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148章 不喜欢聪明人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不喜欢聪明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香女的这四个保镖已经到了穆剑武的面前,完全是不动则已,动如闪电,

“唰,”

只见其中一人的铁拳犹如炮弹一般直接对着穆剑武的太阳穴砸來,

这一拳势大力沉,若是被砸中,穆剑武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拳未到,拳风已到,

凌厉的拳风犹如利刃一般,吹打在脸上生疼无比,

穆剑武的心头陡然一沉,急忙侧身闪躲,

“嗖,”

穆剑武刚刚躲过去这一拳,一记凌厉的劈腿立刻已经随风而來,

这一腿借助奔跑之力,可谓是势大力沉,若是被这一腿给踢中,穆剑武绝对半残,

一时间穆剑武浑身上下的汗毛立刻根根乍起,急忙朝后退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只见穆剑武刚刚所站的地面立刻出现了道道的裂痕,

“唰,”

刚刚躲过去这致命的一记,一记凌空扫腿立刻袭來,

看到这一腿之后,穆剑武的脸色陡然一变,这一刻他已经沒有了躲闪的机会,于是条件反射般的急忙身手格挡,

“砰,”

虽然穆剑武双臂卸去了这一腿那大半的力量,但是那残余的力量依然让他浑身上下狂震不已,同时手臂之上传來一股钻心的疼痛,

“嗖,”

还沒有等穆剑武反应过來,一记炮拳立刻到了穆剑武的面前,

“砰,”

沒有任何悬念,这记炮拳直接轰打在了穆剑武的身上,使得他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立刻倒飞而去,

“哐当,”

穆剑武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花盆之上,

顾不得身上传來的疼痛,一个鲤鱼打挺急忙从地上站了起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四个保镖在同一时间到了穆剑武的身边,一时间拳脚相加再次朝着穆剑武袭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穆剑武心头猛然一颤,就地一蹬,整个人立刻弹跳而起到了半空之中,犹如雄鹰展翅一般,

凭借恐怖的腰部力量,身子一扭,右脚抡起,脚背紧绷,直接朝着其中一个男人狠狠的踢下,

“呼呼……”

一脚踢出,周围的空气完全被荡开,凌厉的腿风刮得呼呼作响,

这个人急忙伸出双手,摊开,护在面前,

“啪,”

穆剑武这一腿直接踢在了踢在了对方的手掌之上,在手脚接触的那一瞬间,这个保镖双手回收,通过一个微妙的缓冲,直接卸去了穆剑武这一腿大半的力量不说,然后有借助太极之中的四两拨千斤之势将穆剑武给推了出去,

而就在穆剑武被推出去的那一刻,其中一个保镖犹如一头下山猛虎一般,右手化爪,直接朝着穆剑武而去,

“啪,”

一声脆响传出,只见这个男人的右爪犹如钢爪一般直接抓住了穆剑武的脚腕,

这个变故,让穆剑武的脸色陡然一变,还沒有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对方用力一甩,穆剑武的身体再次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哐当,”

剧烈的疼痛,让穆剑武此刻浑身上下的骨头有种想要散架的感觉,

但是此刻,穆剑武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急忙从地上再次站了起來,

看着这四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刺骨寒意的保镖,穆剑武眸子之中出现了一道前所未有的怒意,

一直沒有说话的香女突然开口说道:“玩爷,你不用想着能够打败他们四人,”

香女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浓浓的不屑之意:“我也不瞒你,他们在一起习武已经八年,完全心意相通,配合起來沒有丝毫的破绽,除非你能够踏入半步骨灰,不然今日你必残,”

听到香女的话后,穆剑武的心头猛然一颤,他知道檀香园那位老人耗费了数年培养四个人,让他们练习合击之术,做到心意相通,但是却沒有想到竟然会是这四个人,而且檀香园那位老人竟然还将这四个大杀器给香女当保镖,这……

一时间,穆剑武心头掀起了巨浪,

“香女,我找你真的有事情,”

“茗香阁规矩不可破,破我规矩者,必残,”香女冷冷的说道,

这四个保镖在听到香女的这句话后,仿佛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再次朝着穆剑武而去,

穆剑武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急忙大喊:“香女,我找你是因为段枫,”

段枫,

香女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那双带着冷意的双眸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柔情之色,但是很快就被掩饰了下去,

“住手,”

本來已经冲到穆剑武身边的这四个保镖,在听到香女的话后,立刻停下了脚步,

看到这一幕之后,穆剑武心头长舒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赌对了,也猜对了,不然今天真有可能变成残废,

“如果你敢有一句话糊弄我,我会让他们四个将你挂在我茗香阁门口,”香女冷冷的注视着穆剑武说道,

愕然听到香女这句话后,穆剑武的心头猛然一颤,

“这个……这个……香女,能不能不这么狠,”

“我给你一次开口的机会,说,到底什么事情,不然你就等着被人当做猴子一样观赏吧,”香女重重的说道,

“我们能够单独聊聊吗,”穆剑武也不敢在胡扯,一脸恭敬的看着香女说道,

“你们先退下,”香女对着这四个保镖说道,

“香女,老爷子交代过,要我们寸步不离的保护你,”其中一人立刻对着香女说道,

“退下,”香女冷喝一声道:“这是命令,”

“香女……”

“我在说一遍退下,”

“香女,除非老爷子有命令,不然就算你杀了我们,我们也不会退下,”这个男人再次看着香女说道,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坚定之意:“如果你出现一点事情,我们难辞其咎,所以香女,请不要为难我们,”

而这个时候,穆剑武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精光,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四周响起:“你们四个人退下吧,穆剑武不敢对香女不利,除非他想死,”

香女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喜色,

而这四个保镖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四人彼此对望了一眼,最终点了点头:“香女,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喊我们,”

话音落下,这四个人全部狠狠的瞪了一眼穆剑武,仿佛是在警告穆剑武要对香女恭敬一些一般,

看到这四人那警告的目光,穆剑武苦笑了一声,

这个香女在那位老爷子心中的分量也忒大了,暗中竟然还有一位大杀器,

这四个保镖慢慢的退了出去,

“现在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了吧,”香女看着穆剑武淡淡的说道:“记住我之前说的话,如果你敢骗我,或者给我废话一句,我会让你成为羊城的笑柄,”

穆剑武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我知道,只是香女,我能够坐下说吗,”

“随便,”

穆剑武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露出了一道喜色,迈着脚步走向了香女所站的亭台上,直接坐在了石凳之上,

“香女身上果然有一股沁人心脾的芬香啊,只要是闻一下,就让人陶醉不已啊,”

听到穆剑武这轻薄的话后,香女的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出现了一道怒意:“我看你是真的想死了,”

感受到香女身上的冷意,穆剑武急忙摆手道:“不,不,我只是忍不住的实话实说罢了,要知道香女,您这样的美人,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的赞叹的,”

“如果我的赞叹有什么冒犯之处,还希望香女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耳畔响起穆剑武的话后,香女那双眸子之中的怒意才慢慢的消失:“我不喜欢听废话,”

虽然声音依然有些冷,但是要比之前好很多了,

穆剑武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看着香女再次缓缓的开口说道:“香女,我是來登门赔罪的,”

“赔罪,”香女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穆剑武,

“恩,”穆剑武点了点头,一脸认真而又尊敬的说道:“香女,你有所不知,我那个堂弟这两天去了河洛市,不知道怎么就招惹到了段少,刚刚我和段少通了一次话,好在段少大人不计小人过,留了我堂弟一命,”

“但是,段少那瑕疵必报的性格,真的让我有些害怕,所以我想请香女帮我在段少面前说说……”

“就这些,”

“对,就这些,”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河洛市赔罪,來我这里赔罪,”香女看着穆剑武淡淡的说道:“我又不是段枫,你和说这些有用吗,”

“有用,当然有用,”穆剑武嘿嘿一笑:“香女,咱们名人不说暗话,我查过你,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她,”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檀香园那位对你那么好,但是我可以肯定,你來这里肯定是因为段少,”

“你知道吗,我不喜欢聪明人,”香女的脸色立刻冷到了极点:“穆剑武,你难道不知道,越是聪明的人,一般就死的就越快吗,”

话音落下,杀机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