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35章 厉鸿屠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厉鸿屠

?葛流云沒有立刻告诉江夜雨是谁??而是缓缓的抽了一口香烟??陷入到了沉默之中??仿佛在思考是不是应该告诉江夜雨这个人是谁

所以一时间葛流云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江夜雨也沒有立刻催促葛流云??而是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葛流云的下文

片刻之后??葛流云将烟雾从口中吐出??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是厉家

厉鸿屠??”

江夜雨在听到厉鸿屠这三个字之后??心头猛然一颤:“你确定是厉鸿屠??”

“确定??”葛流云重重的说道:“前两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和我联手对付段枫??你也知道??我家那位已经死了??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在卷入这些是非之中??段莫宁如今已经死了??再大的仇恨??也应该化解了??所以我拒绝了他??”

“虽然我拒绝了他??但是他却告诉我??我会找他的??”说道这里??葛流云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的笑意:“当初??我并沒有在意??可是今天我才明白??原來他早就开始算计我们葛家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一些??”

葛流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将事情的來龙去脉完完整整的告诉了江夜雨??其中沒有一句隐瞒??也沒有一句为葛博开脱的话

完全是知道什么说的什么

江夜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流云??我还是那句话??其中的利弊??你一定要掂量清楚??能够不和段枫为敌??就千万不要和段枫为敌??他一个光脚的能够怕谁??”

葛流云脸上的苦涩之意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我也知道你所说的??可是让我交出葛博??我……”

“流云啊??换成是我也和你一样很为难??可是局势所至??你能够怎么样呢??难不成你真的要和段枫开战??走进厉鸿屠设的局之中??”

“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你真的走进去??那么正和厉鸿屠的心意??他看着你们两个斗的死去活來??他坐收渔翁之利??”

葛流云何尝不明白江夜雨所说的这些呢??可是他能够如何呢

这是一步死棋??一步无解的棋

不然他也不会想着让江夜雨去当一个和事佬

“这完全是拿你当枪使啊??你千万不能够让他称心如意啊??”江夜雨语重心长的说道:“他既然能够算计你??你也一样能够算计他啊??”

“别告诉我??你们当年联合在一起你手中沒有他的任何把柄??”

“有??如果这件事情告诉段枫的话??不止是段枫会抓狂??你们也一样??”葛流云无奈的叹息道

“什么事情??”

“害蓝家灭门的是厉鸿屠??”

“什么??”江夜雨浑身上下猛然一颤??声音立刻变得急促了起來:“你怎么知道的??”

“你知道厉鸿屠最爱的女人是谁吗??”

“谁??”江夜雨心头猛然一条??心中升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难道厉鸿屠覆灭蓝家??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女人吗

“谢雨容??”葛流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谢雨容是他最爱的女人??我家那位生前和厉鸿屠关系不错??这你也知道??我这也是从他那知道的??”

“当年厉鸿屠最爱的女人是一个叫谢雨容的女人??可是谢雨容却嫁给了蓝洪波??”葛流云淡淡的说道:“只能说一切都是孽缘??都是孽债啊??”

“流云??你慢慢告诉我??这其中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这还要从段莫宁和薛舞绝说起啊??”葛流云再次叹息了一声:“当年薛舞绝名震南半国??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王孙贵族??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要一亲芳泽??”

“可是却沒有一个男人成功??而且薛舞绝身边始终跟着林遮天这位南半国的地下大佬??他就如同一条疯狗一样??谁敢打薛舞绝的主意??他就敢咬谁??不少的人都想要对付林遮天??废掉他??从而得到薛舞绝??可是林遮天背后站着一位手眼通天的人物??沒有人能够动的了他??”

“就这样薛舞绝的名气越來越大??吸引了更多的人??南方的北方的??不少的纨绔子弟全部都慕名而來??只为见一眼这个薛舞绝??”说着葛流云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江老哥??我们两个好像也是因为薛舞绝才认识的吧??”

但是沒有等江夜雨说话??葛流云就再次的说道:“薛舞绝这个女人是一个传奇??一个直到现在都沒有人能够打破的传奇??她迷倒了太多的男人??只要她稍微勾一下手指??不知道多少男人都会犹如狗一样爬过去??”

“可虽然薛舞绝是一个红尘女人??但是她却自持清高??对任何男人都不加以言辞??直到段莫宁出现??她变了??变的只为段莫宁笑??只为段莫宁悲……”

“自古红颜祸水啊??段莫宁一人独享佳人??终于惹怒了不少的纨绔子弟??于是开始了一番算计??后來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我们十八家被段莫宁全部给废了??”

“厉鸿屠就是其中之一??而那个时候厉鸿屠正在死缠烂打的追求谢雨容??他只所以也参与那件事情??完全是争强好胜的心理在作祟??完全是因为想要一亲芳泽??满足他那虚荣心??”

“可是却沒有想到引來了杀身之祸??虽然最后保住了命??但是却一辈子成为了一个废人??”葛流云再次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而就在厉鸿屠成为废人沒有多久??谢雨容突然和蓝洪波走在了一起??而且沒有多久??他们两个人竟然结婚了??”

“当时厉鸿屠因为被段莫宁给废掉??心性已经扭曲??认为是谢雨容背叛了他??他认为谢雨容给他带了一顶绿帽子??”

“他要杀了谢雨容??可当时谢雨容已经嫁进了蓝家??虽然蓝家不是什么豪门??但是他们满门忠烈??身受那些老人的喜爱??厉鸿屠心中清楚想要杀谢雨容??不能够放在明面上??所以他就……”

“他就勾结了岛国的忍者??将蓝家给灭门了??是吗??”江夜雨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果此刻葛流云能够看到江夜雨的脸色??一定会冷汗直冒??此刻的江夜雨一脸的狰狞??完全一副要吃人的目光

“是啊??所以他勾结了岛国的忍者??灭了蓝家??”葛流云无奈的说道:“当时我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想要阻止也晚了??也正是因为那一次??我怕我家那位和厉鸿屠等人混在一起??在惹出什么事情??我将他给关在了家中??终生不得踏出葛家一步??最后他郁闷而终??”

“畜生??他们就是一群畜生??还有你家那位??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江夜雨立刻怒骂道:“这件事情都是谁参与了??当年的十八家谁参与了??”

“不知道??”

“畜生??一群畜生??厉鸿屠这个畜生竟然为了泄愤竟然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他该死??”江夜雨狠狠的说道:“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不早说出來??难道你不知道皇甫家一直在查这些吗??”

“如果让皇甫家知道??你知道这件事情当年沒有说出來的后果吗??”

葛流云满脸苦涩的说道:“不是我不说??而是不能说啊??虽然我家那位沒有动手??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他是帮凶??如果我说出來??他还能活吗??”

“他已经被段莫宁给废了??难道你还要让我看着他去送死吗??”

江夜雨顿时沉默了起來??确实??如果让皇甫家知道的??谁都跑不掉??都得死

“流云??你……你糊涂啊??”江夜雨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你知道不知道??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但若是被人给查出來的??一个都跑不掉??谁都跑不掉??皇甫家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为蓝家报仇??”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江老哥??我知道??如今我把你这些告诉你??只是希望你能够将这些告诉段枫??看看段枫能不能看在我将这些告诉他的份上??饶了葛博一命??只要他不杀葛博??哪怕让他成为一个废人??我也毫无怨言??但若是让我看着他去送死??我真的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啊??”葛流云一脸痛苦的说道:“同时我也可以告诉他??当年算计他们行动失败的人是谁??”

“流云??你到底知道多少事情??”

“江老哥??你别问了??我是不会在说什么的??如果段枫答应留我儿一命??我将告诉他想要知道的一切??如果他不答应??我葛流云宁死也不会告诉他的??我就这样看着他杀??早晚有一天他会捅出篓子??”

“流云??我也实话告诉你??你小看段枫了??无论他捅出多大的篓子??都有人给他摆平??”

“什么意思??”

“你知道薛舞绝为什么能够让林遮天这条让整个南半国闻风丧胆的疯狗保护她吗??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想要动林遮天??都沒能成功吗??”

“而且林遮天死??也是在薛舞绝出事之后??你可曾想过这其中为什么??”

“为什么??”葛流云的心头猛然一跳

“羊城那位是薛舞绝的义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