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14章 拜访一下他们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拜访一下他们

明媚的阳光从天际倾洒而下,照耀着整个华夏大地,

由于昨天下了一场大雨的缘故,使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少有的清新、淡雅的味道,和泥土的气息,这种气息或许在城市之中很难感受到,但是在郊区却能够感受到,尤其是在村庄之中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股清新、淡雅的味道以及那泥土的气息,

江南市一个村庄之内,段云阳和柳依依两人静静的依偎在一起,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享受着这难得的珍贵的平淡时光,

此刻的柳依依在也沒有那日杀人后凄惨的模样,有的只是淡淡的平和,和一脸温柔似水,

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段云阳目光迷离如雾:“依依,你说为了权力,为了利益,人真的可以什么都丢弃吗,”

愕然听到段云阳这句话后,柳依依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云阳,我不知道,我沒有经历过,但是那用鲜血而写成的历史告诉我,权力能够腐蚀人心,让人不顾一切,让人迷失自我,从古至今为了皇位,手足相残的例子数不胜数,”

对于柳依依來说,她一直认为,权力是一个非常肮脏的东西,只要你一旦碰触到它,享受到它赋予你的那种生杀大权,享受到那份致命的快感,就会让人慢慢的迷失自我,慢慢的沦落为权力的奴隶,最终不可自拔,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手握权力,很容易让人迷失自我,但是所有人却都拼命的往上爬,哪怕被撞的头破血流也不回头,

段云阳的脸上慢慢泛起了苦涩的笑意,

“我真的很不想让你去触碰权力,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是不会放弃的,对吗,”

“依依,我……”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柳依依打断段云阳的话,温柔的笑道:“我只希望你千万不要迷失在权力这条道路上,希望你能够保守本心,”

看着柳依依那脸上的笑意,段云阳信誓旦旦的对着柳依依说道:“我会的,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变的,我始终是我段云阳,独一无二的段云阳,”

听到段云阳的保证后,柳依依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犹如那绚丽的鲜花在绽放一般,美不胜收,

就在这个时候,梅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在了院子内,直接朝着段云阳和柳依依两人走了过去,

只是顷刻间,梅老就到了段云阳的身边,

看到梅老之后,柳依依很是识趣的站起身,对着梅老轻轻一笑道:“你们聊吧,我去给你们泡茶,”

段云阳点了点头,静静的看着柳依依慢慢的走进屋内后,才看着梅老开口说道:“梅老,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段枫來江南了,”梅老看着段云阳轻声道,

段云阳在听到梅老这句话后,身体微微的颤动了一下,虽然很轻,但确实颤动了一下,

梅老将段云阳这细微的变化尽收眼底后,继续说道:“昨天來的,刚下高速沒有多久,他就遇到了伏击,”

“他沒事吧,”段云阳平静的看着梅老问道,

只不过这平静的声音却显得有些渗人,

“好像受伤了,不是很清楚,”梅老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昨天伏击他的人之中,据说有忍者,而且还不少,并且这里面好像还有军方的人在暗中操作,”

听到梅老的最后一句话后,段云阳的沒有立刻皱在了一起:“确定有军方的人吗,”

“应该错不了,”梅老重重的说道:“只是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操作的,”

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珠子不停的转动了起來,片刻之后,段云阳开口道:“梅老,你说会不会是他,”

“你说段炎国,”

“对,”段云阳重重的点头道:“在江南市军方之中有这么大能量的只有他,”

段云阳怀疑段炎国并不是沒有道理,就像他说的那样,段炎国有这个能力做到,同时也能够将太极打的漂漂亮亮,让人绝对怀疑不到他的头上,而且段炎国连段云阳都要杀,自然会阻止段枫來江南市,

毕竟当初段枫曾经说过,谁敢动段云阳,他就敢要谁的脑袋,

所以段炎国是最有可能的人,

梅老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一脸沉思之色,显然他内心之中也有些怀疑段炎国,毕竟段炎国的嫌疑实在是太大了,

而就在梅老和段云阳两人说这些的时候,段枫在皇甫哲的帮助下,已经和段梦洁约好了在一家茶馆之中见面,

茶馆包厢里,段枫站在窗前,目光有些深邃而又迷离的看着窗外那车如流水马如龙的街道,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嘎吱,

忽然间,木质的包厢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

段枫在听到推门声,立刻转过身向着门口看去,

下一刻,段梦洁的身影直接映入到了段枫的眼帘之中,

今天段梦洁那一头乌黑的秀发高高盘起,穿着一件黑色的女士小西服,里面穿着一件略显单薄的紧身线衣,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喇叭裤,一身黑色的打扮,让她整个人给人一种精明能干的感觉,

只不过,此刻那精明能干的脸上,却流露着一丝哀愁之意,

“大姑,快坐,”段枫急忙对着段梦洁说道,

段梦洁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段枫:“段枫,你沒事情吧,你的脸色有些难看,”

段枫轻笑着摇摇头道:“放心吧,我沒事的,”

“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

还沒有等段梦洁把话说完,就被段枫给打断道:“大姑,我们不说我的事情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云阳,查到到底是谁做的,”

听到段枫的这些话后,段梦洁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大姑,你是不是有怀疑的对象,如果有的话,你能不能告诉我,”段枫盯着段梦洁问道,

“段枫,姑姑我也不瞒你,我怀疑这件事情是段家的人做的,”段梦洁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是不知道在爸离开之后,整个段家完全是乌烟瘴气,他们一个个都不服云阳,各自为政,云阳完全成为了一个摆设,好好的一个段家被搞的乱七八糟,我……”

段枫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他知道段老爷子去世,段家肯定会乱,但是却沒有想到这么严重,

从段梦洁的话中,段枫分析得出段云阳在段家完全就是一个傀儡,沒有人买他的帐,

“那你怀疑是谁,”

“我最怀疑的就是段炎国,”段梦洁重重的说道:“他是段家长子,按照长幼有序來说,应该是他当段家家主,但是爸却将段家交给了云阳,他心中肯定会非常不满,会愤怒,甚至是做出极端的事情……”

段梦洁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完全像是在分析段炎国的心理一般,每一句话都直接将段炎国心中那阴暗的一面给剖析了出來,

这一刻的段梦洁犹如心理学家一般,

“而且段炎国同时还手握实权,人脉更是广泛,”段梦洁吸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其次就是段鲲鹏,虽然他无法和段炎国相比,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

良久之后,段梦洁将心中所怀疑的对象全部说了出來,

段枫的眉头在这一刻完全皱成了一个川字:“这么说,段家基本上手握实权的人都有嫌疑,只是段炎国的嫌疑最大,”

“恩,”段梦洁颔首点头道:“不过我只是怀疑,我手中沒有任何的证据,”

话音落下,段梦洁继续说道:“不过段枫,段家也有人怀疑是你做的,”

“我,”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并沒有任何的惊讶,反而笑了起來,

在这之前,他就想过肯定有人说是他做的,毕竟段定康的死和他脱不了关系,就像当时在段家,段鲲鹏所说的那样,段云阳现在是段家家主,段枫怕他羽翼丰满,想要报仇,所以就直接对段云阳动手了,

“那大姑你呢,”段枫轻笑着问道,

“我相信绝对不是你做的,”段梦洁一脸肯定的说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段枫在听到段梦洁的话后,心头立刻被一股暖流所包裹:“谢谢大姑你的信任,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幕后黑手的,”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段梦洁就立刻开口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去拜访一下段炎国他们,”段枫轻笑着说道:“毕竟我是一个晚辈,如今我回來了,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拜访一下他们不是吗,毕竟他们是长辈,”

“如果我不去的话,不就显得我太沒有礼貌了,为了表现出我的礼貌,我感觉我应该去拜访一下他们, 去看望一眼他们,你说呢,大姑,”

段枫的脸上的笑意,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只不过这道笑意略微带着一丝残忍之色,

听到段枫的话后,段梦洁的嘴角慢慢弥漫出了一道苦涩之意,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段枫这弦外之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