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81章 葛流云的愤怒

第一卷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葛流云的愤怒

对于如今的葛流云來说,江夜雨此刻就犹如水浒传之中的及时雨宋江一样,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施以援手。

所以在挂断电话之后,葛流云沒有任何犹豫,立刻听从江夜雨的话就起身离开书房,要去将葛博给绑了。

此刻,葛博对于段枫到來还不知道,更不知道葛流云将要将他给绑了。

此时的葛博在自己的房间中,正在和一位女明星调情,丝毫沒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悄无声息的降临在了他的身边。

女明星穿着情趣内衣,坐在葛博的怀中,一手搂着葛博的脖子,轻微的在葛博身上來回摩擦着,那张略施粉黛的俏脸上挂满了春意,那诱人的小嘴充满了无线的诱惑。

而葛博脸上充满了强烈的欲望之意。

“葛少,我还以为你不要人家了,这段时间也不去找我,害的人家都想死你了。”女明星趴在葛博的耳边,口吐热气的撒娇般说道。

“妖精。”葛博伸出手在女人那翘臀之上不轻不重的拍打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让这个女人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而且口中还发出了一道若有若无的嘤咛之声。

“葛少,你什么时候出去一趟啊。”女人发嗲的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葛博的一只手不停的在女人的身上游走。

“人家这不是想让葛少出去陪我逛逛吗。”

“在等几天,我就出去好好的陪你逛逛。”葛博嘿嘿一笑:“不过现在吗,我们应该做些其他有意义的事情。”

说着葛博将一把将女人抱了起來。

“葛少,你好坏。”女人有些娇羞般的说道。

“我哪里坏了。”葛博嘿嘿的笑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了。

听到推门声之后,葛博那充满欲望的脸庞之上,顿时升起了一股怒火。

“难道进來不知道敲门吗。”

“孽子。”

一道带有强烈怒意的声音陡然在葛博的耳边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葛博浑身上下立刻颤抖了起來,只是一瞬间,葛博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來,心头那股升起的邪火犹如被浇了一盆凉水一般,瞬间消失不见。

那心头刚刚升起的怒火,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恐之意。

急忙将抱在怀中的女人给放在了地上,慢慢的转过身,看向了门口。

顿时,葛流云那阴沉的脸色,便映入到了葛博的视线之中。

看到这一幕之后,葛博身体和声音全部颤抖了起來:“爸,您……您怎么來了。”

“我要是不來,能够知道你竟然把不三不四的女人都叫家里來了吗。”葛流云一脸铁青的说道:“我要是不來,能够知道你竟然白日**吗。”

这个女明星在看到葛流云以及听到葛博的话,那娇躯也颤抖了起來,同时那俏脸之上变得苍白了起來。

外面光鲜规丽,万人追捧的明星,在这些真正的世家豪门眼里,不过是个高级的人形玩具而已,玩具就得安守玩具的本分,权贵豪门的一句话便能决定她们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这个女明星心中清楚,面前的葛流云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够彻底的将他封杀雪藏,任何舆论媒体不敢让她再露面,任何唱片公司不敢再给她发唱片,任何电影电视都不会再有她一个镜头。

对于一个明星來说如果沒有唱片,沒有媒体曝光率,沒有任何影视作品,那将意味着什么。

灭顶之灾。

所以,在耳畔响起葛流云的话后,以及看到葛流云那铁青的脸色之后,这个女明星的内心之中恐惧到了极点。

“爸,我……我……”葛博试图解释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來。

葛流云冷哼一声:“你知道吗,段枫已经來了,他昨天指名要你的命,你竟然给我在这玩女人……”

“刷。”

葛流云的话犹如一记重锤一般,狠狠的在葛博的心脏之上敲打了一下,那额头之上顿时布满了冷汗,整个人仿佛犹如掉入到了冰窟之中一般,从头凉到脚。

“爸……”

“本來,我是让你在家好好反省的,如今看來,你根本就不知悔改。”

葛博的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了起來,一脸恐惧的说道:“爸,我……我错了……”

“你说,我要你这样的儿子有何用。”葛流云的声音变得越來越冷了下來,脸色也变得越來越难看了起來:“日后,葛家若是交给你,是不是就要面临灭亡。”

“噗通。”

葛博的双腿一软,急忙跪在了地上:“爸,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绝对不敢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一定痛改前非,我……”

“你不觉得晚了吗。”葛流云狠狠的说道。

话音落下,葛流云大手一挥:“來人,将他给我绑了。”

“爸……爸……”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走进來了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看了一眼葛博,有看了一眼葛流云。

“葛先生……”

“绑了。”葛流云重重的说道,声音显得异常坚决。

这两个大汉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无奈的走到了葛博的面前。

而那个女明星早已经吓傻了,早就软倒在了地上,那身上的冷汗,拼命的往下流。

这一刻,这个女明星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后悔,如果知道事情会是这个样子,打死她都不來。

可是她不知道。

恐怕即使在给她一次机会,她也依然回來,毕竟葛博的身份值得太多人巴结了。

“爸,我错了……爸……”

耳畔响起葛博求饶声,但是葛流云如同铁打的一般,依然无动于衷。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來了一道慌乱的脚步声。

下一刻,只见一个妇人从外面走了进來。

葛博在看到这个妇人之后,立刻喊道:“妈,救救我,救救我啊,爸要将我交给段枫,妈……”

葛博的母亲在听到葛博的话后,脸色猛然一变,作势就要朝着葛博走过去。

可是她刚动身,葛流云就伸出手一把拉住了葛博的母亲。

任凭葛博的母亲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开葛流云那犹如铁钳一般的大手。

“葛流云,你要做什么,虎毒不食子,你这是要杀你儿子啊。”葛博的母亲愤怒的说道。

“杀了他,也该死。”葛流云狠狠的说道:“都是你宠的,你看看他,把什么人都给带到家中來了。”

说着葛流云伸出另外一只手指了一下那个软倒在地上的女明星:“你自己看看,你把他惯成了什么样子,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來我们家。”

“我……我……”

“就他这样,日后怎么继承葛家,就算继承了葛家,葛家也会毁在他的手中,既然这样,那么我要他何用,葛家子弟这么多,我交给别人不是更好。”

“流云,我求求你,你饶了他吧,这次的事情是我的错,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放纵他胡來了……”

“晚了。”葛流云态度依然非常坚决:“今天我绑定他了,谁说话都沒用。”

“葛流云,你……你……”

“怎么,难不成你想和我闹。”葛流云那张脸庞慢慢变得扭曲了起來:“我告诉你,今天就算你回娘家搬救命,这个孽子我也绑定了,谁若是不服,让他们和我葛流云开战。”

“我就不信,他们有人敢为了一个废物,和我葛流云动手。”

“刷。”

葛博的母亲脸色顿时变成了雪白之色。

她看的出來,葛流云这次是彻底的动怒了,数十年來,她从未见葛流云如此动怒过。

其实,葛流云这么动怒,也情有可原,毕竟他对葛博抱了太大的希望,可是葛博呢。却让他彻底的失望了。

他在前面想着怎么救葛博,而葛博呢,不知悔改,不知想想有什么对策,却在后面和女明星白日**,换成任何一个人,恐怕心中都会充满怒火 。

“愣着干什么,给我绑了。”葛流云看了一眼停下动作的两个大汉再次命令道。

“流云,流云,不要,不要,你……你饶了他吧,你……”

“饶他。”葛流云铁青着脸说道:“你告诉我,让你怎么饶了他,给我一个理由,只要你能够说出一个理由,我今天就饶了他,如果说不出來,就给我闭嘴,滚回房间,好好的呆着。”

葛博的母亲张了张嘴,试图说出一个理由,可是她却根本找不到任何开口的理由。

“你找不到理由是吧。”葛流云冷哼一声:“我也找不到理由,老子在前面为他想尽一切办法,让他活命,甚至低三下四的去求人,可是他呢。”

“你看看,他在做什么。”

“而且这几天,他到底在家里面都做了什么,我还沒有去查呢,但是我可以保证,他绝对每天都是花天酒地,这样的登徒子,你说,我葛流云要他何用。”

“说啊,我要他何用,”

“他……”

“要他毁了葛家吗。要他败坏葛家吗。”葛流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