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19章 皇甫哲发怒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皇甫哲发怒

不止是段云阳和梅老看到了厉鸿屠动手的一幕,已经潜伏到龙华塔附近撑着雨伞的陈小雅和仇曼也看到了!

“好强啊!”陈小雅忍不住的感叹道:“段枫要是对上他,恐怕没有任何的胜算!”

仇曼在听到陈小雅的话后,立刻冷哼一声,那浑浊的目光之中也随之射出了一道怒意:“若是太;子还活着,一只手就能捏死他!”

他仇曼是在段莫宁出现后,就一直追随的人,即使当年段莫宁惹下滔天之祸,被逐出段家,他依然没有挪移阵营,依然跟着段莫宁。

按照仇曼的话来说,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段莫宁给的,如果不是段莫宁,他早就被人扔进黄浦江喂鱼了,所谓忠臣不事二主!

所以无论是火里来还是水里去,他仇曼从未有过想要寻找新的阵营的想法,甚至在段莫宁死后,薛舞绝将段莫宁暗中经营的势力全部交给陈小雅的时候,他仇曼都没有废话一句,对陈小雅没有过任何的不满,一直任由陈小雅差遣。

因为这是薛舞绝的话,段莫宁妻子的话,可以说算是临死托孤!

不过陈小雅也很争气,无论是心计还是忍耐力,都让人无可挑剔!

可以说,这也是为什么仇曼明明有机会进入中央,而要退下的最主要原因,没有强大的后台,即使进入了中央又能够如何,而且若是让某些人知道他仇曼是段莫宁的暗中的势力,他能够活下来吗?

所以仇曼选择了退下,留有余威的退下。

陈小雅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自然清楚仇曼说的太;子是段莫宁,但是现在段莫宁已经死了,而且骨头恐怕都灰成了灰烬。

“仇老,即使段叔叔不在,今日他厉鸿屠也必死!”陈小雅重重的说道。

仇曼使劲的点了点头:“不错,今日厉鸿屠必死!”

话音落下,仇曼再次开口说道:“陈小姐,那些外国人是什么势力?”

陈小雅微微沉吟了一下道:“应该是西方的诸神!”

“西方诸神?”仇曼微微一怔,曾经久居高位的他,自然知道普通人所无法知道的秘辛:“他们来了,剑主为何不出现!”

“段枫就是剑主,鱼肠剑!”

愕然听到陈小雅的这句话后,仇曼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那张干巴巴的脸上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激动。

与此同时,龙华塔之下,厉鸿屠冷眼扫视了蓬托斯一行人之后,冷声道:“我知道你们心中不服,但是我的拳头比你们大,你们就要听我的,不然我不介意送你们下地狱!”

“你……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老子管你是谁,就算你是西方诸神,只要拳头没有老子的硬,就要听我的!”

蓬托斯等人在听到厉鸿屠的话后,心头那股怒火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

“我们就是诸神!”蓬托斯一脸苍白而又铁青的看着厉鸿屠咬牙道。

“诸神?”厉鸿屠微微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显得异常刺耳,显得异常渗人!

突然,笑声停止,厉鸿屠的脸色陡然一变:“诸神又如何,老子说了,不听我的,死!”

话音落下,厉鸿屠再次动了。

“啪!”

厉鸿屠仿佛只是跨出了一步,就到了蓬托斯的面前,右手化爪,犹如探囊取物一般,朝着蓬托斯的喉咙之处立刻抓了过来。

先发制人,厉鸿屠再次对着蓬托斯出手了。

蓬托斯在看到厉鸿屠再次动手之后,脸色顿时剧变,条件反射般的急忙握紧铁拳就朝厉鸿屠的手爪之上砸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蓬托斯的铁拳重重的砸在了厉鸿屠的五指之上,使得厉鸿屠的手臂微微抖动了一下,虽然很不明显,但确实抖动了一下。

而蓬托斯则是比厉鸿屠要惨的多,那手背之上出现了五道血淋淋的伤口,仿佛是被什么利器所伤一般。

“呼……”

就在蓬托斯刚刚将手收回的那一刻,厉鸿屠那犹如钢爪一般锋利的五指再次朝着蓬托斯抓了过来。

顿时蓬托斯浑身汗毛乍起,来不及多想,本能地伸出手臂,再次挡住了厉鸿屠这迅猛而又凌厉的五指。

“噗嗤!”

厉鸿屠的五指直接抓破了蓬托斯手臂之上的衣服,那犹如钢爪一般的五指直接刺进了蓬托斯的手臂之上的血肉之中。

不做停留,厉鸿屠五指陡然向下一划,一道痛苦的哀嚎声顿时响彻四周。

随即,只见厉鸿屠的手指已经完全被鲜血给染红,而蓬托斯的手臂之上则是露出了那阴森的白骨,在这阴沉的天气之中显得异常渗人。

此刻,段枫已经从龙华塔六层来到了三层,正准备继续下去的时候,皇甫哲突然对着段枫喊道:“段枫,等一下!”

愕然听到皇甫哲的这句话后,段枫的脚步立刻停滞了下来,扭过头看着皇甫哲问道:“怎么了?”

“段枫,厉鸿屠他正在和那些外国人交手,你这个时候下去,他们恐怕会立刻停手,转而对付你,我们何不等他们血拼一会,在下去呢?”

“你不懂,我现在一刻都忍不了啦!”段枫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了起来。

“为什么?”皇甫哲不解的问道:“这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会!”

“是等了,但是我不知道厉鸿屠会来,如果我知道,我早就下塔了!”段枫的声音此刻不仅变得低沉了起来,从而还夹杂着一丝的肃杀之意。

厉鸿屠是灭蓝家满门的人,想起蓝凝云的模样,段枫一刻也忍不下去了,毕竟现在厉鸿屠就在面前,而不是不在!

“段枫……”

“皇甫哲,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是谁灭了蓝家吗?”

皇甫哲在听到段枫的这句话后,身体狂震不已,仿佛像是猜到了什么一般,那张脸上充满了震惊,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段枫道:“难道是厉鸿屠?”

“不错,是厉鸿屠,就是他!”段枫咬牙切齿的说道:“就是这个畜生勾引的岛国的人灭了蓝家!”

皇甫哲的双拳慢慢的攥在了一起,一道手指关节的脆响声在四周响起:“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舒婷告诉我的!”段枫这一刻没有在对皇甫哲隐瞒,而是一五一十的将张舒婷所告诉他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皇甫哲。

当段枫把话说完之后,皇甫哲那张犹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庞立刻变得扭曲了起来!

怪不得怎么查,都查不到是谁勾结了岛国的人灭了蓝家,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一切都是因为厉家,不然只凭借厉鸿屠一个人根本办不成。

“畜生!”皇甫哲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段枫,我帮你杀厉鸿屠,厉家我也帮你灭,谁敢拦,我皇甫哲就对谁开战!”

皇甫哲怒了,彻底怒了。

皇甫家和他背后的老人一直苦苦追查的人竟然是厉鸿屠,如今知道了他怎么可能不怒,而且厉鸿屠竟然勾结了岛国,那么厉家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勾结外邦残害忠良,这种人死有余辜。

而就在这个时候,龙华塔之下,蓬托斯立刻发出了一道不甘的怒吼!

“不!”

只见厉鸿屠弹跳到半空之中,五指紧绷,整个人犹如一把锋利利刃般急速捅向了蓬托斯。

一股危险的气息彻底笼罩蓬托斯的心头,这一刻他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死神宣判了死刑一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来临。

“砰!”

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备的蓬托斯,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厉鸿屠那紧绷犹如利刃般的手指戳在了胸口之上。

随即,厉鸿屠的胸口被戳出了一个窟窿!

“噗嗤!”

滚烫的鲜血沿着血红的窟窿疯狂地涌出,蓬托斯的脑袋也猛然垂下,那张脸庞显得异常苍白不说,就连嘴角也挂着猩红的鲜血。

蓬托斯喘着粗气,声音嘶哑地问道:“你……你竟然敢杀我,诸……诸神不会放过你的!”

“噗嗤!”

厉鸿屠没有回答他,而是手臂再次发力,朝着蓬托斯的身体之中深刺而去。

但是下一刻,厉鸿屠又猛然抽出了右手。

厉鸿屠刚一抽手,滚烫的血水像是喷泉一般从蓬托斯胸口那血窟窿之中喷射而出,宛如一道血柱。

“哐当!”

蓬托斯的身体接着变砸在了地面之上,那猩红的鲜血和地面的积水立刻混合在了一起。

“诸神,诸神来了又如何?”厉鸿屠一脸不屑的说道:“来几个老子就敢杀几个,什么东西!”

话音落下,厉鸿屠抬起右脚就对着蓬托斯的脑袋之上踢了过去。

“砰!”

一脚出,人头爆,鲜血顿时染红了那地面的积水。

还未和段枫交手,蓬托斯便被厉鸿屠给杀了,不知道应该说是蓬托斯倒霉,还是应该说段枫命好。

伊里丝等人在看到这一幕后,脸上充满了恐惧!

他竟然将蓬托斯给杀了。

“你们谁还不服,都站出来,我他妈先送你们去地狱,然后和段枫打!”

没有人回答。

“没有人说话,等下就他妈的全部听老子的,不然我现在就送你们去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