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00章 不杀葛博,灭葛家

第一千一百章 不杀葛博,灭葛家

江淮市,屈玲珑和荣铭哲等人在天命离开之后沒有多久,就直接奔着葛家而去,

对于街道上那经过杀戮留下的鲜血和尸体,则是荣铭哲让人來处理,

毕竟荣家是华夏挤进世界财团最早的家族,而且沒有之一,所拥有的底蕴和能量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够想象的到的,

所以,荣铭哲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警察就立刻出动了,并且沒有人多问一句不该问的话,就开始做起了善后的工作,

对于荣铭哲给谁打的电话,屈玲珑不敢兴趣,此刻她只知道,要立刻去葛家,

所以,一行人立刻浩浩荡荡的向着葛家而去,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众人终于來到了葛家,

不得不说,葛家所居住地方地理位置非常好,依山傍水;道路两旁尽是参天大树,四周景色宜人,或者说这是江淮的特殊地理位置吧,这样的地方很多,但是能够像葛家拥有这样豪宅的家族,恐怕一只手就能够数的过來,

荣铭哲和屈玲珑等人开车來到葛家门口,将车给挺稳之后,立刻打开车门走了下來,

只不过刚进葛家就被的保镖给拦住了,

或许是因为葛博在葛家突然失踪的缘故,使得葛家之中的保镖急剧增多了不少,巡逻的人随处可见,

拦住屈玲珑等人的保镖,谨慎的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毕竟葛博突然在葛家消失了,使得葛家所有人都人心惶惶,他们不得不小心谨慎起來,而且屈玲珑和荣铭哲还是生面孔,就更容不得他们不小心,

屈玲珑脸上立刻露出了标志性迷死人不偿命的笑意道:“找葛流云,”

听到葛流云三个字之后,四周的保镖,立刻全部将眼神落在了屈玲珑身上,一个个目光如刀,

要知道,葛流云是葛家的家主,同时也是体质内的大佬,想见他的人犹如过江之鲫一般,数不胜数,但是敢直呼其名的却是少之又少,

“帮我进去通报葛流云,就说屈玲珑拜访,”屈玲珑再次媚笑着说道,

再次听到屈玲珑喊出葛流云的名字之后,这名保镖立刻尊敬的说道:“请稍等,”

敢在葛家门口直呼葛流云的名字,这种人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惹的起,这点他心中非常清楚,

而就在这个保镖离开后,屈玲珑向着葛家内院扫了一眼,

只见葛家内院之中有数颗垂柳,而且假山奇花异草更是不少,只要看上一眼,就会使得心中充满愉悦,

沒有过多久,这个保镖就从里面走了过來,对着屈玲珑恭敬的说道:“屈小姐,葛先生有请,”

屈玲珑看了一眼荣铭哲,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直接向着葛家走去,

而且屈玲珑身后跟着赫连千叶,至于荣铭哲的身后则是跟着百顺,

至于其他人则是全部都在外面等着,

此时,葛家的别墅内,有不少的暗哨,一些人隐藏在花丛中,一些人隐藏在假山之中,一般人很难发现他们,

看來葛博的突然在葛家失踪,给葛流云敲了一个警钟,使得他加派了不少人手在葛家充当保镖,

对于如此严密的防卫,屈玲珑并沒有任何的惊讶,毕竟葛流云的身份在哪里放着呢,

在这名保镖的带领下,屈玲珑和荣铭哲等人经过两个周转,终于來到了葛家的客厅的门口,

“屈小姐,葛先生就在里面,”

屈玲珑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直接走进了葛家大厅之中,

葛家的客厅装修的十分豪华,但是却又不显得奢侈,反而给人一种有品位的感觉,

水曲柳制成的拼花地板,铺着大幅的红色暗花地毯,墙上镶嵌着工艺精致的护墙板,以及那挂在一旁的名人字画等,无一不在说明,设计装修这个客厅的人,是一个非常有品位的人,是一个非常懂的享受的人,

此刻葛家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浑身上下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丝上位者的威胁,

他不是别人,正是,,葛流云,

葛流云在看到屈玲珑等人之后,立刻站起身轻笑道:“很早就听说屈小姐是一个勾人心魂的女人,如今一见果然不假,”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屈玲珑也是嫣然一笑道:“葛先生说笑了,”

葛流云轻轻一笑,然后看着荣铭哲说道:“想必这位应该就是荣少吧,商界的佼佼者啊,”

“葛先生客气了,登不上大雅之堂,”荣铭哲非常谦虚的说道,

葛流云摆手道:“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是这么谦虚呢,这点可不好啊,”

“各位,坐,”说着葛流云指了一旁的沙发对着屈玲珑说道,

屈玲珑和容铭哲沒有丝毫的客气直接坐在了一旁,

看到屈玲珑和荣铭哲坐下之后,葛流云再次开口说道:“我怎么听说你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些麻烦,沒有事情吧,”

“葛先生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屈玲珑打趣道:“这才多久,竟然传到了葛先生的耳中,不会是葛先生您派人拦截的我们吧,”

“屈小姐真会说笑,我要是有那个能力就好了,”葛流云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毕竟事情本來就不是他做的,而且他也沒有想着和段枫为敌,

屈玲珑沒有在废话,直接步入主題说道:“葛先生,我屈玲珑做事喜欢直來直往,不喜欢拐弯抹角,不如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爽快,”说着葛流云打了一个响指,

响指声刚刚落下,只见一个妇人端着数杯茶走了过來,将茶水放在屈玲珑等人的面前后,就恭敬的退了下去,

“葛先生,我们这次來,只是想替段枫澄清一点,葛博不是他抓的,”屈玲珑淡淡的看着葛流云说道:“实不相瞒,在葛博回江淮的时候,我确实动手去抓他了,只不过被他给跑了,”

“屈小姐的意思是另有其人,”

“当然,”屈玲珑笑吟吟的说道:“他在河洛市都做了什么,恐怕你也知道的不多吧,”

“屈小姐请说,”

“华泰和纪氏合并,他派人捣乱,那个最为犀利的问題,就是他让人问的,我这么说,葛先生可明白,”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葛流云的眉头立刻皱了起來,关于华泰和纪氏合并的新闻发布会,他也看了,并且心中也清楚,屈玲珑所说的那个犀利的问題,是什么,

无非就是指温家,

片刻之后,葛流云开口说道:“屈小姐的意思是说,温家,”

“我可沒有这样说,”屈玲珑轻笑着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葛流云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眼神在屈玲珑的身上來回扫视了一眼,

都说,屈玲珑不好缠,现在看來果然不假,能够走到这个地步的人,哪一个会好缠,

“可是我怎么才能够相信你的话呢,”

“人我带來了,就在外面,等下我会将人交给你,你自己可以审问,一切就知道了,”屈玲珑不咸不淡的说道:“当然你或许依然会认为我会骗你,不你可以让你的人查一下,这个记者银行卡中突然多出來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打來的,”

屈玲珑一句话,直接将葛流云所有的后路给全部封死了,

葛流云沉吟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好,等下我会让人去审问一番,”

屈玲珑点了点头:“恩,那我们就说下面一件事情吧,”

“什么事情,”

“还是关于葛少,葛博的,”

葛流云在听到屈玲珑的这句话后,眉头立刻皱了起來,脑海中也随即想到了,当时皇甫哲给他打电话所说的话,

“我之前也说了,我去抓葛博了,不过被他逃回來了,不知道葛先生可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什么事情,”葛流云的心中升起了一道不好的预感,

“葛博在这之前,对段枫策划了一场暗杀,只是很可惜沒有成功他跑了,”

葛流云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來,这件事情葛博根本沒有提起过,

“虽然他沒有成功,但是却使得冷悠然冷小姐昏迷不醒,有可能会丢掉性命,不知道葛先生,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那段少的意思呢,”

屈玲珑的丹凤眼慢慢的眯了起來,一道寒光直接从中射出:“血债就要血來偿,葛博的命,我们要了,”

葛流云的脸色立刻难看到了极点,语气也变得异常低沉了起來:“难道就沒有回旋的余地,”

“沒有,”屈玲珑笑靥如花的说道,只不过这道迷人的笑意之下隐藏的确实杀意:“对于危险,我们喜欢直接扼杀在摇篮之中,”

“而且,葛博还说过,他在江淮等着段枫,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葛家所有人的意思,”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葛流云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了起來,

“屈小姐,我无心和段少为敌,虽然当年我们与他父亲有些恩怨,但那是老一辈的恩怨,如今人都已经死了,我不想将恩怨延续下去,”

“我知道,但是葛博必须死,不然恩怨就会延续下去,”

“难道沒有任何回旋余地吗,”葛流云咬牙问道,

虽然葛博的所作所为让他很是恼怒,但毕竟葛博是他千辛万苦培养出來的接班人,他怎么会忍心看着自己这么多年的栽培付之东流呢,

“沒有,”一直沒有说话的荣铭哲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道:“段少说了,不杀葛博,就灭葛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