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37章 无解之谋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无解之谋

段枫并沒有直接去找张舒婷,而是又在墓碑前自言自语了一会,随后和戚烟梦等人说自己有事,才带着沉闷而又悲痛的心情离去,

等段枫來到威斯汀水晶苑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点钟了,

纵使已经深夜十点,但是威斯汀水晶苑的停车场却是灯火通明,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轿车,

而且依然有轿车向着停车场开來,然后将车给停稳之后,就直接奔着威斯汀水晶苑之中走去,

段枫也是如此,

威斯汀水晶苑和许许多多的西餐厅一样,轻柔的钢琴声如溪泉般流淌着,四周很静,沒有人大声喧哗, 餐厅里,一张张餐桌旁边坐着穿着讲究的成功人士,此刻他们一个个都小声的谈笑着,给人一种高雅的感觉,

尤其是此刻整个餐厅之中除了壁灯外,其他灯都是关着的,使得整个餐厅给人一种朦胧感和浪漫的气氛,

张舒婷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旁,眼神不停的向着门口飘去,

当张舒婷看到段枫之后,就急忙站起身,对着段枫招手,

段枫立刻在看到张舒婷招手之后,沒有任何的迟疑直接朝着张舒婷走了过去,

当段枫刚刚入座之后,侍者立刻就走了过來,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灿烂笑容,客气地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

“來两瓶86年的拉图,”段枫淡淡的说道:“至于其他的,让她点吧,”

听到段枫的话后,张舒婷沒有任何客气,连看菜单都沒看,直接点了起來,完全是轻车熟路,

随后侍者就彬彬有礼的朝二人鞠躬后退下,

看到侍者离开,段枫看着张舒婷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今天來的,”

“你以为呢,”

“你來这里只是给我传递消息,”

“当然不是,”张舒婷淡淡的说道:“我是受人之托來找你的,不然谁愿意见你这个混蛋,”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在段枫坐下之后,张舒婷的目光就一直在段枫身上停留,根本沒有挪移一眼,

那模样就像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对此,段枫也沒有在意,

“受人之托,”段枫有些疑惑的问道:“谁啊,”

“江夜雨,江伯伯,”张舒婷沒有任何的隐瞒直接开口说道:“是江伯伯让我來找你,”

“他,”段枫的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显然他认识江夜雨,

就在两人说话间,侍者已经将红酒给端了上來,打开之后,直接给段枫和张舒婷倒了一杯:“两位慢用,”

侍者刚刚离去,段枫直接端起酒杯,轻轻的摇晃了一下,然后将杯子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恩,江伯伯让我來告诉你,灭蓝家的,也就是你小姨子满门的人是谁,”

“谁,”段枫立刻问道,

“厉家的厉鸿屠,”张舒婷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告诉了段枫:“而且这次算计你和葛家的人也是他,”

“他怎么知道这些的,”段枫的眉头立刻皱了起來,与此同时,段枫的双拳也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当他知道蓝凝云的身世之后,心中就已经决定要为蓝凝云报仇,要杀了这个杂碎,可是如今张舒婷却告诉段枫,厉鸿屠不仅是害蓝家灭门的人,还很有可能是龙爷,

一时间,段枫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怒火,恨不得立刻就将厉鸿屠给杀死,但是他也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想要杀厉鸿屠必须要一步步的來,

“江伯伯和葛流云有些私交,这些事情都是他告诉江伯伯的,葛流云想要让江伯伯做个和事佬,希望你能够饶葛博一命,只要饶他一命就可以,”

“而且,你饶了葛博一命,葛流云说,他就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包括当年你们那次行动失败,”

段枫给自己再次倒了一杯酒之后,依然一饮而尽:“你是來代表葛流云和我谈条件的,”

“我才沒这个空呢,我只是來给你传个话,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张舒婷端起高脚杯,轻轻的摇晃了起來:“不过我先把话说在前面啊,我可不知道你们当年那次行动失败是谁造成的,葛流云沒有说,”

话音落下,张舒婷的殷红的嘴唇对着高脚杯轻轻的泯了一口猩红如血的红酒,

而段枫的眉头此刻完全皱成了一个川字:“你的意思是,只有我不杀葛博,葛流云才会告诉我这些,”

“应该是吧,”张舒婷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反正江伯伯是这样告诉我的,”

“你确定灭凝云满门的是厉鸿屠吗,”

“确定,”张舒婷非常认真的看着段枫道:“是他和岛国的人勾结在了一起灭了蓝家,而且算计你和葛家的也是他,”

“葛流云说他不想和你为敌,说什么上一辈的恩怨,他不想延续下去,他只想好好的在江淮当他的老大,什么事情都不参与,现在就求你不要为难他们,”

段枫沒有开口,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就在段枫沉默的时候,侍者将菜已经送了上來,

张舒婷沒有任何的客气直接拿起餐刀开始吃了起來,时不时喝上一口酒,完全沒有在理会段枫的意思,

沉默了片刻之后,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如果我非要杀葛博呢,”

听到段枫的话后,张舒婷将手中的餐刀放在了桌子上,抬头看着段枫说道:“如果你真要杀葛博的话,那么我估计,葛流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你什么也不可能知道,”

“而且你要杀葛博,葛流云绝对不会将人交出去的,除非你将葛家逼近死胡同,可是就算你将葛家逼进死胡同估计他们也不可能交出去的,”

“你也知道,豪门之中的人都将面子看的非常重,而且葛博又是葛流云从小培养的接班人,你说杀就杀,换成你是他,你会怎么做,”

段枫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张舒婷说的沒有错,

对于葛家而言,他要杀葛博,完全是在抽葛家的脸,让葛家交出葛博让他杀,更是抽了人家一巴掌,人家还要说一声,爷,您这巴掌抽得好,

这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一种耻辱啊,

“段枫,你这段时间所作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不过我劝你真的不要和葛家为敌,倒不是说我站在葛家这一边,而是那个天命将花家给灭门了,上面的大佬已经震怒,已经开始捉拿天命了,”

“如果你不和葛家为敌,留葛博一条命的话,那么你不仅会知道你想要知道的事情,而且在适当的时候,你还可以让葛家为你出一份力,帮助你保下天命,你也不想让天命死吧,”

“而且如果他们敢拒绝,你在杀葛博也不迟,反正刀在你手中,”

以张舒婷对段枫的了解,想要他不杀葛博,这基本上是扯淡,只是杀葛博可以稍微的往后延迟一下,等知道了所有的一切在杀也不迟,

张舒婷能够想到这些,厉鸿屠就想不到吗,葛流云就想不到吗,

要知道,这两个人可都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些呢,

尤其是厉鸿屠,既然用阳谋布下了这么一个死局,若是能够这样被破解,这就不是死局,陈小雅也不用头疼了,

这盘棋无解,怎么也无法破解,只能够硬着头皮往里钻,就算段枫先将厉鸿屠给杀了也一样,

毕竟棋局已成,段枫必须入局,葛家也是如此,

段枫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之后道:“你想的这些,别人就想不到吗,你想的太简单了,”

“那你说怎么办,难不成你真要钻进这个死局之中,”

“不是我要钻,而是我不得不钻,就算我不动手也有人会替我动手杀进葛家的,”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对方精心布置的死局,根本无解,”

“就算对方老实的待着,沒有任何动作,我按照你说的话去做,可是你认为葛流云会相信我的话吗,”段枫重重的说道:“他不会相信,要知道他可是一头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如果我按照你说的去做,那么他肯定会找來很多人作证,到时候我若是反悔又杀葛博的话,你认为那些见证人会如何,”

“你这可是让我去打所有人的脸啊,而且还是啪啪啪都带响的那种,”段枫说着脸上泛起了一道苦涩之意,

张舒婷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这把戏根本骗不了任何人,

如果按照张舒婷的说话去做,那么最后只能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张舒婷微微一愣,她并沒有往深处想,只是大致的看了一眼问題,如今听到段枫这么一说张舒婷才发现,自己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甚至可以说是幼稚,

“现在已经成定局了,无论我怎么做,都要走进这盘棋,”

这就是阳谋,无解之谋,完全顺势而发,顺势而行,心中明明知道前面是个坑,是个陷阱,可你还是不得不往里钻,不得不往里跳,

“这么说你真要将葛博给杀了,”张舒婷有些担忧的看着段枫问道,

段枫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端起面前的红酒,轻轻的摇晃了一下,然后才说道:“葛博必死,葛家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我想知道的事情,他说也得说,不说也要说,”

(ps:求月票,有月票的兄弟姐妹砸给秋枫吧,秋枫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