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84章 葛家有高手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葛家有高手

随即,两人仿佛事先说好了一般,笑声在同一时间停止,彼此看向了彼此。

四目相对,两道杀意在半空之中相遇!

“葛家主说的不错,客人的要求主人是不可能全部答应!”段枫脸上挂着笑意,但是这笑意却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但是,客人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到达自己的目的!”

“有些手段恐怕不是主人能够承受的住!”

葛流云脸上如同段枫一样,也挂着笑意,只是这笑意极度的渗人,尤其是那双眸子之中的锐利之色,更是犹如一把无形利刃一般,锋利无比!

“段少说的不错,但是主人也同样可以用自己的手段,让客人承受不住!”

“是吗?”段枫轻轻挑了一下眉头,语气显得格外轻松的说道:“这么说,那就要看看谁更狠,谁的手腕更加厉害了!”

“当然!”葛流云赞同的点了点头!

一直沉默的江夜雨突然开口说道:“好了,你们两个也别在这话里带着玄机,暗藏杀机了,有什么话直接摆在台面上来说吧!”

说着,江夜雨扫了一眼段枫和葛流云,然后再次开口说道:“段枫,我这次来,只是想做个和事佬,帮你们化解恩怨,有什么话直接摆在台面上来说,不要在这互相挤兑了,没意思!”

“大家都是聪明人,全部都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流云,你也可以拒绝!”

突然,江夜雨的声音陡然一变:“但是在谈的时候,都不能动手!”

话音落下,江夜雨端起茶轻轻的喝了一口道:“你们两个谈吧,正好我和故人之女好好聊聊!”

随即,江夜雨就站起身:“丫头,陪我聊聊天吧!”

林忆如看了一眼段枫,又看了看戚烟梦,然后点了点头站起身,陪着江夜雨走向了落地窗前。

“这些年,你们母女过的怎么样,还好吗?”江夜雨看着林忆如轻声问道。

“谢谢江叔叔挂念,我和我妈过的还可以!”

“多少有些不如意吧!”江夜雨看着窗外那蔚蓝的天空说道:“要知道,男人就是家中的天,遮天倒了,你们的天也就踏了!”

“而且当年遮天的身份也太显赫了,得罪了不少的人,有着不少的仇家,你们的日子过得肯定苦不堪言!”

林忆如的脸色慢慢变得暗淡了下来,江夜雨说的没有错,那段时间,她们的日子过得确实是苦不堪言,谁都向着欺负她们母女。

“你爸这个人脾气太倔了,宁死不低头,宁死不求人,如果当年他开口的话……”说着江夜雨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我当初也没有注意他的事情,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结局,如果我当初注意点,结局或许就不是如此!”

“当年他要是给我说一声,我也不可能袖手旁观,这个倔驴!”

林遮天是一代枭雄,他有着自己的高傲,有着自己的傲骨,他宁可死,也不张口求任何人。

林忆如沉默不语,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自己的父亲,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林遮天却真是一个真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虽然是枭雄,但是有着自己的底线,毒不碰,黄虽然沾,但是却从不逼良为娼,甚至谁敢逼良为娼,他就剁谁的手!

这点,林忆如还是很佩服自己的父亲。

“你是不是恨薛老,是他将你父亲一手给捧起来的,可是最后却没有管你父亲的事情,害的他被人给逼死!”

“江叔叔,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丫头,你不能怪他,也不能够恨他,当年他因为丧女之痛,完全沉浸在了悲伤之中,等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想要出手救你父亲的时候,已经鞭长莫及……”

说着江夜雨叹息了一声:“你父亲当年也没有像他求救,如果求救的话,他怎么可能不救你父亲,要知道他一生无儿无女,虽然只收了一个薛舞绝为义女,但是在他心中早就把你父亲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当年你父亲死后,他出手了,不然你以为杨家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是老样子,一步也无法向前在走一步,完全是因为他的缘故!”

“如果不是他当年出手的话,就凭段枫想要颠覆杨家,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我知道!”林忆如咬着牙点了点头!

“你父亲死后,他悲痛欲绝,失去了一个女儿,又失去了一个儿子,完全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心里的痛,无人能够体会!”

“他想过把你接到檀香园之中,可是你母亲却拒绝了!”

“什么?”林忆如的娇躯微微一震,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看来你母亲没有告诉过你这些!”江夜雨满脸苦涩的说道:“当年是我去找的你母亲,她拒绝了,她说……”

说着江夜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说,遮天临终遗言,不可在麻烦薛老,不能给薛老抹黑,林家的事情,林家自己解决!”

“为什么?”

“你父亲感觉对不起薛老!”江夜雨再次叹息了一声:“你父亲没有保护好薛舞绝,自认没有脸去见他,这也是为什么,当年你父亲不向他求救的原因,这也是你父亲不让你去檀香园的原因!”

“他怕,薛老见到你,会想起那悲痛的往事……”

“可即使如此,薛老一直在背后帮助着你们,一直在注意着你,可以说这些年,你身边一直有人在保护你,你想想,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是不是总有人会出来相助?”

听到江夜雨这么一说,林忆如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

江夜雨说的没有错,以前她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是有好心人救她,当时她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自己的运气好,如今听到江夜雨这么说,她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薛老在背后看着她,关注着她!

“丫头,不是薛老心狠,而是你父亲不让你去檀香园,不然,你现在可以说是众纨绔所巴结的对象,是众纨绔的梦中女神!”江夜雨轻声道:“当然,如果你去了檀香园,可能就不会和段枫有现在的关系!”

“人生有舍就有得,而且你最近不是也要去檀香园了吗?”江夜雨轻声道:“到了那里,薛老会告诉你的更详细,我所告诉你的,不过只是片面,到底他隐瞒了多少事情,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了,江叔叔,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丫头,你没有把薛老的事情告诉段枫吧?”

林忆如摇了摇头:“没有,当时我去问我妈了,我妈极度严厉的警告我,让我一个字也不能说,不然就不认我这个女儿,甚至她以死相逼我,让我不得对段枫吐露一个字!”

说着,林忆如的脸上泛起了一道苦涩之意,她早就知道檀香园的那位老人,可是却碍于母亲的警告和逼迫,她不能说,不能告诉段枫!

“等下,我去找你母亲一趟,你安心去檀香园吧!”江夜雨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道:“有些事情总要公众于天下,总要让你知道缘由!”

“谢谢你,江叔叔!”

“和我客气什么,当年我可是和你父亲一起喝过花酒的!”说着江夜雨爽朗的一笑。

只是这笑声之中却有些苍凉之意。

如今他还在,当年的故人已经亡了!

“江叔叔,你这次来是想要为葛家做说客吗?”林忆如突然岔开话题问道。

江夜雨并没有任何隐瞒,点了点头:“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流云没有任何对段枫出手的意思,而且当年他也承认是他们有错在先,所以当年没有去害莫宁和舞绝!”

“可是葛博害死了悠然,段枫不可能饶了他的!”

“这小子,真是让人头疼,难道他就不怕亲者痛仇者快吗?”江夜雨无奈的说道:“这明显就是厉鸿屠布的局,可是他还往里钻……”

“你不想让段枫杀葛博?”

“不能杀啊,杀了,他就要真的和葛家开战了,丫头,叔叔我也不瞒你,你别看葛家不显山不露水的,若是和段枫拼起来,绝对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林忆如一愣,那张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如果这句话是别人说的,她林忆如一定不会相信,但是这句话是江夜雨说的,就容不得他不信!

“你说的是真的?”

“丫头,我也不瞒你,葛家有一个高手,最少是骨灰级的高手,如果段枫真的欺人太甚,他绝对会动手,到时候就算杀不了段枫,也能够让他重伤!”

“什么?”林忆如脸色陡然一变,脸上的震惊之色变的更加浓厚了起来。

“葛家不是其他家族,他们是真正有底蕴的家族,不然也不会和我江家交好!”

林忆如点了点头,如果葛家真的和其他家族一样,那么江夜雨怎么可能会亲自过来一趟?

“现在只希望他们能够谈拢,不然真的就让人头疼了!”说着江夜雨扭头看向了段枫和葛流云。

只见,两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不善,充满了凌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