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26章 他是谁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他是谁

zi幽阁所有人全部都傻眼了,沒有人能够想象到,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段炎国依然不罢休,反而还要杀段云阳,

而就在枪响的那一刻,这时变故再次突生,

轰的一声巨响,段家老宅仿佛地震了一般,四周一阵动荡,就连墙壁都仿佛为之狠狠的颤动了一下,

一声巨响,将所有人都拉回了现实,一个个脸上瞬间被恐慌之色所包裹,心跳也陡然加速,段炎国竟然还在外面留了人,

与此同时子弹已经即将到段云阳的身边,段枫紧随在子弹旁边,但是想要将段云阳给推开已经是不可能,

所以,段枫沒有任何的犹豫,右拳立刻握在了一起,手臂上的肌肉立刻紧绷在了一起,直接将右臂朝着子弹伸出,

“噗嗤,”

子弹直接击中了段枫的右臂,恐怖的穿透力间击穿了他那紧绷坚硬的肌肉,鲜血顿时从中溢出,染红了身上的衣服,

此时,皇甫哲已经到了段炎国的面前,右手化爪犹如探囊取物一般,直接朝着段炎国手中的斑奎蛇手枪夺去,

徒手夺枪,

“啪,”

下一刻,皇甫哲的右手直接抓在了段炎国的手腕之上,用力一拧,段炎国手中的斑奎蛇手枪立刻掉落在了地上,随后,皇甫哲直接抓起段炎国的手腕,用力一甩,段炎国的身体犹如被击飞出去的棒球一般,直接从众人的头顶飞过,滑翔了一段距离之后,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这突兀的变化完全是发生在电石花火间,

段炎国的身体砸在地面上之后,他仿佛不知道什么叫做疼痛一般,直接从地上爬了起來,一脸疯狂的说道:“反正我今天必死无疑,那么你们就给我陪葬吧,”

段云阳看着段枫手臂的上枪伤,心中百感交集,耳旁在响起段炎国的话,段云阳心如刀割,

此刻段家老宅外,出现了数百名袭击者,他们手持冲锋枪,想要冲进段家,

可是段枫早有准备,他请皇甫哲跳动了不少人在段家四周,这些人刚刚出现,立刻就开始拦截,一时间枪声划破了这个寂静的夜晚,

一个个的人被子弹无情的打中,倒在了那血泊之中,一个个依然又悍不畏死的想要冲进段家,

虽然段炎国的死士心腹对于平常人來说很是厉害,但是对于皇甫哲所调动的特种兵來说,完全是不堪一击,在加上其中还有狼牙的人,以及段家的暗卫,这场战斗沒有任何的悬念,

只是短短的数分钟内,段炎国的这些人已经死伤过半,

遍地鲜血,遍地尸体在这柔和的月光下显得异常刺眼,

段炎国失败已成定局,在也沒有翻身的可能,

段家老宅之中,所有人在听到那一道道的枪声,心头不停的颤抖,谁也无法想象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如今的局势,谁也沒有想到段炎国竟然会这么丧心病狂,

老宅之中,虽然皇甫哲将段炎国的斑奎蛇手枪给击落在了地上,但是段炎国不止带了一把枪,而是带了两把,

右手之中再次握着枪,冰冷的注视着段家所有人,

“段炎国,别再挣扎了,你已经输了,”皇甫哲看着段炎国忍不住的劝说道:“我既然在这里,你就应该清楚,我能够调动你所不能调动的特种兵,”

段炎国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浑身上下一怔,双眸之中的色彩慢慢变得暗淡了下來,

他知道自己完了,从当初的得意到绝望,只在一瞬间,

他败的一踏涂地,

一时间段炎国身影比以前佝偻许多,孤独的伫立在那里,透着一股子苍老凄凉的味道,

段云阳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半生算计,半生操劳,如今变成这副模样,何苦呢,

权力和利益终究不过镜中花水中月,即使你站在了最高处,可是哪有能够如何呢,生不带來,死不带去的,

而且当权力和利益不复存在的时候,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又还能剩下些什么呢,

“大伯,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放下枪吧,活着比什么都好,”

愕然听到段云阳的话后,段炎国立刻疯狂的大笑了起來,整个人完全犹如一头遍体鳞伤的野兽一般,赤红着双眸:“投降,我段炎国是那种会投降,苟延残喘的人吗,段云阳,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段云阳抿着嘴唇,段炎国说的沒有错,他绝对不是那种投降的人,而且按照目前的局势,他确实沒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即使自己放过他,不和他计较,让他安度问晚年,

可是他会这样吗,

对于他來说,他如果活着只能够是痛苦,痛苦的活着,被人在背后狠狠的戳脊梁骨,并且一直会被人骂做叛徒,一直到死方休,

一向久居高位的段炎国,岂肯这么低三下四的苟延残喘,

他内心之中那份骄傲的骨子不允许他这么苟延残喘的活着,

段炎国的声音变得沙哑了起來:“段云阳,今日你胜了,你是王,我只希望段家能够在你手中依然强盛百年而不倒,如果段家毁在你手中,我段炎国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段云阳在听到段炎国的话后,心中微微有些动容,他说到底还是不满于现状,而且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段家,他想要让段家变得更强,只是他不知道用错了方式,而且还已经走火入魔,已经走入了一个极端,而且再也无法从中走出來,

而与此同时老宅外枪声渐渐零星稀疏,段炎国的人死的死,残的残,一些沒有死的此刻也完全丧失了斗志,似乎是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一般,

但是双方心中都非常的清楚,这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放弃抵抗,而是大爆发的前奏,

到了如今的局面,所有人心中都清楚,无论他们抵抗不抵抗,最终都难逃一死,既然难逃一死,那么何不直接拼个你死我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是赚,

可以说,段炎国的人和段炎国一样,已经彻底的疯了,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大伯,我真的不会伤害你,只要你放下枪,我保证,我不会伤害你,我……”

“段云阳,今天老子给你上一课,记住,帝王之位,必须要做到,心狠手辣,无论是谁,只要威胁到自己的地位,统统杀无赦,绝对不能够念及亲情,念及旧情而手软,”段炎国重重的吼道:“如果你还和以前一样,那么我保证,下面段家将会出现第二个段炎国,甚至第三个段炎国……”

“你要学习一下段枫,他是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他心狠手辣,做事果断,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受到牵挂,”段炎国说着看向了段枫:“段枫,我知道你一直想要给你兄弟报仇,给你父母报仇……”

段枫在听到段炎国的这句话后,心头猛然一颤:“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帮我夺取段家之位的人,就是幕后策划你们行动失败和害你父母的人,”

“他是谁,”段枫急忙问道,双眸之中也泛起了红色,

对于段枫來说,他有两件事情要做,一是为父母报仇,二是为戚鹏报仇,如今段炎国却告诉他,这两个人是一个人,他内心之中的杀意可想而知,

皇甫哲也是怔住了,他也沒有想到这次帮助他段炎国逼宫的竟然是杀害戚鹏和段枫父母的人,

可即使如此,段炎国依然和他们合作,难道他不知道这完全是与虎谋皮吗,

可当时,段炎国哪里顾得上这些,他在对方的引诱下,内心之中的那股戾气和不满以及愤怒,完全被勾勒了出來,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段家本來就是属于他的,

他一定要得到这些,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家老宅外七百米之外的一颗大树上,一把狙击枪已经通过狙击枪对准了段炎国,

下一刻,只见笑声的狙击枪飞速的从狙击枪口朝着站在段家老宅外的段炎国射去,

“他是……”

段炎国刚刚开口,狙击弹已经到了他身前,

段枫和皇甫哲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狙击弹飞來的轨迹,心头猛然一跳:“不好,”

随即,两人就急忙向着段炎国而去,

而就在两人动的那一刻,又是两颗狙击弹朝着段枫和皇甫哲飞速而來,仿佛对方早就知道了他们两个人会有所动作一般,

这两颗狙击弹,虽然沒有打中段枫和皇甫哲,但是却使得他们的脚步停滞了一下,

就是这数秒的时间差,另外一颗狙击弹直接打在了段炎国的胸口,

“砰,”

段炎国应声倒地,

这突兀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傻眼了,谁也沒有想到竟然会发生如此的情况,谁也沒有想到暗中竟然会有狙击手,

“嗖,”

段枫直接到了段炎国的身旁,急忙蹲下身,一把将段炎国抓起:“他是谁,”

而皇甫哲则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以防对方的突袭,

“他……他是……是……”段炎国的声音虚弱到了极点,仿佛随时都会死去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