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80章 我去一趟江淮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我去一趟江淮

再次听到段枫说让他葛流云当狗,葛流云的脸庞立刻变得扭曲了起來,咬牙切齿的说道:“好,那就等着段少到來,等着看看段少是怎么让我当狗的。”

一时间,葛流云的声音冷的刺骨。

“好,那你先等着,改天我就去葛家,咱俩好好谈谈。”段枫不咸不淡的说道。

“那我就恭候段少大驾。”

话音落下,葛流云就挂断了电话。

而段枫也在同一时间,将手机放在了餐桌之上。

“吃饭,我们继续吃饭。”段枫看了一眼荣铭哲三人道。

而同时,葛家,葛流云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段枫说让他当狗了,第一次听说,葛流云嗤之以鼻。

他葛家是什么样的家族,若是随便就能够给人当狗,葛家也不可能有如今的地位,所以第一次听到段枫这么说,葛流云压根就沒相信。

但是再次听到段枫这么说,葛流云的内心之中竟然涌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且这种感觉极为强烈,仿佛段枫真的能够做到,让他们葛家当狗一般。

一时间葛流云的眉头死死的拧在了一起。

段枫到底凭什么这么说,难道他有什么底牌。

这一刻,葛流云的内心之中沉重到了极点,他想不明白,到底谁给段枫的勇气。

拿起桌子上的的香烟,葛流云轻轻的抽了起來,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使得那脸上的神情看起來,更加阴森了起來。

显然,今晚的夜,对于葛流云來说,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对于葛流云说是一个不眠夜,但是对于段枫等人來说,今晚是一个美丽的夜晚,至少夜色不错,很美。

一行人吃过饭之后,便离开了曼诗雅丽餐厅,朝着跨国奢华索菲特酒店而去。

由于之前荣铭哲早就给段枫等人订好了房间,所以在來到索菲特酒店之后,一行人便去了套房。

荣铭哲将段枫三人带到套房之后,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段枫则是径直的走到了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窗外那美丽的景色,嘴角挂着一道无法抹去的浅笑。

这个时候,林忆如倒了一杯茶,缓缓的走到了段枫的身边,将手中端着的茶递给了段枫:“喝点茶吧。”

段枫点了点头,接过茶之后,立刻喝了一口。

“你真的有把握对付葛流云吗。”林忆如脸上挂着一丝担忧问道。

“恩。”段枫扭头看了一眼林忆如,随后就又将目光看向了窗外道:“放心吧,葛家翻不起什么浪花的。”

林忆如本來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段枫那一脸自信的神情,便将那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贯彻东西方天际的时候,温暖明媚的阳光照射在了房间里,令得房间里光线很好,照在脸上更是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但是葛流云却丝毫沒有感受到暖意。

此刻的他坐在书房之中,犹如一尊石像一动不动,那面前的烟灰缸已经布满了烟灰,那双眸之中布满了血丝,显然葛流云一夜未睡。

昨天晚上,葛流云在挂断段枫的电话之后,就一直坐在书房之中想段枫凭什么敢有这么大的口气,但纵使他想了一夜也沒有想出一个所以然。

反而那内心之中不好的预感变得更加强烈了起來,尤其是在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來的时候,葛流云内心之中竟然开始出现了焦虑之色。

这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的信号。

忽然,葛流云那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來。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就将葛流云从沉思之中拉回了现实,拿起手机,看也沒看,就接通了电话。

“喂。”

葛流云那略带沙哑的声音立刻在整个书房之中响起。

“流云,段枫是不是去了江淮。”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葛流云浑身上下一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恩,來了,昨天來的,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他怎么说的。”

“他竟然说要让我给他当狗。”葛流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葛流云话音华夏,电话那头声音的主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片刻之后,那道声音再次响起:“流云,你听我一句劝吧,将葛博给他吧,不然你真的很有可能沦为他的狗。”

耳畔响起这句话后葛流云的身体犹如被电击了一般,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轻微颤抖了起來:“江老哥,你你也认为他能够做到吗。”

不知不觉间,葛流云的声音之中出现了一丝的颤音。

如果这句话是别人说的,他葛流云绝对会不屑一顾,但是这句话是江夜雨说的,就不得不让让他重视。

他了解江夜雨,知道江夜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沒有任何的根据,他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说的。

“流云,听我一句劝吧,不要死要面子和他硬碰了。”江夜雨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江老哥,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不知道,但是流云,你们葛家有多少人混迹在体制,而他段枫呢,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商场上的人。”江夜雨无奈的说道:“混迹在官场之中的人,有几个是干净的,若是段枫用点手段,你感觉就真的沒有人敢去查你们葛家那些人吗。”

“要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段枫给出别人足够的价码,别人一定会去查,可是谁他妈的能够经得起查呢。”

如果让江夜雨知道段枫此刻手中已经掌握了关于葛家体制内的人大量的资料,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葛流云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起來,江夜雨说的沒有错,沒有人能够经得起查,哪怕你做的在隐秘,只要有人查,就一定能够查到什么。

“流云啊,现在的段枫羽翼已满,谁想动他,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何况你本來也沒有想着和他为敌”

“可是他要杀我儿子啊。”

江夜雨再次叹息了一声:“流云啊,你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江老哥,你的好意,我明白,但是有些事情明知不可违,也要去做。”葛流云重重的说道:“人活一张脸,如果我交出我儿子,其他人怎么看我,怎么评价我葛家。”

“当年的事情是我葛家有错在先,我认,我自认对不起段莫宁和薛舞绝夫妇,所以我葛家沒有在对他们出手,如今这出事,我葛家也有错,但是他段枫也有错。”

“更何况冷悠然也不是我儿子杀的,是她父母杀的,他要断我儿子双腿,即使让他成为一个废人,我也无话可说,毕竟做错了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他要杀,我不能忍。”

江夜雨在听到葛流云这么一说,脸上顿时露出了苦涩的笑了一声。

“看來你心意已决。”

“恩,江老哥,你能够在这个时候还关心我葛家,这份情,我葛流云记在了心中,若是我葛家这次能够安然度过危机,日后,我给你当牛做马。”葛流云重重的说道。

江夜雨再次叹息了一声:“算了,看來还是我去一趟江淮吧,找段枫谈一谈,希望他能够卖我几分薄面,不要太为难你了,毕竟你也不容易,”

耳畔响起江夜雨的话后,葛流云的脸色立刻变得激动了起來:“江江老哥,您您真的要來江淮。”

“去一趟,不然你们真的会闹的不死不休,到时候可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倒是让亲者痛仇者快,”江夜雨轻声道:“我去一样江淮,好好和段枫谈谈,我想他应该会买我几分薄面,”

说着,江夜雨的声音陡然一变:“不过,流云,你可要做好准备,段枫这个人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不然这小子当年也不敢直接带着人杀进”

话说了一半,江夜雨再次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显然不愿意在说起以往的事情。

“无论事情怎么样,都谢谢老哥哥你,”

“流云,将你儿子给绑了吧,今天我就到江淮,到时候,你和我带着他一起去找段枫,”

“好,”葛流云非常痛快的答应了下來。

有江夜雨在场,即使去见了段枫,他也不相信段枫敢当着江夜雨的面动手杀人,他更不相信,段枫若是出手,江夜雨会无动于衷。

随后,江夜雨就挂断了电话。

京城,江家四合院内,江夜雨站在院内,看了一眼那蔚蓝的天空,脸上露出了一道复杂的神色:“段枫,你小子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就不考虑一下,杀了葛博,就算葛流云无心和你死斗,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接着,江夜雨再次叹息了一声:“段老,你是不是给段枫留下了什么,不然他怎么可能敢说让葛流云给他当狗呢,”

对于段老爷子,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布局一生,从未败过,如今虽然已经躺在了棺材之中,但是了解他的人,却沒有一个人相信,他会这么安心的躺在棺材之中,而什么都不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