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35章 我和舞绝也是朋友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我和舞绝也是朋友

下一刻,塔纳托斯的左手急忙去捂自己的脖子,可是还没有等手碰到脖子,那鲜血就从中立刻喷洒了出来。

随即,哐当一声,塔纳托斯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随后,塔纳托斯的身体就不停的抽搐了起来,犹如一只被宰杀过的鸡一般。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说道:“好快的剑!”

刚刚澹台君华那一剑实在是太快了,犹如流星闪过一般,嗖的一下消失,而且还给了塔纳托斯转身的机会,随后才倒在地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澹台君华慢慢的转过身,看了一眼地上的塔纳托斯冷冷的说道:“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话音落下,澹台君华那双依然带有杀意的眼神落在了段枫的身上。

感受到澹台君华那凌厉的眼神后,段枫那冰冷的脸上立刻泛起了一丝的笑意:“谢谢你!”

“不用,这是剑主之责!”澹台君华淡淡的说道:“他,我已经帮你杀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恩!”段枫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澹台君华显然也不愿意和段枫多说什么,扭头看向了那顶轿子,随后迈着步伐走了进去。

看到澹台君华走过去之后,段枫的眼神立刻随之挪了过去。

如果段枫一样,还没有等澹台君华靠近,那轿子旁边的大汉,立刻犹如一座大山一般挡住了澹台君华的路:“胆敢靠近一步,杀!”

“让开!”澹台君华冷声喝道:“我不想杀你们!”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让开,这几个大汉一脸无惧的看着澹台君华,仿佛只要澹台君华胆敢在靠前一步,他们就会以死相搏般。

“让他过来吧!”轿子之中那孤傲而又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这几个大汉立刻让出了一条路。

澹台君华立刻迈着步伐朝着轿子之中走了过去。

“请进!”声音再次从轿子之中传了出来。

澹台君华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掀开珠帘走了进去。

在澹台君华掀开珠帘的那一刻,段枫立刻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双眸死死的盯着轿子门口,想要看看里面做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但是结果他失望了,澹台君华,完全挡住了段枫的视线,让他根本看不到轿子之中的情景!

随后,澹台君华的身影便被那紫色的珠帘给挡住了。

澹台君华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赞赏之意:“你很聪明!”

“谢谢前辈夸奖!”

“前辈就算了,按照辈分来说,你应该喊我一声叔叔才对!”澹台君华轻声道。

女人在听到澹台君华的话后,那迷人的脸庞之上立刻浮现了一道浓厚的笑意:“澹台叔叔,请坐!”

说着女人的身体立刻向一旁移动了一下,躺出了一个足够澹台君华坐下的位置。

澹台君华并没有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女人的旁边!

看到澹台君华坐下之后,女人再次开口说道:“今天谢谢澹台叔叔了!”

“不用谢我,你要谢的话,就去谢那个老人吧,是她通知我来的!”澹台君华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她,我不知道这里的事情!”

说着澹台君华看向了这个女人:“倒是你,这场面摆的有点大,幸亏那个老人没有和你计较,不然清风都保不住你!”

“澹台叔叔,小雅也是逼不得已,希望您……”

“她没和你计较,说明这件事情就算了,她不会告诉玄女,就算告诉玄女,估计也会为你求情,记住下次不要这样了!”澹台君华立刻打断道。

“谢谢您,澹台叔叔!”陈小雅一脸感激的看着澹台君华。

其实她也不想如此,她也不想摆下如此大的场面,可情势所逼,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好如此。

“你的事情,我也听清风说过……”说着澹台君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情啊,真是一个害人不浅的东西!”

陈小雅没有说话,而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以前清风说起你时,对你称赞有加,今日一见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澹台君华再次开口说道:“只是你这样做,后悔吗?”

“不后悔!”陈小雅立刻接过话说道:“宁死无悔!”

话音落下,陈小雅那迷人的眸子之中立刻露出了一道坚定之意。

“好一个宁死无悔!”澹台君华立刻忍不住爽朗大笑了起来。

那爽朗的笑声随即就从轿子之中传了出去。

“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派人去金陵秦淮河畔的天然居找我!”

听到澹台君华的话后,陈小雅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激动之意:“澹台叔叔……”

“曾经,我和你一样,宁死无悔!”说着澹台君华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悲痛之意:“奈何造化弄人……”

而与此同时,轿子之外的厮杀已经到了最为白热化的阶段,皇甫哲在逼退亚度尼斯之后,整个人立刻弹掉而起,手中的长剑以泰山压顶之势,对着亚度尼斯的眉心就劈了过去。

“呼呼……”

凌厉的剑气直接劈散了四周的空气,恐怖的剑气笼罩亚度尼斯全身上下。

看到这威猛如斯的一剑,亚度尼斯脸色巨变,想要用手中的长剑阻挡,但是已经晚了,皇甫哲这一剑已经随风劈下!

“噗嗤!”

长剑劈下,亚度尼斯的眉心瞬间出现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疯狂的溢出。

同时,亚度尼斯的脸上充满了恐惧和惊讶:“你……你……你是……”

“砰!”

话还有说完,亚度尼斯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连抽搐都没有来得及抽搐,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动静。

“下辈子不要在和华夏为敌,不然一样死!”皇甫哲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亚度尼斯冷声道。

话音落下,皇甫哲手持长剑直接朝着厮杀的人群之中而去。

这一刻的皇甫哲犹如饥饿而又心狠的豺狼一般,长剑被皇甫哲给挥舞的行云流水,白光呼啸闪过。

每一次皇甫哲出剑,必定染血。

而段枫此刻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一时间诸神带来的这些人,死伤严重。

毕竟他们的老大都死的死残的残,已经让他们内心之中留下了恐惧的阴影,失去了战意。

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他们要是不败,那才是怪事。

鲜血,不停的和地面上的积水汇聚在一起,然后慢慢的向着地下道之中流去,接着再次被染红,一直就这么来来回回的循环着。

整个龙华塔完全成为了人间炼狱,那尸体随处可见,那浓厚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四周,使得这片空间的气氛压抑而凝重到了极点。

厮杀依然在继续,而是越来越猛烈,哀嚎声也变得越来越密集了起来,那尸体也变得越来越多了起来。

杀戮在继续,轿子之中澹台君华和陈小雅犹如局外人一般,坐在里面聊着。

澹台君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脸苦涩的说道:“所以我希望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要和我一样,明明相爱,却始终没有走在一起!”

陈小雅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没有想到承影剑主竟然还有这样悲凉的爱情故事。

“好了,外面也应该解决的差不多了,我也要走了!”澹台君华忽然开口说道:“需要我将你送出去吗?”

陈小雅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有办法出去。”

“也对,当年段莫宁可是一代英雄,肯定会经营一批不小的势力!”澹台君华点了点头!

陈小雅没有说话。

“记住我的话,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你,派人去金陵的天然居找我!”澹台君华再次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这是我的信物,给那里的老板,他就会带你们去见我!”

说着澹台君华从身上取出了一块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的令牌递给了陈小雅!

陈小雅接过令牌之后,扫了一眼,只见上面雕刻着一个大篆的影字,而且旁边还雕刻着一头仰天长啸的龙。

“谢谢你,澹台叔叔!”

“不用谢!”澹台君华微微一笑:“有件事情,忘记告诉你了,其实我和舞绝也是朋友!”

话音落下,澹台君华便从轿子之中走了出来。

而陈小雅在听到澹台君华的话后,整个人完全愣住了,薛舞绝和澹台君华竟然是朋友?

他们怎么可能会是朋友呢?

难道澹台君华当年也曾经迷恋过薛舞绝?

只是后来因为薛舞绝和段莫宁在一起之后,澹台君华从中醒悟?

陈小雅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她不敢在想下去,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薛舞绝年轻的时候,到底让多少男人曾经为她痴迷过?

一直以来,陈小雅以为自己知道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但是现在看来,她知道的也很有限,很多事情恐怕只有已经死去的薛舞绝和那些当事人才知道!

澹台君华从轿子之中走出来之后,看了一眼段枫,那嘴角勾勒出了一道笑意:“舞绝,你也没有想到吧,你儿子竟然会成为剑主!”

————————(ps:哇咔咔,兄弟姐妹们这么给力,秋枫自然也要给力,同时谢谢手机站〃山大王、jiuli渔具、安静苏落馨、艾佳的打赏以及投给秋枫月票的jlzegu、浪子灬游天下、gonglin、匿名12187519214、无聊看下小说的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