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16章 今晚给你送来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今晚给你送来

段炎国和段鲲鹏在感受到这股杀气之后,顿时宛如坠入到了冰窟之中一般,从头凉到脚。

尤其是段枫那嘴角浮现出的一丝笑意,犹如死神的笑意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寂静,整个大厅寂静的有些可怕,寂静的有些压抑。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寂静越来越明显,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三人彼此的呼吸声。

突然段枫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我也不希望是两位伯伯做的,不然就不要怪我段枫不顾血浓于水之情!”

话音落下,段枫的右手一转,犹如变魔术一般,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随即只见段枫快如闪电般的,直接朝着茶几上刺去!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传出,锋利的匕首直接穿透了茶几上的玻璃,而且玻璃上面没有丝毫的裂痕,有的只是那泛着寒意的匕首晃人眼球。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炎国和段鲲鹏只感觉自己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一般,让他们一时间喘息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

尤其是段炎国那额头之上已经冒出了丝丝的冷汗!

“无论是谁动的云阳,只要让我查出来,这便就是下场!”段枫指着面前的茶几狠狠的说道。

段炎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段枫来这里,肯定不是为了来看他们,肯定是和段云阳有关系,也知道段枫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段枫,难道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威胁和警告我们一番吗?”段炎国脸色有些铁青的看着段枫问道。

段枫对着段炎国淡淡的一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来看看大伯你,顺便告诉一下你们,虽然云阳现在恨我,但是只要我段枫还活着,无论是谁动的云阳,我都会把他送进地狱之中!”

“我不希望我的双手之上染上段家人的鲜血,但若是有人敢这么做,那么我也不怕染上段家人的血!”

段鲲鹏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同时内心之中长舒一口气,幸亏不是他做的,不然凭借段枫那无法无天的性格,他绝对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的。

段鲲鹏是长舒一口气,但是段炎国内心之中却沉重到了极点,内心之中也更加渴望想要弄死段云阳,不然让段云阳回来,让段枫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么接下来死的就是他段炎国。

段炎国绝不怀疑段枫敢杀他!

虽然段鲲鹏内心中长舒了一口气,但是脸色依然有些难看,毕竟段枫身上的杀意,就犹如一座巍峨的大山一般压在他的胸口!

他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段鲲鹏又咽回到了肚子里面,就这样静静的坐在一旁!

段鲲鹏能够保持沉默,但是段炎国却不能:“那如果是你做的呢?”

听到段炎国的话后,段鲲鹏的眼神立刻落在了段枫的身上,脸上也充满了一丝的期待。

段枫心中冷哼一声,看这儿段炎国说道:“如果是我做的,你感觉你们现在还能够完好无损的坐在我面前吗?”

狂妄!

段枫的话显得十分的狂妄,但是你却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狂妄的本钱。

段炎国和段鲲鹏两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立刻猛然一变,想要反驳,但是却又无从反驳。

因为段枫真的有杀他们的实力!

随即段枫直接站起身道:“大伯,二伯,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陪你们了,等过两天我请你们喝酒!”

话音落下,段枫直接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段枫这一离去,客厅之中那份剑拔弩张的气氛也随之消失不见,段炎国和段鲲鹏两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彼此对望了一眼。

“大哥,他也太嚣张了吧?”段鲲鹏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一直不都是这么嚣张吗?”段炎国苦涩的说道:“别忘记,当初他回段家的时候,可是就敢抽我的,这点嚣张有能够算什么呢?”

虽然段炎国的脸上充满了苦涩,但是那眸子之中却流露着一道刻骨铭心的恨意。

这股恨意仿佛已经深入到了骨髓一般。

段鲲鹏在听到段炎国的话后,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当初段枫也狠狠的威胁了他一番,让他颜面扫地。

“难道我们就这样任由他嚣张吗?”

“那你说怎么样?”段炎国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抽了起来:“他可不好惹,而且你也别忘记,他身边的那群女人,也没有一个好惹的,所以忍忍吧!”

段鲲鹏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显然内心之中极度的不满。

“大哥,我也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走了!”说着段鲲鹏就直接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现在他憋了一肚子火,他要去找个地方败败火。

段炎国没有说什么,直接坐在一旁静静的抽着香烟。

段枫走了,段鲲鹏也走了,一时间整个客厅之中只剩下了段炎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喷云吐雾。

在烟雾的弥漫下,段炎国的脸色显得异常狰狞,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尤其是那眸子之中的厉色,更是渗人。

片刻之后,段炎国掐灭香烟,直接向着楼上的书房内走去。

来到书房之后,段炎国直接打开书桌上的抽屉,拿出了那个他很少动用的手机拨通了那个记在脑海深处的电话号码!

“段炎国,你他妈的是不是想要求死啊,怎么又联系老子!”

电话刚接通,听筒立刻立刻传来一道暴怒的声音。

“段枫刚刚来我这了!”段炎国声音低沉的说道:“他来威胁了我一番!”

“我早就猜到了他会去找你!”

“这么说你知道他来江南?”

“我当然知道,他昨天来的,我们派出去伏击他的人全部都死了!”

“这么说,今天传来的军事演习事情是你操作的?”段炎国的脸色立刻难看到了极点。

“是的,怎么了?”

“混蛋!”段炎国立刻咬牙道:“你他妈的到底想要干什么?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

“我知道!”

“你……”

“想要得到,就要付出!”这个声音狠狠的说道:“利益越大,代价就越大!”

“我草泥马!”即使城府很深的段炎国此刻也忍不住爆了句粗话!

“段炎国,你他妈的怎么给我说话的!”

“怎么给你说话,你想要老子怎么样和你说话,我告诉你,如果我出事了,你也跑不掉……”

“段炎国,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要威胁我一番,是不是威胁我一番你心里非常舒服,非常惬意啊?”这道声音的主人离开打断段炎国的话说道。

“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忘记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我心中清楚,不用你来提醒,另外我在给你说一遍,不要有事没事就给我打电话!”

“可是段云阳呢?你给我杀的人呢?”段炎国怒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杀不掉段云阳,后果将会是多么的严重,段枫已经说了,只要让他查出来,他就会要了我的命,要了我的命啊!”

“你害怕了对吗?”

“废话,换你你不害怕吗?”段炎国没有丝毫的隐瞒自己内心之中那最为真实的想法,重重的说道:“如果你不害怕,你怎么不站出来,干什么躲在阴暗面对段枫出手?如果你不害怕,你光明正大的和他斗啊?”

对方直接冷哼一声道:“我这么做当然有我自己的原因,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段炎国声音之中充满了嘲讽和不屑:“你不过也是和一样,害怕了,装什么大尾巴狼!”

“好了,你还有事情没有?”这道声音有些不悦的说道,仿佛他十分不想和段炎国说话一般。

对此,段炎国也能够感受到,但是他却丝毫不在乎,毕竟现在关系到他的生命,管他什么态度呢!

“段云阳,我要知道关于现在段云阳的情况,告诉我你那里查到了什么没有?”

“查到了一些眉目,他还在江南市,只不过好像去了郊区或者村落里面避难!”对方直接说道:“你不用在担心了,今天我肯定能够找到他的下落,到时候我让人把人头给你送过去,让你挂在床前好好欣赏一番,甚至你可以抱着段云阳的人头睡觉,老子都不问你!”

“好,希望你今天能够将人头给我送来!”段炎国的声音之中出现了一丝的兴奋之意!

“你放心,人头,我今晚肯定会给你送过去,到时候,你准备好就可以了!”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段炎国话音刚刚落下,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段炎国立刻长舒了一口气,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寒意,嘴角也露出了残忍而又嗜血的笑意!

片刻之后,段炎国缓缓的开口,声音充满了低沉:“云阳,不要怪大伯心狠,要怪你就怪你爷爷,是他将你推在风口浪尖上的,是他害死你的,我这么做一切都是被他给逼的!”

段炎国说着双手就紧紧的纂在了一起,双眸也慢慢的眯在了一起,一道寒光直接从眼缝中射出,而在同一时间那面部的肌肉也微微有些扭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