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34章 谁布的局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谁布的局

中午之时,段枫终于赶回到了河洛市,只是不止是他一人回來了,他还带來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无疑正是冷飞扬和黄惠美夫妻二人,

此刻,冷飞扬和黄惠美的脸上被死灰和绝望之意给完全占据,

而此刻在殡仪馆的门口则是站着一个女人,怒挺的圣女峰,纤细的小蛮腰,笔直而匀称的长腿,以及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男人为之疯狂的魔鬼身材和绝美容颜,

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这个女人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美女,

而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忆如,

在段枫來到河洛市之后,段枫就打电话告诉了戚烟梦,所以林忆如才会在这里等待段枫,

当來到殡仪馆门口的时候,冷飞扬和黄惠美那张充满死灰和绝望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情绪波动,

虽然很轻微,但是确实存在,

随后将车给挺稳之后,段枫从车内走了下來,

当看到段枫之后,林忆如急忙走了过去,

刚想开口说什么,只见段枫打开了后面的车门,段枫像是是拎死狗一样将冷飞扬从车内拎了出來,

随后段枫看了一眼黄惠美,感受到段枫那仿佛要吃人的目光之后,黄惠美打了一个冷颤,颤抖着从车内走了出來,

当林忆如在看到段枫拎着的人之后,微微一愣,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

“段枫,你沒事吧,”林忆如看着段枫那张阴沉的脸庞,柔声问道,

段枫看着林忆如轻轻摇摇头:“沒事,我们进去,”

说着段枫就拎着冷飞扬走了进去,而黄惠美则是在林忆如的注视下朝着殡仪馆内走去,

此时,这个殡仪馆已经完全被戚烟梦给包了下來,除了工作人员,在也沒有其他人,

当看到段枫犹如拎着死狗一般,拎着冷飞扬,全部一愣,但是想到包下他们殡仪馆的人是戚烟梦之后,就沒有敢说什么,

就这样目送着段枫走进了灵堂,

当走到灵堂之后,段枫犹如扔垃圾一般,直接将冷飞扬给扔了出去,

“哐当,”

冷飞扬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发出了一道闷响声,

当戚烟梦等人在看到地上的冷飞扬之后,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喷出了一道愤怒的火焰,恨不得将冷飞扬给碎尸万段一样,尤其是纪含香和屈玲珑两人,

段枫将冷飞扬给仍在地上之后立刻走向了水晶棺旁边,当看到静静躺在水晶棺之中的冷悠然时,段枫的心头仿佛被一块石头给压住了一般,让他喘息有些困难,

“悠然,我把这两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给带來了,我要让他们跪在你面前忏悔,”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冷悠然说道,

冷悠然完全犹如睡美人一般,根本沒有任何的动静,

而就在这个时候,冷飞扬已经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來,当看到安详躺在水晶棺之中的冷悠然之后,冷飞扬发疯般的大笑了起來,笑声显得异常刺耳,

“冷悠然,你这个小贱人,让你不帮我,让你不答应我,你活该,你自己作的……”冷飞扬看着躺在水晶棺之中的冷悠然非但沒有丝毫的愧疚,反而一脸恶毒的说道:“你个贱人,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戚烟梦和段枫等人在听到冷飞扬的话后,脸色立刻难看到了极点,

俗话说死者为大,可是冷飞扬竟然丝毫沒有这种觉悟,反而犹如恶魔一般在冷悠然面前说些让人恶心的话,令人发指的话,

怒,一时间所有人的心中充满了怒火,

“啪,”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的响声传出,随后冷飞扬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

动手的不是段枫,也不是屈玲珑,更不是纪含香,而是荣铭哲,

荣铭哲一脸铁青的看着冷飞扬:“冷飞扬,你个畜生,阎王爷是不是睡着了,让你个畜生投胎成人了,”

“她可是你女儿,她生前,你那样对她,如今她死了,你竟然还要这样,你他妈的到底有沒有一点良心,”

说着荣铭哲一步步的走向了冷飞扬,

下一刻,当荣铭哲走到冷飞扬的身边后,直接弯腰将冷飞扬从地上给抓了起來,一把扔在了水晶棺旁边:“给冷小姐跪下,”

“不可能,她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跪,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跪,”冷飞扬犹如疯了一般,一脸扭曲的看着荣铭哲,

这个时候,屈玲珑拿出了她大姐大的魄力:“荣少,断他双腿,看他跪不跪,”

段枫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沒有吭声,仿佛荣铭哲的所作所为,正和他心意一般,

荣铭哲点了点头:“好,”

冷飞扬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猛然一变,那张脸上的恶毒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咔嚓,”

只听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立刻在四周响起,

“啊,”

冷飞扬立刻发出了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倒在地上,身体立刻蜷缩在了起來,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色,

“黄惠美,你难道不该跪下吗,”段枫突然开口说道,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黄惠美身体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而此刻,荣铭哲则是抬起脚,直接踩在了冷飞扬的右手之上用力碾压了起來,

“啊,”

距离的疼痛使得冷飞扬再次发出痛苦的哀嚎声,

“跪还是不跪,”

“跪,我跪,”冷飞扬重重的喘息着说道,

听到冷飞扬的话后,荣铭哲才将脚给挪开,

“不见棺材不掉泪,”荣铭哲冷哼一声,

冷飞扬身体颤抖的跪在了地上,

看到冷飞扬跪在地上的一幕后,段枫再次看向了水晶棺之中的冷悠然:“悠然,你看到了吗,他们跪在了你面前,跪在了你面前,”

说着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放心,我答应了你,就不会杀他们,我会让他们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我要将他们这些年加在你身上的痛苦,百倍千倍的讨回來,我要让他们时刻活在痛苦之中,”

“我知道你不想看到这些,你想让他们好好的活着,锦衣玉食的活着,可是他们配吗,”段枫说着轻轻蠕动了一下喉咙:“你也看到了,他们刚刚是怎么对你的……”

四周很安静,安静的只有段枫的声音以及冷飞扬那痛苦的呻·吟声,

说着,段枫突然扭头看向了跪在地面上的冷飞扬和黄惠美:“给悠然磕头,”

“不行,我不会给她磕头的,她沒有这个资格……”冷飞扬立刻咬着牙说道,

“荣少,”段枫看了一眼荣铭哲,

听到段枫的话后,荣铭哲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残忍之意:“冷飞扬,看來今天你是想要将罚酒吃到底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

“断你另一条腿,”话音落下,荣铭哲就直接抬起脚,要去踢断冷飞扬的另一条腿,

“不……不要,我磕,我磕,”冷飞扬急忙喊道,

“下次让你作什么,你最好痛快点,不然我绝对不会像这次这样,不动手,”

冷飞扬沒有说什么,而是急忙对着水晶棺磕头了起來,

看到冷飞扬磕头,黄惠美也急忙跟着磕头,

看到冷飞扬磕头后,段枫扭头看向了水晶棺之中的冷悠然:“悠然,他们只是第一个,下面我会让葛博去地狱之中跪在你面前忏悔,”

与此同时,江淮葛家,

葛博坐在书房之中,仿佛一下子直接苍老了数十岁一般,脸上充满了疲惫之意,

现在他已经确定了,对方根据他们葛家布下了一个局,一个无法逃脱的局,无论他葛流云怎么选择,局面都对他非常的不利,

一时间,葛流云可谓是心乱如麻,

他再竭力的寻找两全其美的方法,但是想破了脑袋他也沒有想到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压抑,沉闷的气息已经彻底的笼罩在他的心头,

葛流云的呼吸慢慢变得有些混乱了起來,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现在他完全已经被逼到了死角之上,

“段枫,段枫,难道我们真的要一战吗,”葛流云不甘的说道,

他只想好好的发展葛家,不参与任何纷争,可是残酷的现实,却让他一步步的掉进了纷争之中,

话音落下,葛流云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将烟雾从口中吐出之后,葛流云看了一眼一旁的手机沉默了起來,

片刻之后,葛流云拿起手机拨通了京城江夜雨的电话,

大约过十秒的时间,电话才被接通,

“流云,怎么难道又遇到了什么事情,”

“江老哥,我想求你做个和事佬,”

“和段枫,”

“恩,”

江夜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流云啊,不是我不做,而是我和段枫不熟啊,你感觉他会买我面子吗,”

葛流云在听到江夜雨的话后,直接沉默了起來,

“流云,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哥,我也不瞒你,有人在我们葛家和段枫之间布了一盘局,而且还是死局,我们葛家……”说着葛流云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谁布的局,”

(ps:求月票,有月票的兄弟姐妹都快砸过來吧,秋枫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