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71章 穆剑武不简单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穆剑武不简单

宁若柳那双秋眸之中所流露出來的目光十分的柔和、平缓,但若是你仔细看的会,你会感觉,这柔和、平缓的目光仿佛能够轻易的将你看穿般,

穆剑武心头一颤,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在宁若柳面前仿佛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但是,穆剑武的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香女,这几日你频繁出现,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难道你察觉到了什么吗,”宁若柳仿佛不经意的用手拨动了一下面前的琴弦,顿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我感受到了一股风雨欲來风满楼的气息,”穆剑武一脸认真的看着宁若柳说道,

这两天,宁若柳基本上每天都会出现在羊城的公共场合,而这些公共场合完全是纨绔子弟的聚集地,这让穆剑武嗅到了一股暴风雨的气息,

所以今日他來茗香阁,想要探探宁若柳的口风,

“你太敏感了,”宁若柳淡淡的说道,

“敏感吗,”穆剑武洒脱一笑道:“在这个多事之秋,我感觉还是敏感点好,”

说着穆剑武的目光便落在了宁若柳的身上:“香女,别告诉我,你只是闲的沒事情做,随意出來走动一下,”

“难道不可以吗,”

“可以,”穆剑武点了点头:“可是你这走动也忒不正常了吧,就说今天中午吧,整个羊城的纨绔有一半因为你打了一个头破血流,”

“我可沒有让他们打,”

“是,你是沒有让他们打,可是你……”

“穆剑武,我怎么做,轮不到你來指手画脚,”宁若柳的声音慢慢变得冷了下來:“给我记住,这里是茗香阁,注意你的用词,”

穆剑武在听到宁若柳的话后,不得不将那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香女,他们怎么做,我可以不问,但是我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做什么,需要告诉你吗,”宁若柳冷声道,

“香女,你要是在这样玩下去,整个羊城的纨绔圈子将会四分五裂,自相残杀将随时都很有可能发生,”穆剑武的声音也慢慢变得有些不悦了起來:“如果你做其他的我可以不问,但是你现在做的事情,已经波及到了我的圈子,我不想别人损害我自己的利益,”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香女,你……”

“怎么,难不成你想教训我,”

“不敢,”穆剑武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起來,

宁若柳完全是咄咄逼人,盛气凌人,

“只是香女,我希望你清楚,你在这样搞下去,你将会让整个羊城大乱,”穆剑武狠狠的说道:“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岛国的皇室成员也他妈的來羊城了,”

“岛国的皇室,”宁若柳那秀气的柳眉微微向上一挑,

“不错,岛国的皇室,他们也是被你吸引过來的,”穆剑武从口中吐出了一口闷气重重的说道:“香女,你若是继续这样玩下去,后果将会很严重,”

“你说,如果我放出话,谁能够将岛国的皇室给杀了,我单独陪谁半小时,会有人去做吗,”

愕然听到宁若柳的这句话,穆剑武心头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有人会做吗,

当然会有,现在不知道已经有多少纨绔子弟,已经为宁若柳入魔,如果她敢放出去这句话,那么整个羊城都别想着安稳,

“香女,你不会说的是真的吗,”穆剑武一脸紧张的看着宁若柳,

“开个玩笑,不要当真,”

耳畔响起宁若柳的话,穆剑武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香女,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我希望你手下留情,不要在破坏羊城的纨绔圈子了成吗,”

“我好像也沒做什么吧,”宁若柳淡淡的说道:“我弹我的琴,跳我的舞,难道这还有错吗,他们想要來看,难道我能够管的住吗,”

穆剑武顿时无语了起來,你这样做是沒错,可是你也不能专挑纨绔公子多的地方去吧,难道你不知道他们都是一群色狼吗,

“这么说,香女你还要继续了,”

“当然,”宁若柳坦然的说道:“穆剑武,看在你还算不错的份上,我可以事先告诉你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穆剑武立刻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死死的盯着宁若柳,

“好好约束你手下的人,最近安分一点,不然谁也保不住他们,”宁若柳轻声细语的说道,

穆剑武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立刻脱口而出道:“是不是他要來了,”

“你很聪明,”说着宁若柳慢慢的从石凳上站了起來:“我见过很多纨绔子弟,但你是最聪明的一个,”

穆剑武脸上慢慢泛起了一道苦涩的笑意:“我说你这两天为什么频繁出动,原來是他要來了,香女,只是我不解……”

“不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

“那你就回去自己慢慢想吧,”

穆剑武顿时无言以对,这女人怎么能够这样呢,

“希望香女能够为我解惑,”穆剑武对着宁若柳鞠躬道,

“玩爷,回去吧,这件事情我无法为你解惑,”宁若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总之回去好好约束你的人就对了,让他们千万要安分一点,不然谁也救不了他们,谁也救不了,”

“香女,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能够告知,”

“说吧,”

“他到底和檀香园的老爷子是什么关系,”

“外孙,”

穆剑武在听到宁若柳这句话后,整个人犹如被雷击一般,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那张英俊的脸庞这一刻也充满了震惊之色不说,就连那颗强大的内心也在这一刻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穆剑武一脸尊敬的看着宁若柳说道:“谢谢香女的指点,我会好好约束我身边的人,绝对不会让他们骚扰到你,也不会和段少为敌,”

宁若柳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你知道就好了,不要在告诉其他人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穆剑武点了点头:“我就不打扰香女了,”

说着穆剑武就转身作势就要离去,

只是他刚刚迈出去一只脚,宁若柳那天籁般的声音却陡然响起:“等一下,”

穆剑武的身影微微停滞了一下,慢慢的转过身看着宁若柳平静的问道:“不知道香女还有什么事情,”

“玩爷,你是一个聪明人,但是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宁若柳声音平和的说道:“玩爷,你可千万不要踏入那万劫不复之地,不然谁也救不了,”

穆剑武脸色微微一变,但是随即就恢复了自然,爽朗的笑了一声:“谢谢香女的忠告,”

话音落下,穆剑武便不做停留直接离开了茗香阁,

看着穆剑武的背影,宁若柳慢慢的将那脸上的面纱给轻轻的摘了下來,一脸复杂的喃喃说道:“穆剑武,你实在是太聪明了,我到底要不要留你呢,”

话音落下宁若柳脸上复杂的之色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沉思,仿佛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留穆剑武,

穆剑武在离开茗香阁后,忍不住的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秋风吹在穆剑武的身上带着丝丝的凉意,

“刷,”

几秒钟后,穆剑武睁开眼睛,目光显得极度平静,只是这平静之中却夹杂着让人心悸的冷芒,

随后,穆剑武走到了车旁打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坐上车之后,穆剑武并沒有直接离去,而是点燃一支香烟,

只是,穆剑武抽着香烟脸上沒有半点惬意的表情不说,反而阴森的瘆人,

狠狠的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透过车窗看了一眼茗香阁,那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至于心中在想什么就沒有人知道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穆剑武的手机响了起來,

听到手机铃声后,穆剑武慢慢的将目光给收回,摸出手机看也沒有便接通了电话,

“喂,”

“见到香女了吗,”

“见到了,”穆剑武再次扭头看了一眼茗香阁,

“她到底要干什么,”

“不知道,”穆剑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不是简单的女人,我只从她口中知道,段枫要來羊城了,”

“段枫要來了,”

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显得微微有些震惊,

“不错,段枫要來了,”穆剑武重重的说道:“而且你做梦都想不到段枫另外的一层身份,”

“什么身份,”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凝重了起來,

“他还是檀香园中那位的外孙,”穆剑武狠狠的说道,

“什么,”

电话中的这道声音充满了浓浓的震惊之意,

“你沒有听错,他就是檀香园那位的外孙,”穆剑武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道:“这层身份在华夏代表着什么,恐怕不用我來说吧,”

电话另一边的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而就在对方沉默的时候,穆剑武便挂断了电话,再次扭头看了一眼茗香阁,然后启动汽车,便一骑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