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24章 哪里比你们差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哪里比你们差

段云阳心中清楚,此刻只要他稍微跨出一步,跨进段家,那么他失去的一切都将拿回来!

但是他却停滞了下来,没有任何动作!

站在门外,冷风吹拂在脸庞之上,段云阳忍不住的闭上了双眼,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忍。

身在豪门之中的他,对于豪门之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懂,他比任何人都明白,但你若是让他挥刀屠向自己的亲人,他内心之中却是十分不忍。

这一刻,他感觉,他不适合这个位置,他不适合坐在段家之中的位置上。

虽然以前他非常的渴望坐上这个位置,但是等他坐上之后,他才知道,这个位置是那么的孤独,是那么的寂寞,是那么的不受人待见,是那么……

帝王讲究心狠手辣,可是他的心不狠,手段也不毒辣,所以他感觉自己不合适。

梅老没有在催促段云阳,毕竟当段云阳踏进段家的时候,就是兵戎相见的时候。

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睁开了眼睛,看着梅老问道:“梅老,你说当初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的时候,他的内心是什么样子呢?”

愕然听到段云阳的话后,梅老先是一怔,随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或许和你此刻的心情一样吧,毕竟你们都是被逼的!”

段云阳苦笑了一声,是啊,都是被逼的,即使内心之中有万般不忍也不得不走这一条路。

“梅老,或许我真的不适合这个位置!”段云阳重重的吐出一口闷气!

话音落下,段云阳直接抬起脚跨进了那道门槛,走进了段家。

而梅老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道苦涩,或许这对段云阳来说,真的太残忍了,毕竟段炎国是段云阳的大伯,在段云阳小的时候,段炎国还是很疼他的。

如果不是为了权利的争夺,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如今让他挥刀屠向段炎国,他内心之中的痛苦,谁能够明白,谁能够体会呢?

柳依依在看到段云阳走进段家之后,也急忙慌张的走了进去。

梅老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也跨步走进了段家之中。

此刻段家老宅之内的大堂中,气氛一变在变,变得更加诡异了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为之沉默的时候,段云阳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堂门口。

其他人在听到脚步声之后,立刻扭头看向了门口。

当看到段云阳的身影之后,所有人都是一愣!

段云阳出现了。

段梦洁在看到段云阳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欣喜的神情,急忙站起身,朝着段云阳走了过去:“云阳,你没事吧?”

那声音之中的担忧之意,没有任何的隐瞒。

就在段梦洁站起身的那一刻,其他人也在同一时间站起身,虽然段云阳是他们的晚辈,但同时也是一家之主。

而段炎国在看到段云阳的之后,那眼角的肌肉疯狂的**了起来,内心之中完全被恐慌之意所包裹。

同时内心之中歇斯底里的吼叫:“他怎么回来了,他怎么回来了,他怎么能回来呢?”

段炎国可是知道,今天晚上就会有人去截杀段云阳,对于那个人的实力,段炎国没有任何的质疑,在他看来,段云阳今天晚上必死无疑。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干,无情的现实直接给了段炎国一记无声的耳光!

无声,却生疼无比!

段梦洁的一个电话,让他内心之中微微有些慌乱了起来,如今在看到段云阳出现之后,段炎国内心之中完全被恐慌之意所充斥,同时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狠辣而又疯狂之意。

感受到段梦洁那声音之中的关心之意,段云阳的内心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暖流,温暖着他那颗有些凉意的内心。

“我没事!”段云阳轻轻的摇摇头!

“云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段梦露这个时候也关心的问道。

段梦露的话音刚刚落下,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段云阳的身上,脸上充满了期待的神情。

段云阳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扫了一圈众人,低沉的说道:“段家有叛徒,勾结他人意图逼宫!”

哗啦!

虽然众人内心之中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如今在听到段云阳亲自说出来之后,依然难免**了起来。

但是随即,段云阳再次的开口说道:“云阳试问,我有哪里对不起各位的地方,我有哪里不尊敬各位的地方?”

“自爷爷离世之后,我坐上家主之位,我可曾用家主之名威迫过各位?我可曾在各位面前摆过一次家主的架子?”

“我段云阳那一次见你们不是持晚辈之礼,对你们尊敬无比?”段云阳重重的说道:“可是你们呢?你们在我面前一个个嚣张跋扈,肆意妄为,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中,我段云阳可曾数落过你们一句?可曾用家主之名压迫过你们一次?”

一时间,满堂之人一个个都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段云阳说的没有错,自从段云阳当上段家之主之后,从来没有让他们做过什么,完全是不管不问,而且见面段云阳还对他们非常尊敬,丝毫没有家主的架子!

“我一直在忍让,忍让着你们,可就是这样还不够吗?你们还有人想要我的命,我哪里得罪过你们,就因为这个位置吗?”段云阳再次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我坐在这个位置,你们不服,你们心中不甘,我一个毛头小子凭什么坐在这个位置上!”

众人无言以对,因为段云阳说的完全是实话还有他们的心声。

“自从爷爷死后,我一直想着家和万事兴,你们嚣张不满,我能够理解,毕竟我是你们晚辈,而如今是我坐在了这个位置,你们心中不服,不甘,我能够理解,所以我就忍让,再三的忍让,可是我的忍让却让你们一个个得寸进尺,现在竟然有人和外人勾结,要置我于死地!”

“你们都说说,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们的地方,只要有人说出来一条,家主之位我立刻让出!”段云阳拍着胸脯说道。

话音落下,段云阳隐晦的扫了一眼段炎国。

大堂之中,所有人依然保持着沉默,不是他们不想开口,而是他们找不到任何能够开口的话,而且也不敢,如果谁敢说一句废话,谁知道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段枫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段云阳在看到众人沉默,直接看着段鲲鹏问道:“二伯,你说,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吗?”

“没……没有!”段鲲鹏一时间额头之上布满了冷汗。

虽然他久经宦海,经历过不少的大风大浪,但是此刻段云阳身上那股凌厉的气息却给他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心中一直鄙夷,看不起的侄子其实不是那么简单。

他的忍耐不是因为怕,而是不忍,而是想着家和万事兴。

“堂叔,你说,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的吗?”段云阳看着段鲲鹏身边的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问道。

“没……没有!”这个中年男人和段鲲鹏一样,额头之上充满了冷汗。

段老爷子离世后,他的位置直接挪动了一下,直接向上走了一步,他心中清楚,这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能耐,而是因为段家,有人给他运营,而能够给给他运营的,无疑不是段云阳!

段云阳不停的询问四周其他人,所有人的回答都一样,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些发虚。

得到众人的回答之后,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将目光落在了段炎国的身上,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笑意,只不过这道笑意之中充满了苦涩:“大伯,云阳可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吗?”

这一次,段云阳不像是在询问其他人那样声音非常凌厉,而是显得十分尊敬!

听到段云阳的话后,段炎国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没有,你对我很好!”

耳旁响起段云阳的回答之后,段云阳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痛苦之色,声音陡然一变:“既然没有,你为何要和别人勾结,想要杀我,既然没有,你为何要逼宫!”

哗啦!

段云阳这话一出,大堂之中立刻炸开了锅,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段炎国的身上。

忽然,段炎国那刚刚闭上双眸,立刻睁开,眼中闪过一道疯狂之意:“为什么?在杀你当日,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是段家长子,这一切都应该是我的,可是现在凭什么这些东西成为你的!”

“我不甘心,我不服,你那里比我好,凭什么老爷子这么偏心,将这一切交给你这个孙子,都不肯交给我这个儿子!”

“当初是段莫宁,他离开之后,是你老子,他们两个也就算了,我忍了!”

“可是最后为什么会轮到你,你告诉我,我有什么地方比你们差?”段炎国一脸疯狂的看着段云阳问道:“你他妈的告诉我,我有哪里比你们差,我差了些什么?凭什么就是不选择我!”

这一刻段炎国的脸庞完全扭曲在了一起,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无比恶毒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