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47章 冷傲的香女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冷傲的香女

香女,一个最近出现在羊城之中的女人,她的崛起速度,让人咋舌,让人羡慕,仿佛只是一夜之间,香女两字就名动整个羊城。

她來历很神秘,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更沒有人见到过她的容颜,每次她出现,脸上总是带着一块丝质的白纱。

白纱虽然遮挡住了她的容颜,但是却不能够遮挡住她那双犹如宝石一般睿智的美眸,以及她那能够让无数女人为之羡慕的s形身材,更为重要的是,她每次出现,身上都会带有一股淡淡的芬香味,那股香味犹如从鲜花上散发出來的一般,清新,令人陶醉。

所以才有了香女之名。

在香女出名之后,不少人打过她的主意,想要揭开她脸上的白纱,一睹芳容,可是却沒有一个人成功。

而且那些打香女主意的人,要么残废了,要么成为了成个羊城的笑柄。

所以包厢之中其他人在听到香女两个字之后,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那炽热的神色。

“玩爷,那今天晚上的斗狗,您还去吗。”

“去,当然去。”穆剑武淡淡的说道:“等晚上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沒问題,玩爷,只是您能见到香女吗。”

穆剑武轻轻一笑,沒有说什么,直接走出了包厢。

他能见到香女吗。

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者说沒有把握被香女给接见,甚至是都走不进香女所在的那个门槛之中。

穆剑武走出这家私人会所之后,直接朝西关的茗香阁而去。

在羊城有句俗语叫做:“东山少爷,西关小姐。”

而其意思则是,东山是权门显宦的聚居地,出入的多为官家子弟,而西关是商业繁华区,出身富商之家的小姐基本上都住在这里,花园式洋房与西关大屋,权力与财富,现代与传统,各分东西,相辅相成。

更为重要的是华夏最高门槛之一的檀香园也在西关,而且茗香阁还是住在檀香园之中那个老人经常去喝茶品茶的地方,其门槛有多高,可想而知。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穆剑武开车來到了茗香阁,将车给停好之后,直接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了下來。

穆剑武刚刚走到茗香阁门口,立刻就被两个体型粗犷而又彪悍的大汉给拦住了。

如果是其他地方有人敢拦住他穆剑武的路,他早就动怒了,但是这里,他真不敢撒野。

如果在这里撒野,那就等于找死,等于和檀香园的那位过不去,所以他不敢。

“两位大哥,劳烦你们帮我转告一下香女,就说穆剑武拜见。”穆剑武一脸尊敬的看着这两个犹如门神一般的大汉说道。

虽然这两个人只是保镖的角色,但是他们所在的地方,就直接比其他保镖也高人一等,而且想要进去茗香阁,还要看这两个人,所以他穆剑武不得不对这两个人表现的非常尊敬。

穆剑武三个字在羊城对于其他人來说,拥有不小的震慑力,但是在这里,沒有丝毫的用处。

“香女的规矩你不知道吗。”其中一人看着穆剑武冷哼一声道。

“知道……”

“既然知道,你还不走。”这个保镖直接对穆剑武下了逐客令。

穆剑武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來,他知道自己來这里可能会吃闭门羹,但是却沒有想到竟然会这么直接。

“可是我找香女有些事情……”

“凡是來找香女的都说有事情。”

“我是真的有事情。”

“无论你是真有事情还是假有事情,香女的规矩不能破。”这个人冷冷的看着穆剑武说道:“玩爷,你还是自己走吧,不要逼我们兄弟两人将你给扔走,那样可就不好看了。”

穆剑武在听到这句话,眉头立刻皱成了一个川字。

无论是檀香园还是茗香阁之中的人,他们都是如此霸道,只要拒绝你,你还敢赖着不走,他们就敢直接对你动手。

打残了有人顶着,不服气去檀香园之中告状吧。

可是谁他妈的敢去檀香园啊,并且像穆剑武这一辈之中的人,有几个能有资格踏进檀香园的。

蛋疼,一时间,穆剑武有些蛋疼了起來。

“两位兄弟……”

“看來玩爷是真的要我们两兄弟对你动手啊。”

说着这个男人就准备动手。

看到这一幕之后,穆剑武急忙说道:“别,别,你让我把话说完成吗。”

虽然穆剑武不怕这两个人,可是打了之后要负责的。

他可不想因为这两个保镖得罪茗香阁之中的香女,更不想因为这两个保镖得罪檀香园之中的那位老爷子。

“说吧。”

“我找香女真的有事情……”

“玩爷,你是不是以为,我们兄弟两人真的不敢对你动手。”一直沒有说话的大汉,立刻冷冷的说道。

穆剑武顿时一脸黑线,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这两位就是典型的小鬼。

而此刻茗香阁之中,香女坐在亭台之下的一张石凳上面,而在她面前则是摆放着一台七弦古琴,她那纤细白嫩肤如凝脂般的十指轻轻的放在了古琴上面,波动了上面的琴弦。

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立刻向着四周飘荡而去。

正在外面的的穆剑武在听到琴声之后,立刻一震,嘴角露出了一道浅笑:“香女在练琴吗。”

“玩爷,我在最后警告你一遍,再不走,我们就不客气了。”

穆剑武顿时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们真不懂情调,你听听这首梅花三弄,多美啊。”

说着穆剑武顺着琴声慢慢的吟唱了起來:“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

突然,穆剑武的眼珠子一转,一道狡黠之意飞快的从穆剑武嘴角闪过:“咦,怎么有人翻墙进去了。”

愕然听到穆剑武这句话后,这两个保镖急忙向后看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穆剑武犹如一阵风一般,嗖的一下从两人的身边朝着茗香阁内跑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这两个保镖的脸色顿时铁青了起來。

下一刻,这两个保镖立刻朝着穆剑武追了过去。

而穆剑武则是顺着琴声直接朝着香女所在的地方而來。

顷刻间,穆剑武就跑到了香女所在的地方,只不过他再也无法向前走一步,就在这亭台四个方向站着四个身材高大的大汉,他们那双眸子之中泛着阵阵的寒意,尤其是在看到穆剑武之后,那眸子之中的寒意更加浓厚了起來。

如果此刻,穆剑武敢有丝毫的异状,这四个男人将会立刻以雷霆之势将穆剑武给废了。

所以,穆剑武沒有再向前,也沒有敢动,只是这样静静的站在这里。

虽然穆剑武沒有动,但是这四个男人的目光却全部都落在了穆剑武的身上,如果不是怕打扰到香女弹琴,这四个人早就动手了。

而这个时候,那两个保镖也追了过來,只是也沒有动,而是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一曲终落。

穆剑武忍不住的说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看人间多少故事,最消魂梅花三弄……”

听到穆剑武的话后,这六名保镖脸色立刻阴沉到了极点,脸上的杀意沒有丝毫的掩饰。

香女在听到这突兀的声音之后,秀眉微微一蹙,慢慢的从石凳上站起身,随后转身看向了穆剑武。

犹豫香女的容颜被白纱所遮盖,根本看不到她的容颜,但是她那双犹如宝石一般的双眸,却恬静如水,只不过在这恬静如水之中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之意,而且这双眸子仿佛能看穿世间一切一般。

“香女,是他闯进來的,我们马上将他给带走。”这两个追上來的保镖急忙对着香女恭敬的说道。

“不用了,你们先出去吧。”香女摆了摆手说道。

她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无比动听。

这两个保镖狠狠的瞪了一眼穆剑武,然后才转身离开。

“穆剑武,玩爷,不知道你闯进我这茗香阁之中有何贵干。”

“我说我是被琴声吸引过來的你信吗。”

“信。”香女淡淡的说道,只不过声音却变得有些冷了起來:“如果我说沒有我的允许擅闯茗香阁,是要被断双腿的你信吗。”

穆剑武在听到香女这句话后,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我信。”

“既然你信,你还要闯我茗香阁,难不成你想找死不成。”香女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那双眸子之中完全被一股寒意所包裹。

而他身边的那四个保镖在听到香女的话后,立刻向前跨出了一步,双眸如刀,直指穆剑武,仿佛下一刻,只要香女一句话,他们就会将穆剑武的双腿给打断,然后丢出一般。

“见香女一面,听香女一曲,死而无憾。”穆剑武淡淡的说道。

穆剑武的话音落下,四周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了起來。

香女死死的盯着穆剑武:“既然如此,那你可以死了。”

香女的话音刚刚落下,这四个保镖像是接到了什么指示一般,立刻就地一蹬,犹如一头猎豹一般,急速的朝着穆剑武冲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穆剑武心头猛然一颤,急忙说道:“香女,你不会玩真的吧,我是有事情找你要谈啊,真的有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