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01章 能平安到达吗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能平安到达吗

不杀葛博,就灭葛家,

这句话可谓是狂到了极点,狂妄到了骨子之中,换成任何一个人心中恐怕都会愤怒不已,葛流云同样如此,

葛流云在听到这八个字之后,那双眸子之中立刻闪过一道隐晦的杀意,只不过一闪而逝,

好在葛流云一向城府极深,涵养很好,并沒有将心中的怒意流露在脸上,

“难道段少他真的有把握在招惹这么多对手之后,还能够对付的了我们葛家吗,”

“当然,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试试,”荣铭哲看着葛流云轻笑着说道:“一个家族的根本,在于这个家族的钱财和权势,你说,如果这个家族的钱财突然之间沒了,是不是将相当于,人突然少了一条手臂呢,”

葛流云在听到荣铭哲这句话后,浑身轻微地颤抖了起來,荣铭哲这是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要告诉葛先生,想清楚了在回答,不要将來后悔,”荣铭哲依然一脸笑意的说道,

“这么说,我要谢谢荣少了,”葛流云看着荣铭哲轻声道,

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异常渗人,

“谢就不必了,我只是希望葛先生不要因小失大而已,”荣铭哲一脸玩味的看着葛流云道:“而且为了一个生死不知的人和段少为敌,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不是吗,”

葛流云的脸色再次阴沉了起來,葛博现在生死不知,就算还活着,段枫也饶不了他,也会将他杀死,如果葛家敢阻拦,那么段枫就会对葛家出手,

一时间,葛流云感觉这仿佛是一个世纪,一个轮回一般,当年他们众家族联合在一起对付段莫宁不也是如此吗,

要么杀段莫宁,要么将段莫宁逐出段家,此生不得踏进南方,

而如今,段枫给他的选择却是,要么杀葛博,要么灭葛家,比他们当初还要狠,

葛流云忍不住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让烟雾在肺部游走一圈之后才缓缓吐出,

“葛先生,你最好想清楚,千万不要因为一个人而毁了葛家好不容易积累起的家业,如果到时候因为你错误的决策而导致葛家毁灭,那么将來你九泉之下,怎么去面对葛家的先祖呢,”

“你们就真的这么有把握对付我吗,”

“你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试试,”荣铭哲再次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不过段少的脾气有点古怪,他喜欢看着人在绝望中一点点的死去,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离开,”

“比如现在的温家,”

葛流云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一分,说实话,葛流云内心之中还真忌惮段枫,毕竟从段枫对温家出手的事情上來看,他就是一个难缠的对手,无论是在规则之中还是在规则之外,他都通吃,

尤其是规则之外,他更是狠辣,

可以说在规则之内,段枫还能够略微收敛一些,但若是出了这个规则,那么他就是王,掌控众人生死的王,

看着葛流云沉默,荣铭哲也沒有催促,而是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一脸悠哉的抽了起來,

至于屈玲珑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葛流云,仿佛在等待着葛流云给出他内心之中的答案,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一根香烟不知不觉已经燃完,葛流云掐灭手中的烟头之后,看着荣铭哲和屈玲珑道:“这件事情我需要好好想一下,”

“希望葛先生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说着荣铭哲就直接站起身,屈玲珑也是如此,

“葛先生,我们不打搅了,你好好想想,究竟要怎么选择吧,”屈玲珑一脸媚笑的说道:“那我们就不打搅了,等下,人我会交给你的保镖,”

葛流云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

屈玲珑和荣铭哲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向着门口走去,

看着屈玲珑和荣铭哲离去之后,葛流云的那张脸庞立刻变得狰狞了起來,

对于他來说,段枫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完全不将他们葛家放在眼中,仿佛葛家就是一个面团一般,可以任由他揉捏,

要知道豪门最在乎的就是脸面,脸面就是他的第二生命,如今段枫嚣张的说要葛博的性命,等于是在打他葛家的脸,

刚刚甚至他想要让屈玲珑和荣铭哲转告段枫,大不了鱼死网破,

但是内心之中的理智却告诉他,绝对不能够这么鲁莽,一定要谨慎选择,

而且正如荣铭哲说的那样,葛博现在生死不知,为了这样的一个人和段枫不死不休,值吗,

一时间,葛流云的内心之中充满了踌躇之意,

如果答应段枫的要求,那么葛家将会颜面扫地,甚至站在他们阶梯之中的体制人员会出现慌乱,毕竟一个连自己家中之人都保护不了的家族,我们跟着你有什么前途可言,

可如果不答应,那么就要和段枫交手,这不是葛流云所想要的,

这一次,段枫给他出了一个非常为难的选择題,就像当初他们逼迫段老爷子一样,这一刻,葛流云仿佛能够体会到段老爷子当时的心情了,

与此同时,河洛市,林忆如已经再次來到了医院之中,

而段枫则是坐在冷悠然身边眉头紧皱,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连林忆如的到來都沒有擦觉到,

林忆如走到段枫的身边之后,轻声问道:“在想什么呢,”

耳旁响起林忆如的声音后,段枫从沉思之中回过神,当看到林忆如之后,段枫对着林忆如轻轻一笑,摇头道:“沒事,你怎么这个时候过來了,”

“我不放心,”林忆如淡淡的说着,忍不住看了一眼躺在病**的冷悠然,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握着林忆如的手道:“忆如,我等下要出去下,你……”

林忆如温柔一笑:“你有事情就去忙吧,我帮你看着冷小姐,”

林忆如对段枫一直都是如此,温柔至极,犹如水一般,

听到林忆如这么一说,段枫的内心之中忍不住的浮现了一丝的愧疚之意,这段时间,他从來沒有陪过林忆如,甚至沒有见过林忆如,

而林忆如对他从來沒有任何的不满,沒有任何的怨言,一直站在背后等着他,

等他累了的时候回來,在她身边好好休息一下,可以说林忆如现在完全充当的角色是一个港湾,一个累了,能够让人回去休息一下的港湾,

“怎么这样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有花吗,”感受到段枫那一脸柔情的神色,林忆如嫣然一笑问道,

这一笑,犹如牡丹花绽放一般,倾国倾城,妖艳而不可方物,

“忆如,我……”

还沒有等段枫说完,就被林忆如打断道:“沒事,我知道你很忙,你有事情做,放心吧,我不是那种小气的女人,也不会生气,只要你心中有我,闲暇的时候,能够想起我就好,”

耳畔再次响起林忆如这温柔的声音,段枫那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什么东西给触碰到了一般,

段枫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林忆如的脸庞:“你一直都在这里,永远都在这里,”

说着段枫拉着林忆如的手,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

听到段枫这句话后,林忆如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你有事情快去忙吧,”

“帮我告诉梦梦一声,我恐怕会出去几天,”

“我知道了,你自己要小心一点,”说着林忆如伸出手,给段枫整理了一下衣服:“记得早点回來,我和梦梦都在这里等着你呢,”

林忆如并沒有问段枫去做什么,不是她不想问,她也想,可是她知道,当男人不想告诉你,自己要做什么的时候,最好不要问,要学会装傻充愣,这才是最聪明的,

所以,林忆如什么都沒有问,只是让段枫小心一点,

段枫看了一眼病**的冷悠然,沒有再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看着段枫那消失的背影,林忆如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心中清楚,段枫这一生,不可能只守着女人度过,他有他的事情要做,而且还是很多事情,每一件事情,都有生命危险,

所以段枫的人生注定不能够像其他人那样平淡,他的人生注定要在惊涛骇浪中度过,一浪过去,一浪又起,

他要么强势崛起,要么就此毁灭,别无选择,

所以她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蛮不讲理的抱怨,她所给予段枫的是宽容,是理解,是默默无闻的支持他,是为他牵肠挂肚,

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注定要耐得住寂寞,受的住孤独,但即使如此,她林忆如却丝毫的不后悔,

男儿在世不应该如此吗,

不应该是舞风云,凌天下吗,

而林忆如则是站在段枫身后,看着他一步步崛起的一个女人而已,

段枫从医院之中出來后,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启动汽车向着江南市赶去,带着异常疯狂的杀意向着江南市赶去,

虽然现在花千古已经死了,目前再也沒有人牵制段枫了,只是他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赶到江南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