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25章 那就毁灭吧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那就毁灭吧

段炎国赤红着双眼,嘴角挂着一道浅笑,只不过此刻这道浅笑显得是那么的疯狂,犹如一个疯子一般。

“你说我差了什么?”段炎国犹如一头走投无路的野兽一般,歇斯底里的吼叫道:“段莫宁他只是一个匹夫,无论做什么他都是凭借自己个人血气来做事,段定康,也就是你父亲,就是一个书呆子,一心只知道考古,研究下杂七杂八的东西,还有你,年事尚且,为段家没有做过任何事情,你们凭什么能够入老爷子法眼,都能够成为他心中的接班人,而我却不行呢?”

“当年段莫宁惹出那么大的麻烦,我段炎国求奶奶告爷爷希望保住他的命,甚至为了他,我放弃了我的幸福,答应了家族联姻,娶了一个我根本就不爱的女人!”

“还有段定康,他追你妈的时候,是谁给他出谋划策,是谁给他指点,是谁帮助他制造机会?”

“还有你们,我对你们如何,以前你们在外面惹事,那一次不是我段炎国跟在你们身后给你们擦屁股,你们怕老爷子责罚,我段炎国一个人抗,所有的罪名我一个人承担……”段炎国的脸庞慢慢变得扭曲了起来,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让人无法读懂的疯狂之意!

“我比你们可是要付出的多得多,我每天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一心为段家,一心为了你们,可是为什么最后不是我做家主呢?”

不断的付出,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报,使得段炎国的那颗心慢慢的开始扭曲了起来,开始慢慢的变得邪恶了起来。

可是这能够怪谁呢?

怪段老爷子偏心?

可是段老爷子真的偏心吗?

众人都陷入到了沉默,段炎国这么多年的付出,他们所有人都看在眼中,为段家所作的一切,也都看在眼中。

如今听到段炎国这么一说,内心之中顿时百感交集。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段枫,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段炎国竟然为了自己的父亲舍弃了自己的幸福,他竟然会如此?

段枫有些不敢相信,虽然他没有和段炎国打过什么交代,但是段炎国却给他一种老谋深算的感觉,没做一件事情都会事先算计一下!

在震惊的同时,段枫脑海中忍不住的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当年段炎国舍弃自己的幸福为的就是日后的段家之主的位置,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段炎国也实在太可怕了!

竟然在那么多年前就开始图谋起了段家之主的位置。

“段云阳,你现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段炎国对着段云阳怒吼道:“为什么老爷子要对我这么不公平,我有哪里不够好!”

此刻的段炎国双拳已经仅仅的握在了一起,那手背之上的青筋条条暴起,脸部肌肉完全扭曲到了一起,仿佛随时都会暴走一样。

段云阳带着怜悯的目光,静静的看着段炎国。

“大伯,你错了,你真的错了,不是爷爷对你不公平,也不是你哪里不好!”段云阳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眼眶之中也出现了一丝的水雾。

“没有对我不公平,既然没有对我不公平,那为什么不将家主之位交给我,难道在我手中,我还能够辱没了段家,我还能够让段家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吗?”

“大伯,爷爷只所以不将段家交给你,是因为你心术不正!”段云阳咬着牙说道:“所以爷爷才没有将家主之位交给你!”

“你以为坐在这个位置上,只是看谁的付出吗?”

“不是,我告诉你,段家只所以能够成为名门望族,即使当年因为四叔受到重创,而依然能够屹立不倒,不是因为掌握了多大的权势或财富,也不是积累了多么广阔的人脉,而是一种责任!”

“这股责任之中包含着很多东西,有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勇恭廉……”

“可是你根本不懂这些,因为你被嫉妒和欲望迷住了双眼,你看不透这些,你的眼里只有利益和权力,你已经魔障,你的心走进了歧途!”

“并且这些年你的所作所为,爷爷都一清二楚,你在暗中秘密培养自己的心腹,甚至为了自己的目的,你将段家好几个在体制内重要的位置都给让出去了……”

随着段云阳的诉说,段炎国的脸色立刻难道到了极点,段云阳的话仿佛一把匕首一般,狠狠的戳在段炎国的心脏之上。

而其他人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脸上则是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色,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段炎国竟然会在暗中做了这么多事情,做了什么多得手脚。

段枫的脸上也是充满了震惊之意,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段炎国早就开始图谋起了段家之主的位置,而且平常还在人前露出衣服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他妈需要多么重的心计?

他活着累不累啊?

“爷爷全部都知道,他只所以不说,是想要给你一个幡然悔悟的机会,可是你却丝毫不知道珍惜,一错再错,所以他没有将家主之位交给你!”段云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你甚至为了满足你内心之中的占有欲,竟然要杀我!”

“幡然悔悟的机会?”段炎国立刻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幡然悔悟,这一切都是我的,我这样做,只是未雨绸缪而已!”

段炎国已经入魔,已经疯了,在他的内心之中,段家老爷子一去世,段家家主之位理所应当属于他,可是如今却属于了段云阳,他的那颗心已经完全的扭曲了,已经变得彻底阴暗了起来。

此刻无论谁在他面前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而且我这么做,也全是你们逼的,如果不是你们逼我,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子,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子做!”段炎国一脸扭曲的吼道。

段云阳在看到段炎国的模样后,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大伯,你清醒一点吧,我们没有任何人逼你,一切都是你自己在逼你自己,因为你被嫉妒和欲望渐渐迷住了双眼,你迷失了自己,在你的眼里只有利益和权力……”

“段云阳,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段炎国立刻打断段云阳的话:“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当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听到段炎国这么一说,段云阳再次的叹息了一声,这声叹息显得无比惆怅。

“大伯,你知道吗,就在这之前,我还在等着你幡然悔悟,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以后你还是我尊敬的大伯,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竟然又派人去杀我,如果不是爷爷将段家暗卫全部交给了我的,现在的我恐怕成为了一具尸体!”

“唰!”

众人的脸色再次一变,显然谁也没有想到,段炎国竟然早就知道了段云阳在那,而且还派人去杀他了!

“我是真的不想对你动手,我……”

“够了!”段炎国再次打断段云阳的话道:“段云阳,你少在哪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也不用你在哪里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我看着恶心!”

“但是段云阳,即使我没有杀的了你,你以为你就能够拿我怎么样吗?”

“大伯,你已经输了,不用再做无所谓的反抗了,如果你现在放下反抗,我会让你安稳的度过后半生,让你……”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还没有的段云阳说完,就被段炎国给打断道:“自古权力争夺,都是用鲜血来铺路,都是用生命来了解,我不是三岁的小孩,你不用想着忽悠我……”

段炎国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的精光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而在这道精光之中闪烁着一道名叫丧心病狂的东西。

“而且段云阳,你以为你已经赢了吗?”段炎国嘴角立刻露出了一道嗜血的笑意:“我告诉你,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能保证你会笑到最后!”

听到段炎国的话后,段云阳的心头猛然一条,内心之中升起了一道极度不安的想法,刚想开口,这个时候段炎国的右手直接放进了怀中!

“唰!”

下一刻,段炎国右手之中立刻多了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正是他来之前所带的斑奎蛇手枪!

“既然我得不到,那就彻底让他毁灭吧!”

这一刻,段炎国完全泯灭了人性,他得不到的,段云阳也休想得到,死,他也要让自己的这个侄子陪着自己下地狱,一起走奈何桥!

说着段炎国就朝着段云阳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段枫在看到斑奎蛇手枪之后,心中猛然一颤,要知道斑蝰蛇手枪在五十米内能够轻易穿透软体防弹衣,在射击准确度和子弹杀伤力上堪与GSh-18手枪相媲美,被誉为特警和警察的克星。

如今,段炎国和段云阳相距这么近,如果被子弹打中的话,段云阳还有可能活下去吗?

“嗖!”

段枫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朝着段云阳而去,在段枫动的同时,皇甫哲也动了,急速的朝着段炎国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