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34章 虐杀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虐杀

听到纪含香说起陈小雅,仇曼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发自内心的尊敬之意

纪含香说的没有错,如果不是陈小雅算无遗策,那么今天厉鸿屠就算死,也会拉上很多人去给他陪葬。

厉鸿屠在听到纪含香和仇曼的话后,恶毒之色立刻涌现在了脸庞之上,不顾肩膀上的疼痛,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声音低沉而又嘶哑的问道:“这一切都是你们算计好的”

听到厉鸿屠的话后,纪含香的眼神立刻落在了厉鸿屠的身上,缓缓的开口说道:“不错,这一切都是算计好的,在我们知道你灭了蓝家之后,就在想,你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要么你不怕死,要么你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果然没有让我们猜错,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不过好在我们有对付你的计划”

纪含香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后,厉鸿屠立刻疯狂的大笑了起来,这一刻,他发现自己败的不冤,一点都不冤,对方算计的实在是太准了,将所有的一切都给算计到了其中。

他们知道外面已经被东海警备区的士兵给包围,就放自己走,知道自己跑不出去,然后纪含香出现,扰乱他的思维,让他以为纪含香是来杀他的,然后纪含香和他说话,吸引他的所有注意力,接着纪含香说杀他,立刻动手,而重伤的厉鸿屠心中清楚,现在的自己根本打不过纪含香,那么就同归于尽

可就在这个时候,仇慢以雷霆般的速度出手,直接斩断厉鸿屠的手臂,断了他同归于尽的念头。

“厉鸿屠,你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今天的下场吧”仇曼怒视着厉鸿屠说道:“当年你们用那不入流的手段杀太子的时候,就应该能够想到,你的下场”

说着仇曼那手中长剑握的更加紧了起来,另外一只手已经纂成了铁拳

仇曼的话音刚刚落下,厉鸿屠那犹如厉鬼般阴森的目光立刻落在了仇曼的身上,他当然知道仇曼口中的太子是谁

“仇曼,你个杂碎,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和段莫宁有关系”

“厉鸿屠,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仇曼双眸之中仿佛要喷出愤怒的火焰将厉鸿屠给烧死一般:“当年你们先对太子妃动手,被太子废了,怪不得任何人,哪怕你们将太子逼走”

“够了”厉鸿屠突然喝道:“是,段莫宁是我们杀的,那又能够如何,难道他敢不死吗”

“他要是敢说一个不字,段枫那个小杂碎就别想从军营中活着出来,他要是敢说一个不字,薛舞绝就会被人扒光了仍在街头,他”

“厉鸿屠,你找死”仇曼爆喝一声,身影一闪,立刻朝着厉鸿屠而去。

手中的长剑对着厉鸿屠立刻挥舞而下。

仇曼没有去攻击厉鸿屠的要害,而是朝着他的另外一只胳膊上呼啸斩去。

“唰”

长剑带着破空声,直接到了厉鸿屠的面前。

厉鸿屠在看到仇曼的长剑袭来,脸色巨变,急忙朝着一旁闪躲。

可是他忽略了仇曼的实力,忽略了仇曼剑招的诡异。

“唰”

仇曼仿佛将厉鸿屠身上的气息锁定了一般,他稍微一动,仇曼那手中的长剑就会立刻跟着他动。

这个发现让厉鸿屠脸色大变,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待宰的绵羊,无论怎么反抗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噗嗤”

下一刻,只见厉鸿屠的另外一条手臂直接被仇曼给斩了下来

那猩红的鲜血立刻从厉鸿屠的手臂之上喷出,钻心的疼痛让厉鸿屠再次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嚎声

就在仇曼斩断厉鸿屠的手臂之后,那右脚紧绷,陡然对着厉鸿屠的胸前踢了过去。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厉鸿屠的身体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呼吸变得急促到了极点不说,那张脸庞之上已经失去了任何色彩,变得暗淡无光了起来,那双眸子虽然闪烁着恶毒之色,但也越来越淡了起来。

“厉鸿屠,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老子要将你活刮了”

说着仇曼就立刻朝着厉鸿屠走了过去,顷刻间,仇曼就到了厉鸿屠的面前,那手中的长剑立刻在厉鸿屠的胸口轻轻划了一下。

力道恰到好处,如同蜻蜓点水一般温柔,一剑之下,直接划开了仇曼的胸口的皮,鲜血顿时从中不要命的涌出。

随后,只见仇曼右手微微一用力,厉鸿屠身上的拿到血口变得更加大了起来,鲜血也从中喷出。

猩红的鲜血喷了仇曼一脸,让他那张干枯的脸庞顿时显得阴森了起来。

“啊”

剧烈的疼痛,使得厉鸿屠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嚎声,那悲惨的声音听了让人心里渗得厉害

纪含香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心底也忍不住的一阵发毛。

而仇曼在听到这道痛苦的哀嚎声之后,脸上出现了一道激动之色。

随后手中的长剑挥舞的更加快了起来。

“唰”

“唰”

一时间仇曼的速度快到了极限,一剑,两剑

连续数十剑之后,仇曼竟然将厉鸿屠胸膛之上的血肉完全给剔除了出来,那被鲜血染红的白骨暴露在空气之中显得异常渗人。

而仇曼并没有停手的意思,这一刻的他犹如一个艺术家一样,依然不停挥动着手中的长剑,只不过速度比原先要慢了许多。

而此刻的厉鸿屠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的哀嚎更加嘶哑了起来:“杀了我,杀了我”

仇曼根本不为所动,依然这样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一剑又一剑

此时,厉鸿屠想要昏迷过去,但是那钻心的疼痛,却让他保持着无比的清醒,这一刻,厉鸿屠感觉死亡原来是那么一件幸福的事情。

“厉鸿屠,说,当年都是谁用卑鄙的手段害死了太子”仇曼忽然开口说道:“告诉我,我给你一个痛快”

愕然听到仇曼的话后,厉鸿屠立刻笑了起来,疯狂的笑了起来:“仇曼,我知道了,你是想要为他报仇,哈哈”

“说”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就算你在怎么折磨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你怎么折磨我,到时候就有人怎么折磨你,我会在黄泉路上看着你,等着你”厉鸿屠声音变得有些虚弱的说道:“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会去地狱之中,我就站在黄泉路口,等你们,等你们”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你的嘴硬”

话音落下,仇曼再次快速挥舞起了手中的长剑,那钻心的疼痛让厉鸿屠不停的哀嚎,但是却再也没有一句求死,反而始终说着,会有人送你们下地狱之类的话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左右的时间,厉鸿屠已经奄奄一息了,眼看就要不行

“仇老,给他个痛快吧”纪含香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的说道。

仇曼也知道自己从厉鸿屠的口中闻不到什么,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的长剑刺向了厉鸿屠的心脏,彻底了结了他的生命

“纪小姐,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有问道”

纪含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宁死不说的那个人应该才是最可怕的,而且那个人的实力恐怕也是最为恐怖的”

仇曼深感赞同的点了点头。

如果那个人的实力不强大,厉鸿屠不可能一直说,有人会将他们彻底杀了,而且死的比他还要惨之类的话

“走,我们先去找小雅,等下将这件事情告诉小雅,看看她怎么说”纪含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好”

随后仇曼和纪含香两人就飞奔似的离开了这里,至于厉鸿屠的尸体则是留在了这里,等下自然会有人来收尸

而与此同时,龙华塔之下

段枫也没有用强去看看轿子之中坐着的人是谁,不是他不想,而是对方说了,没有敌意,若是惹怒了对方,平白无故树立这么强大的一个敌人可是非常不妙的。

所以,段枫放弃了看看轿子之中的人是谁

同时,澹台君华已经将塔纳托斯给逼到了死角。

只见塔纳托斯浑身上下不知道布满了多少的伤口,每一道伤口虽然不致命,但是鲜血却不受控制的从中溢出。

澹台君华也受了伤,尤其是那左臂之上的一道伤口触目惊心,猩红的鲜血,阴森的白骨

“死吧”

突然澹台君华将手中的承影剑,接连挥出六剑,速度快到了极限。

塔纳托斯在看到这六剑之后,急忙阻挡。

但就在塔纳托斯阻挡的时候,只见澹台君华的身影一闪,呼啸的消失在了原地,只见一道白光呼啸的朝着塔纳托斯而去。

“唰”

只见白光从塔纳托斯的脖颈一闪而过,接着就看到澹台君华的身影出现在了塔纳托斯的身后,那手中的承影剑被他架起

这一刻的澹台君华就犹如一个绝世的剑客一般,浑身上下散发这一种飘逸的气息。

而就在这个时候,塔纳托斯慢慢的转过身,随后那脸上充满了惊恐的神色,仿佛遇到了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