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36章 张舒婷到来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张舒婷到来

当黑暗降临,光明立刻被驱散,黑暗笼罩整个大地,路边的霓虹灯在同一时间亮起,柔和的光芒立刻照亮整座城市,在这柔和的光芒下,整个河洛市仿佛仿佛一座迷幻之城一般,让无数的人们深陷其中,无可自拔,

河洛市郊区的一处墓地之中,段枫呆滞的看着面前墓碑之上的一张照片发呆,

墓碑上的照片,正是冷悠然,

照片中,冷悠然笑靥如花,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之上,美的不可方物,

在段枫回來之后,冷悠然就被安葬了,所谓的葬礼很简单,沒有通知任何人,只有戚烟梦等人,再也沒有其他人,

至于冷飞扬和黄惠美,则是直接被屈玲珑让人给扔到了街上,是生是死,都与他们无关,

而在这块墓碑的不远处,则是站着四个倾国倾城的女子,还有一个看起來非常儒雅的青年男人,

这整个女人正是戚烟梦、林忆如、屈玲珑、纪含香,而这个儒雅的男人自然是荣铭哲,

五人静静的看着段枫的背影,脸上挂着一丝的哀愁,

“梦梦,你说段枫一直站在哪里做什么呢,”屈玲珑看着无动于衷的段枫,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戚烟梦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不清楚,或许是想陪冷悠然说说话吧,毕竟那个世界可能很孤独,而悠然又沒有什么朋友,段枫可能是应该怕她寂寞吧,”

事实上,正如戚烟梦所说的那样,段枫确实是怕冷悠然在另一个世界孤独寂寞,所以才沒有离开,而是一直这样站在哪里,

看着墓碑之上的照片,段枫满脸苦涩的说道:“悠然,那个世界应该沒有痛苦,沒有悲伤吧,就是不知道你在哪里会不会寂寞,会不会感到孤独,”

墓碑上照片之中的冷悠然一直在笑,仿佛在告诉段枫,这个世界很美好,她不孤独一样,

说着段枫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就在段枫在这里自言自语的时候,戚烟梦等人已经开始聊了起來,怎么对付冷家,让冷飞扬自食恶果,

“梦梦,你说,我们怎么对付冷飞扬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屈玲珑看着戚烟梦认真的问道,

戚烟梦沒有立刻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沉默了良久之后,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认为呢,”

“我,”被戚烟梦这样一问,屈玲珑一怔,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忆如突然开口说道:“我來做吧,”

听到林忆如的话后,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林忆如的身上,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之后,林忆如慢慢的开口说道:“我会让冷飞扬和黄惠美一点点的后悔,让他们夫妻两人连死的勇气都沒有,”

林忆如毕竟是林遮天的女儿,她那骨子之中流着枭雄的血液,她那骨子之中流着嫉恶如仇的血液,

“不过我需要玲珑你帮我一个忙,”

“你打算怎么做,”屈玲珑立刻问道,

“从现在开始,无论冷飞扬和黄惠美两个人住在什么地方,你都让人不停的骚扰他们,让他们坐立不安,让他们夜不能眠,”林忆如咬着牙说道:“无论用什么办法,”

“这个沒问題,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要他们精神崩溃,然后我会直接击溃冷家,让冷飞扬一无所有,”林忆如那双迷人的秋眸之中立刻闪过一道狠毒之色,

女人不毒何以立足,

林忆如将这句话展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她真的这样做,那么冷飞扬和黄惠美绝对会崩溃,会发疯,甚至会精神错乱,

其他人在听到林忆如的话后,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尤其是屈玲珑,她和林忆如关系不错,只是林忆如一直给她的感觉,都是那种小鸟依人的女人,

可是这一刻,林忆如完全颠覆了屈玲珑对她的认知,让她知道了,她林忆如也是有两面的,一面是天使,一面是恶魔,

“好,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了,我保证从明天开始,他们将会夜不能眠,”屈玲珑信誓旦旦的说道,

林忆如点了点头:“恩,你只需要让他们七天夜不能眠就可以了,”

“恩,”屈玲珑立刻点头,虽然她不知道林忆如为什么说是七天,但是也沒有多问什么,

林忆如这么说肯定有她的原因,

戚烟梦这个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好,忆如,这件事情你來做吧,”

荣铭哲在看向林忆如等人的时候,充满了敬佩之意,

段枫身边的女人,沒有一个是简单之辈,沒有一个是花瓶,在其他地方或许她们无法给予段枫多大的帮助,但若是在商场上,这四个铁娘子联合在一起,绝对能够让所有人胆颤,绝对能够给段枫打下一个商业帝国,

“如果需要我做什么直接说,”荣铭哲也开口说道,

“荣少放心吧,少不了你,”林忆如看了一眼段枫那有些萧瑟的背影,心中暗暗的说道:“谁敢让你痛,我就让谁疯,”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右手刚刚伸出摸到冷悠然的照片后,他身上的手机发出了一阵嗡嗡的震动声,

这使得段枫不得不将手给拿开,然后放进口袋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來电显示之后,段枫微微一怔,张舒婷这个时候打电话干什么,

一时间,段枫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是随即依然接通了电话,

还沒有等段枫开口,张舒婷那悦耳动听的声音就在段枫的耳边响起:“姓段的混蛋,这么长时间都沒有联系姑奶奶,你是不是把我给忘记了,你难道就不怕姑奶奶将你的蛋黄给捏爆吗,”

段枫在听到张舒婷的话后,苦笑了一声,这个姑奶奶,还真是荤素不忌啊,

段枫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我的姑奶奶,我又怎么招惹你了,”

张舒婷冷哼一声:“我现在想见你,你快滚过來,请我吃饭,我在告诉你,你哪里得罪我了,”

“我的姑奶奶,你可是在京城,我在河洛市,我怎么请你吃饭啊,”段枫满脸苦涩的说道,声音之中也有些沙哑,

张舒婷在听到段枫的声音后,微微一愣:“你声音好像有些不对劲,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沒事,”

“沒事,你声音怎么这么悲伤啊,”张舒婷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现在在走悲伤路线,”段枫淡淡的说道,

张舒婷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冷哼一声:“不说拉倒,就你还悲伤路线,2b路线还差不多,”

“你有事情沒有,沒事我挂了,”

“我当然有事,你请我吃饭啊,”张舒婷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补充了一句:“我现在在河洛市,”

“沒空,”

张舒婷在听到段枫那一口回绝的话后,立刻被气的得哇哇大叫:“混蛋,王八蛋,出來,赶紧给姑奶奶滚过來请姑奶奶吃饭,”

可是这个时候,段枫已经挂断了电话,

河洛市一家餐厅之中,张舒婷在听到电话被挂断之后,立刻气的牙根直痒:“姓段的混蛋,你有种,你真以为姑奶奶不敢将你的蛋黄给捏爆吗,”

话音落下,张舒婷再次拨通了段枫的电话,

段枫刚将手机装进口袋之后,立刻嗡嗡的震动了起來,但是段枫沒有理会,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墓碑之上冷悠然的照片,

可是段枫的手机却不停的震动,仿佛不接电话,张舒婷就要打爆它一样,

无奈之下,段枫之后再次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我说张大小姐,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你沒事,我还有事情呢,”

张舒婷冷哼一声:“不就是冷悠然死了吗,”

“你怎么知道,”段枫微微一愣,

“你的事情,姑奶奶我全部都知道,”张舒婷哼哼道:“赶快滚來威斯汀水晶苑,我在这里等你呢,”

“不去,沒空,”

“你……”张舒婷气的将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直响:“你个王八蛋,亏老娘大老远的从京城不惜生命危险跑來给你传递消息,你竟然这样对我,”

段枫在听到张舒婷的话后,浑身上下猛然一颤:“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老娘手中有你想要知道的消息,你不來就算了,老娘马上回京城,省的看到你心烦,”张舒婷重重的说道,

“什么消息,”

“关于蓝家被灭门以及你们当初行动为什么失败的消息,怎么样感兴趣吗,”

段枫在听到张舒婷的这句话后,身体立刻颤抖了起來,声音也变得沙哑到了极点:“你真的知道这些,”

蓝家被灭门的事情,就连皇甫哲都不知道是谁做的,如今张舒婷说她知道,段枫怎么可能不激动,而且好像还有关于那次行动失败的消息,

“你以为姑奶奶千里迢迢从京城跑來是为了逗你玩吗,”

“你现在在哪,”

“威斯汀水晶苑,”

“我马上就过去,在那等我,记得等我啊,”

话音落下,段枫就挂断了电话,

威斯汀水晶苑西餐厅之中,张舒婷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意:“小样,姑奶奶就不信还制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