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15章 你怀疑我们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你怀疑我们

江南市军区大院家属大院,

段炎国坐在客厅之中的沙发上,而且整个客厅都被一股刺鼻的香烟味所笼罩,并且段炎国脸色一片阴沉,眼角肌肉不停的颤动着,他的内心之中在这一刻充满了忐忑不安,

直到现在段云阳连半点音讯都沒有,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要知道段云阳越是沒有消息,对段炎国就是越不利,

因为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就是证明段云阳还活着的消息,

所以他内心之中不安,恐慌,如果事情一旦败落,那么他段炎国将会迎來毁灭,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他要的是成功,

段炎国再次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脑海中不停的想着怎么找到段云阳,段云阳会藏在哪里,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來了一道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听到这个脚步声之后,段炎国立刻扭头看去,

随即,一个身材微微有些粗犷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來,男人表情肃穆凝重,双眸不怒自威,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着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你怎么來了,”段炎国看着來人开口道,

來人轻轻一笑:“怎么,难道大哥不欢迎我吗,”

“沒有,”段炎国淡淡的说道:“只是我沒有想到你会过來,”

段鲲鹏再次一笑,沒有丝毫客气,直接坐在了段炎国的对面:“大哥,你不是沒有想到我回來,而是沒有想这些吧,”

“你什么意思,”段炎国的脸色猛然一沉,双眸凌厉的看着段鲲鹏,

“大哥,明人不说暗话,你这一招玩的实在是高明啊,”段鲲鹏似笑非笑的说道:“竟然能够将云阳逼出段家,而且还能够嫁祸给段枫,”

“只是我实在沒有想到,大哥你怎么有这份实力的,云阳可是手握我们段家的暗卫的,”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段炎国重重的说道,

段鲲鹏双眸如刀的在段炎国身上來回扫视,仿佛想要看出一些什么端倪似的,但是让他失望了,段炎国的脸色犹如平静的湖面一般,沒有丝毫的涟漪,

“大哥,你何必遮掩呢,我又不会说出去的,我也一直看云阳不顺眼……”

段炎国冷笑一声:“那这么说是你做的了,”

“怎么可能,我哪有那本事呢,”

“你刚刚不是说,你一直看云阳不顺眼吗,”

“难道你看他顺眼吗,”

“当然,他可是我亲侄子,我们身上都流着段家的血,我怎么可能会看他不顺眼呢,”段炎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倒是你说看他不顺眼,这句话若是传出去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吧,”

段鲲鹏的心中立刻浮现一道怒意,段炎国这是在威胁他,

“大哥,我只是说……”

“不用对我说什么,我也不关心,我现在只知道你看云阳不顺眼,很有可能是你做的,”

“大哥,你不要血口喷人,”段鲲鹏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了起來:“你以为我会这么傻,为你去做嫁衣吗,我们都是深山老林之中的狐狸,说什么聊斋,”

段炎国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段鲲鹏冷笑一声:“听不懂,那好,我们就等云阳回來,”

段炎国在听到段鲲鹏的话后,心头猛然一颤:“难道找到云阳了,”

“不知道,”段鲲鹏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起來,一脸惬意的神情,

同时一脸玩味的看着段炎国,

“那你刚刚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段鲲鹏缓缓的将烟雾从口中吐出,淡淡的说道,

看着段鲲鹏的模样,段炎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沒有在理会段鲲鹏,

对于段鲲鹏那心中的小九九,他怎么可能会看不明白呢,想要诈自己,可能吗,

久经宦海的段炎国什么大风大浪沒有见过,什么样的场面沒有见过,

看到段炎国沉默,段鲲鹏也沒有在说什么,他心中也清楚,此刻是他和段炎国两人比拼耐心的时候,就看谁能够沉的住气,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整个客厅之中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段鲲鹏和段炎国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抽着香烟,谁也沒有理会谁,

忽然,一道沉闷的脚步声从客厅的门口传來,段炎国和段鲲鹏兄弟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扭头看向了门口,

下一刻,两人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无法抹去的震惊之色,

因为他们看到的是段枫,

门口的段枫一脸笑意的看着段炎国和段鲲鹏:“哎呀,两位都在啊,正好我不用一个个去看望你们了,”

说着段枫直接大步的朝着段炎国和段鲲鹏走了过來,

段炎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接着神色恢复如常,淡淡道:“原來是段枫,你什么时候回來的啊,”

虽然段枫段云阳决裂了,但是毕竟段云阳沒有说将段枫给逐出段家,所以段枫依然是段家的人,只是不受别人待见吧了,如今段枫來了,他们自然不能够让段枫难看,

而且也不敢让他难看啊,要知道段枫的武力值太恐怖了,你不给他面子,他就给直接让你沒脸出门,

段枫将手中拎着的东西放到了茶几上后,对着段炎国龇牙咧嘴一笑道:“昨天來的,本來想着昨天就來看望大伯你的,只是昨晚的雨下得太大了,所以只能够今天來,大伯可不要生气啊,”

段炎国神色不变的点了点头道:“你一个人來的吗,”

“难道我还要找几个人吗,”段枫轻声道,

段炎国顿时哑口无言,

“怎么二伯也在这里啊,你们两个聚在一起不是又在图谋什么吧,”段枫半开玩笑的说道,

愕然听到段枫这句话后,段鲲鹏和段炎国的脸色均是微微一变,神色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看到两人的模样,段枫急忙再次开口说道:“我看房间的气氛太沉闷了,所以就和你们开个玩笑,如果那里有冒犯之处,你们可千万不要和我一个晚辈一般见识啊,”

段枫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段鲲鹏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这句话可就见外了,我们可是一家人,是不是大哥,”

“对啊,段枫你这样说,可是比抽我一巴掌还要疼啊,”

段枫脸上的笑容变得越來越灿烂了起來,虽然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但是段枫心中却在冷笑不已,

两头老狐狸,

“我想大伯和二伯两人聚在一起,肯定是因为云阳吧,”

“是啊,云阳这孩子都失踪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找都找不到,都快愁死人了,”段炎国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一脸担忧,

如果不知道段炎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绝对会被这假象所蒙蔽的,

“大哥,说的不错,不知道是那个畜生,竟然敢对我们段家之主动手,要是让我知道是谁,老子非剥了他的皮,”

段炎国在听到段鲲鹏的话后,心中立刻升起一道怒火,但是却被自己强压在了心头,

“二伯,你这句话说的可不对,剥皮太便宜他了,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做的,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千刀万剐,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段枫狠狠的说道,

一时间,整个客厅之中立刻被一股凌厉的杀意所笼罩,

段炎国和段鲲鹏两人的心头猛然一颤,他们能够从段枫的话中清晰的感受到,段枫说的出,绝对会做的到,

话音落下,段枫一脸玩味的看着段炎国和段鲲鹏继续说道:“不知道大伯和二伯有沒有什么怀疑的人,”

“这个不好说啊,”段炎国皱着眉头说道:“现在段家的人都有嫌疑,外面的人也有嫌疑,”

“这么说,大伯你也有嫌疑,”

“当然,”段炎国直接点头道:“难道你就沒有嫌疑吗,”

听到段炎国的话后,段枫立刻轻笑了起來:“大伯说的不错,我也有嫌疑,而且我的嫌疑是最大的,动机我有,目的我也有,”

段炎国和段鲲鹏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愣,他们显然沒有想到段枫竟然会这么坦白,

“可是大伯你的嫌疑也不比我小啊,”段枫再次开口说道:“你可是段家的长子,按理说家主的位置应该是你的,可是老爷子却沒有交给你,你心中肯定不服吧,”

段炎国沒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看到段炎国沉默,段枫看向了段鲲鹏:“二伯,你呢,”

段鲲鹏也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显然两兄弟都不服,

看到两人沉默,段枫再次开口道:“大伯,二伯,我希望这件事情,幕后沒有你们的身影,不然就不要怪我段枫不讲任何情面,”

段炎国和段鲲鹏两人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脸色猛然一变,

“段枫,你怀疑是我们,”段鲲鹏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你们不同样也怀疑是我吗,”段枫脸上渐渐浮起了一道寒意,一道杀机,

一时间客厅之中一阵可怕的寂静之中,寂静中一股杀气渐渐弥漫开來,向着整个客厅的四周蔓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