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18章 别人的狗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别人的狗

就在蓬托斯和厉鸿屠想要炸龙华塔将段枫从塔内逼出来的时候,数辆军用卡车,呼啸的来到了龙华寺附近!

卡车停下,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迅速从车上跳下,第一时间站成一个方队,等候命令。

在这狂风暴雨之中,他们的身子如同一杆枪一般立在那里,纹丝不动,表情肃穆而严肃!

下车后,他们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前方不远处的那辆牧马人汽车上。

在他们的注视中,车门被人推开,一个身材魁梧,肚子微微凸起的中年男人从车中跳下!

高云鹤!

东海警备区司令员!

看到高云鹤从车中跳下,所有的士兵立刻对着这个中年男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脸上充满了尊敬!

“将龙华寺以及龙华塔全部给我围起来!”高云鹤冷着脸说道:“一只蚊子也不能飞进去,更不能够放出来!”

“是!”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立刻响彻天际,所有的士兵立刻开始行动了。

看着面前行动的士兵,高云鹤那张脸上充满了担忧和紧张之色。

在这之前,张舒婷特意找了他一趟,随后张文麟竟然也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务必,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张舒婷的安全,张舒婷是什么人,那可是张文麟的千金,她要是在东海出现点事情,高云鹤实在无法想象,张文麟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但是他知道,张文麟肯定会大发雷霆,不止他要倒霉,其他人也跟着要倒霉,所以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赶来了龙华寺,现在他不求别的,只求这位姑奶奶千万不要出事,不然他真的没办法给张文麟交代。

并且他听张文麟的口气,这里面今天还有狼牙的人,还有皇甫哲,这更是让他心头震动不已,他知道,这里绝对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件,不然皇甫哲不会出动。

种种原因使得他不得不动,不得不来!

段枫和皇甫哲等人在龙华塔内,并不知道厉鸿屠和蓬托斯等人一起要炸龙华塔将他给从中逼了出来。

此刻的他依然在龙华塔内抽着香烟,平静的脸庞犹如没有丝毫涟漪的湖面一般。

皇甫哲也是如此,所有人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

终于,皇甫哲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段枫,难道你的办法就是这么等下去吗?”

“难道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吗?”段枫瞟了一眼皇甫哲说道:“当然也有一个办法,你调动直升机,制作假象,让他们以为我们要走,他们肯定会立刻动手,但是你不感觉这样有些浪费吗?而且你也不一定会这么做!”

而就在这个时候,厉鸿屠和蓬托斯等人不约而同的朝着龙华塔而去。

只是片刻间,两拨人在龙华塔不期而遇,随后均是一怔。

接着蓬托斯等人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厉鸿屠也是如此,那张脸上充满了冷冽的杀意。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华夏人是最狡猾的!”蓬托斯死死的盯着厉鸿屠说道。

“也和我想的一样,红毛黄毛绿毛鬼子还有!”厉鸿屠一脸不善的说道!

听到厉鸿屠那带有侮辱性的话后,蓬托斯等人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了起来:“有种你在说一遍!”

“你让老子说,老子就说,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老几啊!”厉鸿屠丝毫不惧的看着蓬托斯:“给老子看清楚点地方,这里是华夏,在他妈的敢唧唧歪歪,老子抽你!”

“你……”

“唰!”

厉鸿屠动了,身影犹如猎豹一般,只是一蹿,就到了蓬托斯的面前,右手抡起,对着蓬托斯那张看起来英俊的脸庞之上就狠狠的抽了过去,恐怖的力量直接将空气抽散不说,就连雨水也纷纷为之避开!

手掌还未抽来,那恐怖的掌风已经袭来。

掌风袭来蓬托斯顿时感觉如坠冰窟之中一般!

刹那间,蓬托斯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拉到了一个隔离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人、没有景,有的只是数不清的手掌,那感觉仿佛无论他如何躲避,都避不开厉鸿屠这一巴掌。

危急时刻,蓬托斯没有盲目的去攻击,而是急忙架起手臂格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砰!”

厉鸿屠这一巴掌犹如一座大山从天上砸下一般,狠狠的抽打在了蓬托斯的手臂之上。

感受到厉鸿屠这一巴掌之中那恐怖的力量,蓬托斯心中大惊,手臂之上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不说,整个人也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数步!

“啪啪……”

只见蓬托斯每退一步,那脚下的地面出现裂痕不说,还留下了清晰可见的脚印。

而龙华塔之上,一直站在塔门口的火凤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头也不回的开口说道:“他们自己打起来了!”

龙华塔内的段枫和皇甫哲在听到这句话后,全部都是一愣!

他们自己打起来了?

段枫等人带着疑惑立刻走向了塔门口,顿时将厉鸿屠和蓬托斯战斗的画面尽收眼底。

“是他!”皇甫哲在看到厉鸿屠之后,心头一惊。

由于厉鸿屠没有带着那块金色的面具,所以皇甫哲立刻认出了厉鸿屠。

“他是谁?”

“厉鸿屠!”皇甫哲重重的说道:“当年你父亲废掉的其中一个,真是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变得这么恐怖!”

听到厉鸿屠三个字之后,段枫那双眸子之中顿时迸发出了一道浓烈的杀意:“今日他必死,下塔!”

厉鸿屠,灭蓝家满门,这笔血账,他还没有去找厉鸿屠去收,却没有想到厉鸿屠自己竟然来了,既然来了,那就不用回去了。

今日就用厉鸿屠的人头来祭奠蓝家所有死去的人。

刚刚走进塔内的段枫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对着蛤蟆说道:“让人看紧温老三和布兰妮,可以绑了!”

话音落下,段枫独自朝着塔下走去。

而此刻龙华塔下,蓬托斯内心之中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厉鸿屠实在太强了!

并且厉鸿屠的攻击十分迅猛,完全是一招接一招,根本不给你喘息的机会。

“唰!”

下一刻,一道手影再次飞速的朝着蓬托斯抽打了过来,仿佛不将蓬托斯给抽飞,厉鸿屠誓不罢休一般。

看到这一掌拍打而来,蓬托斯心头猛然一颤。

他很想躲闪,但是厉鸿屠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根本不给他躲闪的机会,无奈之下,他只能再次挥出稍显发麻的双手,继续护在身前。

“砰!”

厉鸿屠的这一巴掌再次拍打在了蓬托斯的手臂之上,蓬托斯的双手犹如触电了一般,一股钻心的疼痛宛如潮水一般,迅速游走全身上下,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将蓬托斯给抽飞了出去。

“哐当!”

蓬托斯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那地面的积水立刻溅起。

地面之上蓬托斯那张英俊的脸庞上充满了震惊。

没错,就是震惊。

在震惊的同时一股无法言语的恐惧在他心中弥漫,令得他身上的战意和气势荡然无存。

伊里丝和其他人也是如此,一脸震惊的看着厉鸿屠,眨眼间,厉鸿屠就将蓬托斯给抽飞了出去!

蓬托斯是什么实力,他们可是一清二楚,但是却被里鸿屠给眨眼间抽飞了出去,他们内心之中怎么可能会不掀起滔天巨浪呢!

这一刻,他们心中只有震惊,却忘记了,刚刚是厉鸿屠率先动手,而且说是偷袭都不为过,并且厉鸿屠本来就比蓬托斯要强。

在加上厉鸿屠先发制人完全将蓬托斯的实力和气势给压制住了,使得他根本无法拿出全部的实力,只能够狼狈的躲闪或者防备,这更加使得厉鸿屠身上的战意变得强大。

要知道两军交战,气势极为重要,厮杀也同样如此。

还未战,势已落,不败才怪!

如果刚刚厉鸿屠没有先发制人,是蓬托斯动手,那么绝对不可能会这么快就败。

但是这一刻,无论是蓬托斯还是伊里丝,此刻内心之中充满了震惊和恐惧,将所有的一切都给忘记了。

厉鸿屠一脸轻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蓬托斯:“给老子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是华夏,在给我废话,我他妈拧掉你脑袋去喂狗!”

听到厉鸿屠的话后,蓬托斯忍不住的蠕动了一下喉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说着蓬托斯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没资格知道!”厉鸿屠冷冷的说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猎人,而你们都是我的猎物就可以了!”

“你……”

“怎么,难不成,你以为真的不会杀你吗?”厉鸿屠不屑的说道:“我只是看你还有点用处,所以留着你等下对付段枫,不然,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不远处的梅老也将厉鸿屠动手的一幕尽收眼底,忍不住的感叹道:“真是没有想到厉鸿屠会变得这么强,当初莫宁真该动手杀了他!”

“梅老,他就是厉鸿屠?”

“恩!”梅老重重的点了点头:“没错,他就是厉鸿屠,现在看来他也是龙爷,而且很有可能是别人养的一条疯狗!”

“梅老,您是说?”

“云阳,别忘记段炎国死之前那没说完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