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70章 穆剑武的请教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穆剑武的请教

当夕阳渐渐落下山头,白天的喧闹也慢慢随之渐渐离去的时候,江淮葛家的书房之中,葛流云却是一脸阴沉。

虽然他借助段枫对付了厉家,使得厉家走向了灭亡的道路,但是他却沒有想到,厉家不是国家颠覆的,而是其他人给灭门的。

虽然剧本的结局和葛流云想的一样,但是这速度却远远比他想的要快,如今厉家完蛋了,那么段枫肯定择日就会來找他要葛博,到时候,他的结局不知道又会是如何。

一时间,葛流云的眉头完全拧在了一起。

因为段枫实在是太棘手了,而且危险已经摆在了眼前,厉鸿屠那推动的阳谋无懈可击

就在葛流云想着这些的时候,那放在口袋之中的手机响了起來。

听到铃声之后,葛流云急忙从身上拿出手机,当看到來电显示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号码之后,葛流云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起來。

但是随即葛流云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葛流云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请问您找谁。”

“葛流云。”

听到对方直接喊出自己的名字,葛流云浑身上下的肌肉陡然紧绷了起來:“你是谁。”

“我应该是你现在最为头疼的人吧。”

“段枫。”葛流云立刻惊呼出声道:“你是段枫。”

“看來我还真的是你最为头疼的人啊。”

段枫那平淡的声音慢慢的在葛流云的耳边响了起來。

“段少,不知道你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什么。”葛流云沒有去问段枫是怎么知道他的号码的,毕竟段枫的身份在那里放着呢,想要知道他的号码实在是太简单了。

“明人不说暗话,咱们也都别拐弯抹角,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好。”葛流云想都沒有想,直接应声道。

“不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是让我亲自去一趟江淮,还是你自己交出葛博。”段枫的声音陡然一变。

虽然段枫说了打开天窗说亮话,但是葛流云却也沒有想到段枫会这么直接。

“段少,我们葛家不想和你结仇”

还沒有等葛流云把话说完就被段枫打断道:“其实我也不想和你们葛家结仇,只是到底结仇不结仇,我说的不算,全看你的选择。”

“段少,您这是什么意思。”

“交出葛博,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段枫狠狠的说道:“不然三日后,我会空降江淮,到时候我看你还能不能护住他。”

“段少,这件事情是我们葛家有错在先,你要打要罚,我葛流云沒有任何怨言,但是我只希望你留小儿一命。”

“留他一命。”段枫冷笑一声:“如果悠然沒有死,我真的可以留他一命,但是现在沒商量,他的命,我要定了。”

“段少,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不如我们谈一笔生意,对你对我都好的生意。”葛流云并沒有因为段枫的话而生气。

虽然冷悠然不是葛博杀的,但却是葛博一手造成的,段枫发怒也是理所应当的,换成他,他也会如此。

“生意。”

“对,你也可以理解为交易。”葛流云重重的说道:“只要段少留小儿一命,我可以答应你所有的要求,同时,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

“哦,什么事情。”

“这么说你同意了。”葛流云脸上一喜。

“先说说看。”

“段少,我不糊弄你,你也别糊弄我,我现在是不可能告诉你的,你要是真的答应的话,我们就找些公证人作证,让他们见证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段枫心中忍不住的骂道:“老狐狸。”

“然后我会将这些东西交给其中的公证人,由他们交给你,如何。”

葛流云的提议虽然非常诱人,但是段枫却沒有丝毫的心动,他内心之中早就对葛博判了死刑。

“你的提议非常不错”

葛流云的脸色立刻变得激动到了极点。

但是接下來段枫的话,让他再次陷入到了深渊之中。

“如果悠然沒有死的话,我想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但是现在不行。”段枫的声音之中慢慢流露出了一道杀机:“任何人敢动我身边的人,都要付出代价,而这份代价则是生命。”

葛流云那原本激动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了起來,段枫这句话之中的含义已经很明显,葛博的命,他必须要,谁也不能够阻拦,谁拦他,他就对谁动手。

“段少,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只知道有仇必报。”

面对一而再再而三强势的段枫,葛流云终于怒了,要知道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他葛流云了,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你真以为我们葛家怕你吗。”

“那是你的事情,我只知道,我想做的事情,你们葛家阻止不了。”段枫狂妄的说道:“你,更加不行。”

“你”

“顺便在告诉你一下,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拿我当枪使,厉家的事情,我先记下。”

段枫也不是傻子,在张舒婷告诉段枫一切后,段枫就知道是葛流云想要借自己的手除掉厉家。

“葛流云,我在给你三天的考虑时间,如果你真的要为一个废物和我死斗的话,那么三日后我会出现在江淮,奉陪到底。”段枫重重的说道:“不过,你最好做好充分的准备,我如果去了江淮就不是要葛博的命这么简单。”

“同时我们在好好谈谈,你要怎么样给我当狗。”

“段枫,你不要欺人太甚”

“葛流云,三天,你只有三天考虑的时间。”段枫再次打断葛流云的话道:“交出葛博,我们恩怨就此了结,不交,我亲自过去杀他,顺便谈谈你是怎么给我当狗的事情。”

随后,段枫不给葛流云开口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先礼后兵,他段枫已经做了,怎么选择就看他葛流云的选择了。

听着听筒里面的忙碌声,葛流云的脸庞立刻变得扭曲了起來,显得非常狰狞。

段枫竟然让他当狗,这句话可以说深深的刺激到了葛流云。

他知道段枫狂,但是却沒有想到竟然狂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

怒火慢慢的将葛流云的心脏给包裹,同时这股怒火以恐怖的速度朝着葛流云浑身上下蔓延而去。

“段枫,我等着你,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我给你当狗的。”葛流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现在倒要看看段枫有什么能耐,竟然让葛家给他当狗。

要知道杀一个人容易,可要让对方当狗就难了,尤其是葛家这样的势力。

更何况段枫还要杀葛博。

如果董海天沒有给段枫那些关于葛家体制内人的污点资料,段枫或许不会放出这么狂妄的话,但是现在他手中有那份资料,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当然葛流云也可以选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是他会这么做吗。

与此同时,羊城茗香阁之中,宁若柳带着面纱,那纤细的手指不停的拨动面前的琴弦,使得整个茗香阁内充满了悦耳动听的琴声。

就在宁若柳练琴的时候,穆剑武再次來到了茗香阁门口,只是和上次一样,他又被拦了下來,而且这一次门口的保镖在看向穆剑武的时候充满了敌意。

显然对于上次穆剑武欺骗他们,乱闯茗香阁的事情耿耿于怀。

穆剑武一眼就看出了这两个保镖那眸子之中的敌意,讪讪一笑道:“两位大哥,忙着呢。”

“玩爷,怎么这次还想硬闯。”其中一人一脸不善的说道。

穆剑武急忙摆手道:“不,不,上次我已经过瘾了,这次不硬闯了。”

上次虽然硬闯茗香阁,宁若柳沒有怎么难为他,但是回到家之后,穆剑武却被骂了个狗血喷头。

可以说,这一次就算让穆剑武硬闯,他也不敢,他可不想回去之后再被骂个狗血喷头。

“那玩爷这次來。”

“我找香女有些事情,不知道你们能不能通报一下。”穆剑武非常客气的说道:“当然,香女要是不见我,我扭头就走。”

“你等着。”

“谢谢。”

说着穆剑武从身上摸出香烟,递给了面前这个保镖一根道:“兄弟,來抽根烟。”

这就是他穆剑武搭讪的方式,和其他纨绔子弟根本不同,或者说他这种搭讪方式和普通老百姓一样。

“谢谢玩爷的好意,我不抽烟。”

“不抽烟好啊,这玩意伤肝伤胃还伤肺。”

“那你怎么还抽。”

“我这不是愁吗。”

“羊城之中还有玩爷你愁的事情吗。”

“当然啊,比如我要进茗香阁找香女,你们不让我进,你说我愁不愁。”

就在穆剑武和这个保镖说话的时候,那个进去禀报的保镖走了出來:“玩爷,香女有请。”

“谢了兄弟,改天请你大保健。”

话音落下,穆剑武便抬起脚朝着茗香阁内走去。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穆剑武看到了坐在凉台之中的宁若柳,脸上顿时堆满了笑意。

“不知道玩爷这次光临寒舍,又是所谓何事。”宁若柳淡淡的说道,声音犹如天籁一般。

“有件事情需要请教一下香女。”

“什么事情。”宁若柳抬起头扫了一眼穆剑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