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85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正如林忆如所说的一样,段枫根本沒有打算饶了葛博的意思。

葛流云脸庞阴森的有些渗人,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道道血丝,犹如一头蛰伏的野兽一般,声音嘶哑的说道:“这么说,段少是非要杀了葛博。”

“我已经说了,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段枫丝毫不惧的看着葛流云道:“难道你不认为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吗。”

“只是段少所说的代价未免太大了些吧。”

“大吗。”段枫冷笑一声:“如果是冷悠然害死了他,你敢说不会让冷悠然拿命尝吗。”

一时间,两人完全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肯后退半步。

“会。”葛流云如实的说道:“我葛家的人,不是谁能够杀的。”

对于段枫这种人,葛流云知道说些虚伪的话,根本沒有任何的用处,倒不如实话实说的好。

“同样,我段枫的人也不是谁都能够害死的,谁敢害我身边的人,就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段枫狠狠的说道。

“你”

“葛流云,今天我看在江夜雨的面子上,在给你一次机会,让我杀了葛博,我段枫立刻扭头走人,有生之年,不踏入江淮半步,但是你若执迷不悟,那不仅我要杀他,你也要给我当狗。”段枫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语气冰冷到了极点。

你也要给我当狗。

接二连三的听到段枫这句话,葛流云深深吸了一口房间里略显浑浊的空气,眸子里闪过一丝怒意,不过很快又被他掩饰在了眸子深处:“段枫,你的口气太大了,就凭你想让我当狗,也配吗。”

“配不配试试就知道了。”

“你真要和我葛家死磕。”

“是你要和我死磕。”段枫重重的说道。

“段枫,我告诉你,如果你要和我死磕,我奉陪到底,但是最终的结果,你可要想清楚,我葛家可不是软柿子,不是谁想捏就能够捏的。”

“越是硬柿子,捏着越有劲。”

“段枫,我承认你很强,所有人都小看了你,包扣我在内,但是我葛家也不是好欺负的,还有做事不要太绝了。”

“绝吗。”段枫冷笑一声:“葛流云,我沒有直接对你动手已经是很仁慈了,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够坐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段枫”

“葛流云,你给我记住,葛博的命我要了,你留不住他。”段枫冷声打断了葛流云的话。

“好,好,那我就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样要他的命的。”

说着葛流云就站起了生:“今日打扰段少了。”

话音落下,葛流云作势就要离去。

“葛流云,如果你现在敢走出这个门,明天我就能够将你从权利的金字塔上踢下去,让你尸骨无存。”

本來已经迈出步伐的葛流云,在听到段枫这轻描淡写的话后,脚步立刻停滞了下來,脸色也陡然一变。

一时间,葛流云内心之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慢慢的转过身,看着段枫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能够将你从权利的金字塔上踢下去,同时,你们葛家不少的人,我也一样能够一脚踢下去,沒有了权利,你说你们葛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段枫的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残忍之意。

看着面前一脸笃定的段枫,耳畔响起段枫的声音,心中那不好的预感立刻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看样子,你不相信我的话,不过沒有关系,我会让你相信。”说着,段枫扭头看向了戚烟梦:“梦梦,帮我把那份东西拿來。”

戚烟梦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起身,就朝着卧室之中走了进去。

听到段枫的话后,葛流云不由将目光锁定在了段枫的身上。

同时,心中暗暗的问自己:“难道他手中有什么东西吗。”

“你是不是掌握了,我们葛家什么人的把柄。”葛流云颤抖着问道。

“实不相瞒,凡是你们葛家体制内的人,我都有他们的把柄。”段枫冷笑道:“你们曾经销毁的那些证据和污点,那些东西沒有出现在你们的档案里, 我手中全部都有一份。”

“唰。”

听到段枫的话后,葛流云如同遭到雷击,浑身开始抽搐了起來。

荣铭哲也是为之一愣,脸上充满了震惊,如果段枫手中真的有这些东西的话,别说让葛家当狗,就算是他们去吃屎,他们恐怕都很有可能去吃。

“当然你也不用紧张,你的资料,我手中掌握的并不多,但是我估计也足够你喝一壶了。”

就在段枫说话间,戚烟梦拿着一个文件袋从卧室之中走了出來。

走到段枫面前之后,戚烟梦便交给了段枫。

段枫在拿到文件袋之后,看也沒看,便扔给了葛流云。

葛流云红着眼睛,颤抖着手将段枫扔过來的文件袋给抓在了手中。

随后打开,拿出來厚厚的一沓资料,整颗心瞬间悬挂在了嗓子眼上。

在葛流云拿出资料的时候,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惬意的抽了起來。

葛流云看着手中的资料越看越心惊,那脸上表情犹如变色龙一般,不断地变化。

只是顷刻间,葛流云的额头之上就布满了冷汗,同时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了起來,并且那呼吸也变得浓重到了极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葛流云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赤红着双眸看着段枫问道:“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是怎么得到的很重要吗。”

重要吗。

葛流云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已经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这些东西在段枫的手中,那对于葛家來说将是灭顶之灾。

“你说,我手中的这些东西,能不能将你们葛家给玩死呢。”段枫一脸嘲讽的看着葛流云说道。

虽然葛流云很不想承认段枫说的事实,但是这份资料却让他心中清楚,段枫说的是事实。

这些东西只要被段枫给交出去,那么葛家在体制内的人,将会全部被干掉。

看着葛流云那阴森而又扭曲的脸庞,段枫再次开口道:“你说,如果死磕下去,会是什么结果呢。”

“段枫,你到底要做什么。”葛流云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怕了吗。”段枫冷笑一声:“葛流云,我当初给了你选择的机会,给了你考虑的时间,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说着,段枫从沙发上站了起來,双眸直视葛流云:“葛流云,现在我依然给你两条路走。”

“说。”

“一,我杀了葛博,你给我当狗。”

“不可能。”葛流云想都沒有就拒绝了。

“二,我杀了葛博,你将葛家旗下所有的产业全部都转让给我,同时将你知道的事情也全部都告诉我。”

听到段枫的第二条路之后,葛流云的脸庞狰狞到了极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可以把葛家旗下的所有产业都转让给你,也可以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你,但是你不能杀他。”

“那就沒得谈。”段枫一口回绝道。

“段枫,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我今天就欺负你了,你能够拿我怎么样。”段枫身上陡然流露出了一丝有鲜血和白骨堆起的杀意。

一时间,整个客厅之中完全被一股肃杀之意所笼罩。

“你”

“葛流云,二选一,不然就不要怪我段枫不客气。”段枫冷冷的打断葛流云的话说道:“我现在给你三分钟考虑的时间,当然你可以选择全部拒绝。”

“但是,接下來你就面临我疯狂的报复,你们葛家都要承受我的怒火。”段枫声音变得越來越冷了起來,犹如來自九幽地狱一般:“你可要想清楚,为了一个废物,搭上整个葛家到底值不值得。”

葛流云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的变化着,那呼吸也变得急促到了极点。

“段枫,你真的要将我们葛家给逼上绝路吗。”

“路,我给了你,如果你自己不选,那就不能怪我。”

葛流云沒有在说话,而是赤红着双眼,看着段枫。

段枫沒有在理会葛流云,而是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拿起香烟给自己再次点燃了一根,静静的看着葛流云。

三分钟的时间并不长,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能过去了。

段枫将手中的烟头给掐灭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好了,三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说出你的选择吧。”

葛流云沒有立刻开口,而是死死的盯着段枫,那模样恨不得将段枫给撕碎了一般。

对于葛流云那如凶狠的眼神,段枫并沒有在意,而是淡淡的开口说道:“你如果不说话,我就当你选择了第二条路,毕竟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话音落下,段枫就从沙发上站了起來,走向了被五花大绑,用毛巾塞着嘴的葛博。

忽然,葛流云开口了:“段枫。”

“怎么。”

“你就不怕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葛流云一字一句的说道。

愕然听到葛流云这句话后,段枫微微一愣,脸上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一道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