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33章 进退两难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进退两难

四周一片寂静,沒有任何人说话,一个个全部怔怔的看着地上的冷飞扬和黄惠美夫妇。

段枫赤红着眼看着冷飞扬和黄惠美:“她可是你们的女儿啊,你们怎么对她的。啊,你们怎么对她的。”

“你们将她当成了一个换取利益的工具,一个棋子而已。”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难道荣华富贵对你们而言就那么重要吗。”

“为了这些你们可以丢弃自己的女儿,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情。”

说着段枫一脚踩在了冷飞扬的脑袋上:“就算一头畜生,也不可能杀自己的女儿吧。”

段枫越说心中的怒火就越是旺盛,恨不得立刻杀了冷飞扬,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够杀。

他冷飞扬无情无义,但是冷悠然却念在父女情分上,求段枫留住他的命。

被段枫踩在脚下,冷飞扬虽然无法开口,但是却发出了阴森的笑意。

冷飞扬的笑声无疑不是在段枫那愤怒的心头浇了一桶油,使得段枫心中的怒意旺盛到了极点。

“你女儿死了,你他妈的还笑的出來……”段枫说着忍不住抬起脚,对着冷飞扬的胸口就踢了过去。

“砰。”

“咔嚓。”

在冷飞扬倒飞出去的那一刻,一道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在四周响起,显得异常刺耳。

“哐当。”

冷飞扬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胸口的肋骨被段枫一脚给踢断,使得胸口直接塌陷了下去。

那钻心的疼痛使得冷飞扬的身体不停的抖动,额头之上瞬间被冷汗所包裹,那脸部的肌肉也随之痛苦的扭曲到了一起。

当黄惠美再次看到面前这一幕之后,脸色顿时苍白如纸,身体不停的颤动,那在看向段枫的时候,仿佛在看刚从地狱之中爬出來的恶魔一般,充满了恐惧。

而且这份恐惧是來自心灵上的,而且这份恐惧慢慢的往骨髓之中延伸,往血液之中延伸。

但是随即,段枫缓缓的扫了一眼黄惠美,但就是这一眼,却让黄惠美整个人如坠冰窟之中一样,从头凉到脚。

而就在这个时候,冷飞扬仿佛一头被激怒的野兽一般:“她活该,那是她自找的,是她想死,怪不得我,怪不得我……”

冷飞扬的话音刚刚落下, 段枫的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发出了一道嘎嘣嘎嘣的脆响声,显然是被冷飞扬的话给深深的刺激到了。

冷飞扬完全沒有救了,无论段枫说什么都完全是对牛弹琴,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悔改,不知道悔改是什么东西。

“冷飞扬,黄惠美,我是真的很想一刀宰了你们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黄惠美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呼吸顿时急促了起來:“不……不要……”

冷飞扬同样也是如此,呼吸急促,面部扭曲,双眸恐惧的看着段枫。

“放心,我既然答应了悠然,就不会杀你们。”段枫咬着牙说道:“那样太便宜你们了,我会让你们失去一切,我会摧毁整个冷家,我会让你们露宿街头,无人敢收留。”

冷飞扬和黄惠美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石化在了当场,犹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他们看重利益,将利益看得高于自己的生命,段枫要摧毁他们现在所有的一切,那么这将比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难受,这完全的是生不如死。

杀人诛心恐怕莫过于如此吧。

而与此同时,葛博已经被人给送回了江淮市,更为准确的说是已经回到了葛家。

此刻的葛博正躺在**,显得极度虚弱,脸色犹如土灰色一般,那脸庞之上充满了惊恐之意,想必这两天他也是受尽了苦难。

葛流云看着躺在病**的葛博,一脸阴沉:“你知道不知道是谁将你抓走的。”

“不知道,不知道。”葛博使劲的摇头道。

“那你这几天待在了什么地方。”

“不知道,不知道。”葛博再次的摇头道:“他们一直蒙着我的眼睛,我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

只要是想起來自己的遭遇,葛博浑身上下就忍不住的颤抖,如果葛博和其他纨绔公子一样养尊处优,恐怕早就疯了。

葛流云在听到葛博的话后,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起來,这到底是谁做的。

为什么现在又将葛博给送回來了。他这么做图什么。

一团的疑惑在葛流云的脑海中慢慢的升起,他总感觉事情不简单,仿佛无形之中有一张大手在操控着一切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葛流云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葛流云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后拿出手机,当看到來电显示上面的号码之后,葛流云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起來。

沉吟了一下之后,葛流云慢慢接通了电话。

“皇甫哲,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葛博回葛家了吧。”皇甫哲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葛流云在听到葛博的话后一愣,随后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果然如此。”皇甫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即使已经想到了葛博会回到葛家,但是在得到确认之后,皇甫哲依然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段枫让我转告给你一句话,交出葛博,不然就会立刻对你们葛家下手。”皇甫哲依然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葛流云脸色一变:“他怎么也知道葛博回來了。”

“冷悠然死了。”皇甫哲重重的说道:“所以对方肯定会将葛博放走。”

葛流云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心头猛然一颤,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刻浮现在了心中:“你的意思是,对方是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要让我们葛家和段枫为敌。”

葛流云可是一头老狐狸,老谋深算,不然也不可能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其中的利弊一眼就看清了,而且随即就想到了对方这么做的原因。

“我确实是这个意思。”皇甫哲淡淡的说道:“除了这点,我实在想不到其他的。”

皇甫哲想不到,葛流云同样也想不到。

一时间,葛流云的眉头死死的皱在了一起。

“好了,你自己好好权衡其中的利弊吧。”皇甫哲再次开口说道:“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话音落下,皇甫哲不给葛流云开口的机会,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在皇甫哲挂断电话的那一刹那,葛流云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对方这招太狠了。

交出葛博,葛家颜面扫地,不交就要和段枫为敌。

这绝对是两难的抉择。

换成任何人都会为难,都会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葛流云看了一眼**的葛博,心头立刻升起了一道怒火,但是在看到葛博那一脸惊魂未定的神情后,葛流云心头升起的怒火立刻消失不见了。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葛流云甩手走出了房间。

葛流云刚刚走出房间,只见一个妇人端着一碗粥从了过來。

当这个妇人在看到葛流云脸上的神色之后,立刻问道:“怎么了,儿子回來了你怎么不高兴啊。”

“高兴。”葛流云冷哼一声:“你如果知道我们葛家将大祸临头,你能高兴吗。”

“什么意思。”妇人一愣。

“都是这个孽子惹的祸。”葛流云重重的说道。

“到底怎么了。”

“前天屈玲珑和荣铭哲來的事情你知道吧。”

妇人的脸色猛然一变,她当然知道这件事情,而且更知道,他们是代表段枫而來,是让葛家交出葛博而來的。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对方利用你宝贝儿子布了一个局,一个死局。”

话音落下,葛流云沒有任何停留直接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來到院内之后,葛流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随即电话就被接通了。

“被我说中了吧,你肯定会联系我的。”

一道略显兴奋的声音立刻传入到了葛流云的耳中。

“这件事情是你做的。”葛流云立刻阴森的问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对方淡淡的说道:“你只需要知道,你已经入局,而且还是死局,无解。”

“混蛋,难道你就真的不怕,我告诉段枫是你害的蓝家家破人亡的事情吗。”

“无所谓,反正我已经和段枫结仇了,就算你不说,他早晚也会知道,同样也会对付我。”对方丝毫不在意的说道:“只是现在你以为就算你告诉段枫,当年是我害蓝家灭门的,段枫就能够不杀你儿子吗。”

“你心中清楚,不可能,他一样会杀,一样不会放过他。”对方的声音慢慢变得得意了起來:“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和我合作吧,我保证给予你们葛家最大的帮助。”

“放你妈的屁,老子凭什么帮你,我告诉你,你这是在做梦。”

“那你就交出你儿子,你看看依附在你们葛家这颗树下乘凉的人会怎么做。”

葛流云的脸色立刻铁青到了极点,这也正是他内心之中最为担忧的,如果他这么做,依附在他葛家的人势必会人心涣散,甚至重新寻找主子……

(ps:求月票,有月票的兄弟姐妹都给秋枫吧,各位美女帅哥,你们快用一种**入骨的姿势轻轻挪动下鼠标,将月票砸过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