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83章 初步较量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初步较量

索菲特酒店之中,段枫枕在戚烟梦的那修长的美腿之上,侧着头,而戚烟梦则是正在用一根棉签给他挖耳朵。

而段枫则是眼睛半眯着,那嘴角勾起了一道温馨的浅笑,脸上的神情惬意到了极点。

枕在心爱的女人腿上,给自己挖着耳朵,这世间还有比这更让人惬意舒服的事情吗。

可以说这一刻,段枫的心中平静到了极点,完全做到了在心里修篱种菊。

或许只有这一刻,段枫的内心才算是真正的平静,才算是彻底的安静。

忽然,套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给敲响了。

坐在一旁的林忆如在听到敲门声之后,立刻站起身,走到了门口,轻轻的拧开了房门。

“林小姐。”站在门口的荣铭哲对着林忆如轻轻一笑道。

林忆如点了点头道:“荣少,请。”

荣铭哲沒有说什么,便随着林忆如从门口走了进來。

荣铭哲在看到段枫躺在戚烟梦的腿上,一脸惬意的神情后,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羡慕之意:“段少,你这小日子过的可真是让人羡慕啊。”

听到荣铭哲的话后,段枫那半眯着的眼睛,慢慢的睁开双眼,缓缓的说道:“荣少,我还羡慕你呢,想找什么女人,就找什么女人,哪像我”

话还沒有说完,戚烟梦那纤细白嫩的手,便飞快的在段枫腰间拧了一下,顿时让段枫倒抽了一口凉气。

荣铭哲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得意的笑意。

随后,戚烟梦就将段枫给推到了一旁。

段枫坐起身之后,从身上摸出香烟,扔给了荣铭哲一根,淡淡的说道:“荣少,你这个时候过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就在段枫开口的时候,林忆如给荣铭哲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荣铭哲对着林忆如含笑接过了林忆如递來的茶,然后开口说道:“我是想看看段少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已经等不及了。”

“别急,好饭不怕晚。”段枫从口中吐出烟雾缓缓的说道:“现在让葛流云先难受一会,再说我昨天刚到江淮,怎么也要让我休息一下吧。”

荣铭哲顿时为之语塞,如果是别人遇到这事,恐怕早就动手了,但是段枫却丝毫沒有这个意思,他到底要做什么。

如果是只是为了休息,打死他荣铭哲都不会相信。

看着荣铭哲郁闷的模样,段枫再次开口说道:“荣少,难道你不感觉我不动,才是对葛流云最好的震慑吗。”

愕然听懂段枫这句话后,荣铭哲先是一愣,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认真的说道:“段少,你是要让葛流云坐立不安,让他夜不能寐,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摧垮。”

“不错。”段枫点了点头,缓缓的从沙发上站了起來:“我就是要让他心神不宁,让他提心吊胆。”

就在这个时候,葛流云已经带着葛博來到了索菲特酒店,只是他沒有立刻上去找段枫,而是将车在停车场停好之后,坐在车内抽起了香烟。

葛博面如死灰,那双眸子之中沒有任何的神色。

葛流云抽了一口香烟看了一眼葛博之后,便扭头看向了窗外。

他在等,等江夜雨的到來。

那样进入索菲特酒店去找段枫,他才有十足的把握让段枫不敢乱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大约过了三十多分钟之后,一辆挂着京城车牌照的林肯轿车缓缓的驶进了索菲特酒店的停车场。

一直透过车窗看着窗外动静的葛流云在看到这辆林肯轿车之后,立刻打开车门从中跳了下去,满脸激动的看着这辆林肯轿车。

随后,在葛流云的注视下,这辆林肯轿车缓缓的停在了停车场内。

接着车门打开,只见中年男人缓慢的从车内走了下來,男人穿着一身唐装,表情肃穆凝重,双目如电,不怒自威。

葛流云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立刻快步的走了过去。

“江老哥。”

听到葛流云的声音之后,江夜雨慢慢的扭过头,在看到葛流云之后,那张凝重的脸庞之上慢慢露出了一道笑意:“流云啊,让你久等了吧。”

“沒有,沒有。”葛流云急忙摆手道:“江老哥,这次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我相交了数十年,那有那么多客套。”

“江老哥”

“好了,流云,虽然我來了,但我还是之前那句话,我不保证段枫真的会卖给我面子,你还是多多做好准备吧。”江夜雨无奈的说道。

“无论怎么样,这次都谢谢你。”

“我们也别多说了,先去办正事吧,回來在叙旧。”

“好,江老哥请。”葛流云对着江夜雨立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江夜雨点了点头,便抬起脚朝着索菲特酒店之中走去。

与此同时,葛流云对着他带來的人招了一下手,随后就有人将葛博从车内给带了出來。

一行人直接朝着索菲特酒店内而去。

由于葛流云事先已经查到了段枫所居住的房间,所以轻车熟路的就直接找到了地方。

來到门口之后,葛流云立刻伸出手,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总统套房客厅之后的段枫等人在听到敲门声之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门口。

不等其他人有反应,林忆如便率先站起身,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当看到站在门口的江夜雨和葛流云之后,林忆如脸上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对于葛流云,林忆如只知道这个人,却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更别说江夜雨了。

江夜雨对着林忆如轻笑道:“你是遮天的女儿吧。”

愕然听到江夜雨的话后,林忆如先是一愣,随即开口道:“请问您是。”

林遮天曾经是南半国的枭雄,很多人都知道他,但是却从來沒有人在林忆如面前说起过,如今江夜雨开口就是林遮天,这让林忆如内心之中充满了疑惑。

心头暗问自己:“难道爸爸在江淮也有朋友。”

“真是沒有想到一转眼你就长这么大了,想必遮天在九泉之下也能够安息了。”江夜雨感慨道。

“您到底是谁。”

“按照辈分來算,你还应该喊我一声叔叔。”江夜雨含笑说道。

“叔叔。”林忆如再次一愣,随后再次开口道:“抱歉,我不认识你,而且我也沒有什么叔叔。”

江夜雨轻轻的摇摇头:“你不认识我也正常,不过,段枫你难道也要装作不认识我吗。”

这一次,江夜雨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直接传到了段枫耳中。

段枫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惊讶之意,接着便从沙发上站起身:“忆如,让他们进來,他是京城的江夜雨。”

听到段枫的话后,林忆如心头猛然一跳。

江夜雨,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是江夜雨,自己的父亲曾经多次提起过的人,也是当年他最佩服的人之一。

江夜雨仿佛看穿了林忆如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再次对着林忆如说道:“小丫头,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江叔叔,对不起,我”

“沒事,现在可以让我进去了吧。”

“江叔叔,您请。”

江夜雨点了点头,抬起脚步就走了进去。

当林忆如在看到身后的葛博之后,那张俏脸立刻布满了寒霜,但是却沒有多说什么。

江夜雨走进客厅之中后,立刻开口说道:“段枫,好久不见,沒想到,你现在是越过越滋润啊。”

“托您的福。”说着段枫指了一下沙发道:“坐。”

在说话间的时候,段枫看了一眼葛流云和葛博,但是却沒有多问什么。

对于江夜雨为什么來,段枫心中非常清楚,无非就是想要让自己不杀葛博。

“这位,我就不必介绍了吧。”

“当然不用了,葛家主吗,早就看过相片了。”段枫一脸轻松的说道:“只是沒有想到我还沒有去拜访葛家主,葛家主竟然亲自來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段枫表面上看似在恭维葛流云,但实际上确实在讽刺葛流云。

对此,葛流云心知肚明,但是却脸上却沒有任何的不满之色:“远來是客,我们华夏是礼仪之邦,我应该尽下地主之谊。”

“只是不知道你想怎么尽地主之谊呢。”

“那要看看段少想要怎么让我尽地主之谊了。”

一时间,整个客厅之中立刻出现了一股针锋相对的杀伐之气。

“当然是客随主便,难不成客人还能够要求主人做什么吗。”段枫一脸玩味的看着葛流云说道:“如果这样做,不就显得有些喧宾夺主了吗。”

“那也要看什么要求,主人能够做到的自然会答应。”

随着段枫和葛流云两人的几句话后,客厅之中完全被沉闷之气和杀伐之气所笼罩。

而江夜雨则是靠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段枫和葛流云,丝毫沒有开口的意思;荣铭哲也是一脸玩味的看着两人。

看似平淡的话,却暗藏杀机。

段枫看了一眼葛流云,接着二人莞尔一笑,最后二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虽然两人在笑,但是这房间中针锋相对的杀伐之气,并沒有因为这笑声而消失,甚至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