了一道痛苦之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梅老,段炎国他可能和龙爷联手了,”

“什么,”梅老那张枯皱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震惊之色,

“我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

“畜生,”梅老咬牙切齿的骂道:“吃里扒外的东西,段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败类,”

段云阳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那天段炎国去找我,说是伯侄谈心,我们就聊了起來,不过他的话每一句都暗藏杀机,而我只能够针锋相对,而且在他离开的时候,我警告了他一句,或许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

“那就能够吃里扒外吗,”梅老重重的说道:“虽然他是你大伯,但是现在你是段家之主,你警告他,是家主的权力……”

“梅老,他是段家长子,如果按照长幼排序的话,段家之主应该是他的,可是现在落在了我手中,他心中不服,他认为我爷爷偏心……”

“偏心,”梅老冷笑一声:“如果交给他,那才是偏心,这么多年,他做了什么事情,他自己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段老看在血浓于水的份上,你以为他段炎国还能够活着吗,”

段云阳一脸苦涩,段老爷子看在血浓于水的份上沒有理会段炎国,他也是看在血浓于水的份上沒有动段炎国,

可是最终却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或许,人有时候真该狠一点才好,

“梅老,接下來我们怎么办,”

“等你将身上的伤,养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回段家,”梅老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一道精光:“是你的永远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可是段炎国……”

“他,”梅老冷哼一声:“如果他迷途知返的话,那就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他还痴迷不悟,那么你也不能够心软,”

段云阳在听到梅老这句话后,浑身上下猛然一震,想要让段炎国迷途知返可能吗,

可以说,难于上青天,

梅老这完全是在逼他段云阳杀段炎国,

“梅老,我……”

“云阳,你要记住,男人不狠,江山不稳,”梅老看着段云阳一脸凝重的说道:“你看看段枫,他杀伐果断,手段狠辣,如果你有他一半的强硬,那么你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有些人该杀就杀,该关就关,绝对不能够妇人之仁,”

“我知道,可是……”

“云阳,你拿别人当亲人,别人不一定拿你当亲人,你对别人好,别人不一定感恩,”梅老立刻打断段云阳的话道:“这个世界人心复杂,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你明白吗,”

段云阳沉默了起來,要他动手杀段炎国,他真的做不到,他……

看到段云阳沉默,梅老继续说道:“云阳,想一下柳依依,如果你继续心软,那么下面她就很有可能出事……”

“梅老,你让静一下,我好好想想,”

梅老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无奈的摇头道:“好吧,你好好想想,想想你自己,想想柳依依,想想段老交代你的事情……”

说着梅老走了出去,

看到梅老离开,段云阳的脸上出现了一道痛苦之色:“爷爷,我应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