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86章 我帮你杀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我帮你杀

段枫只是惊讶,而荣铭哲则是嘴巴微微张开,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他做梦都沒有想到葛流云竟然会说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脑袋难道被驴给踢了吗,

“看來,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段枫死死的盯着葛流云说道,

那声音如同來自九幽深渊,令人毛骨悚然,

葛流云半眯着眸子说道:“死磕,我葛家还真沒有怕过谁,就算你能够杀了他,我也能够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

“是吗,”

“我们可以走着瞧,”葛流云重重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江夜雨也感觉到了段枫和葛流云那副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立刻迈着步伐朝着两人走了过來,

“怎么,你们沒有谈妥,”

虽然江夜雨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依然问了一句,

“他欺人太甚,”葛流云盯着段枫咬牙切齿的说道,

“葛流云,如果我欺人太甚的话,你们葛家早就遭殃了,”段枫冷哼一声道:“我这是在给你机会,是你不要罢了,”

“机会,”葛流云冷笑一声:“你那是机会吗,你那完全是在羞辱我整个葛家,是在打我们整个葛家的脸,”

“够了,”江夜雨立刻怒喝道:“都给我坐下,再谈一下,”

“江老哥……”

“坐下,”江夜雨狠狠的瞪了一眼葛流云,

在看到江夜雨那带着冷意的眼神之后,葛流云极度不甘的再次坐在了沙发上,

看到葛流云坐下之后,江夜雨再次开口说道:“给我说说,到底哪里沒有谈拢,”

“我要葛博的命,谁也阻拦不了我,”段枫重重的说道,

那坚决的声音丝毫不给人拒绝的机会,

江夜雨的眉头立刻紧皱在了一起:“难道你就非杀他不可,”

“非杀不可,”

“流云,你非要保他,”

“非保不可,”

“谁都不能够后退一步,”

“我允许他废了葛博,但是绝对不能够让他杀,”葛流云想都沒有便开口说道,

“我只要命,”

江夜雨微微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葛流云,又看了看段枫:“你们两个要是这样斗下去,只能够让亲者痛,仇者快,而且就算段枫你胜利了,也是惨胜……”

还沒有等江夜雨把话说完,就被段枫给打断道:“我能够完美的胜利,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葛流云,你怎么不将你手中的东西拿出來呢,”

“段枫,你……”

“流云,拿过來我看看,”

葛流云狠狠的瞪了一眼段枫,然后将手中握着的资料交给了江夜雨,

江夜雨接过这些资料之后,飞快的扫了一眼,那张平静的脸庞之中顿时浮现了一道震惊之色,只是看了一点,江夜雨就将手中的东西放在茶几上:“段枫,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得到的,”

“这已经不重要,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份资料明天就会出现在整个华夏各大报社头版头条上就可以了,”

“段枫,难道就沒有商量的余地吗,”

“路,我给他了,是不选择,非要不见棺材不掉泪,”

“段枫,你那也叫路,杀葛博,抢夺我葛家财产,还要让我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事情,你他妈的这叫路吗,”

“那你可以选第一个,给我当狗,”

再次听到段枫的这句话后,葛流云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你……”

“都闭嘴,我让你们两个是來商量,是來谈判的,不是让你们來谈怎么动手的,”

“江老哥,我也想好好谈,可是他欺人太甚了,根本就沒办法谈,”

“段枫你先坐着,我和流云单独谈谈,”

说着,江夜雨就从沙发上了站了起來:“流云,跟我來,”

葛流云沒有多说什么,直接站起身,跟着江夜雨朝着落地窗前走去,

看到两人走向落地窗,林忆如急忙对着段枫说道:“段枫,刚刚江叔叔告诉我,葛家有骨灰级的高手,如果你和他死斗的话,必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愕然听到林忆如的这句话,段枫的心头猛然一跳:“你说的是真的,”

“不知道,但是我想江叔叔应该不会骗我吧,”

段枫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如果葛家真的有骨灰级的高手,那么就算是段枫能够让葛家在体制内损兵折将,那么这个骨灰级别的人,肯定会坐不住,跳出來,

到时候,绝对是一个大麻烦,

一时间,段枫感觉自己心中所设定的剧本,慢慢出现了一丝的偏差,

与此同时,落地窗前,葛流云打开落地窗,趴在窗边,手指中夹着香烟轻声道:“流云,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你们真的死磕,就他手中的那些东西,就足以让你们葛家损失惨重,甚至还会让上面反感,”

“江老哥,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段枫欺人太甚了,我咽不下去这口恶气,”葛流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就算死磕,我也不怕他,”

“流云啊,你真糊涂啊,”江夜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你也看到了厉家灭亡之后,多少势力便动手瓜分厉家了,”

“若是,段枫将他手中的东西传播出去,你们葛家也会被人瓜分,到时候葛家可就真的要倒霉了,”

“江老哥,我是不可能看着段枫杀葛博的,”

“流云,你这样做值吗,”

“无论值不值,我都绝对不能让段枫杀葛博,”说着葛流云的声音陡然一变:“实在不行,我就去请那位出手,看段枫能不能挡下他,”

说着,葛流云的双拳便紧紧的攥在一起,

“流云,你们家哪位不一定能够打过段枫,他现在实力暴涨,已经是到了骨灰级别,可以说年轻一辈之中已经鲜有敌手,就算是面临老一辈的人,现在的段枫都很有可能将其给斩杀,”

葛流云在听到江夜雨说段枫是骨灰级别的实力后,那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眸子之中也随之出现了一丝的恐惧之意,

如果真的如同江夜雨所说的那样,那么葛家全部会大难临头,

“而且流云,你还不知道吧,段枫最近要去羊城,是那个老人让他去的,”江夜雨扭过头看了一眼段枫,然后再次说道:“你可千万别惹到那位,不然我可真的就无能为力了,”

葛流云的心头猛然一颤:“江老哥,你……你是说……”

“流云,他是薛老的外孙,”江夜雨重重的说道:“能忍就忍吧,不然你们葛家就是第二个杨家,只要他有生之年,仕途之上,你们葛家无法再向前走一步,更何况我怀疑他手中的那些东西,都是薛老交给他的,”

江夜雨的话犹如一记重锤一般,狠狠的敲打着葛流云的心脏,

轻轻的蠕动了一下喉咙,葛流云颤抖着问道:“薛老不是无儿无女吗,怎么……”

“薛舞绝是他义女啊,当年你们害了他义女,他沒有动手,已经很稀奇了,你要是还和他外孙死拼,他能够饶的了你吗,”

“可是……”

“你还是不想让他杀葛博,”

“恩,”

江夜雨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先想想,我去找段枫聊聊,争取给你们找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话音落下,江夜雨就朝着段枫走了过去,

顷刻间,江夜雨就到了段枫的身边,非常随意的坐在了沙发上:“段枫,那些资料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有些事情连我也不知道,肯定是有人耗费了数十年的时间才搞到手的,”

“这个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

“好吧,”江夜雨倒是也沒有多问什么,而是岔开话題继续说道:“段枫,你真的就非要让葛博死不可吗,”

“对,他必须死,谁也不能阻拦,你也别劝我,沒得商量,”

“你就不能后退一小步吗,”

“退不了,”段枫满脸坚决的说道,

“你知道吗,你这样和葛家斗下去,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而且你真正的对手会坐收渔翁之利,这样完全得不偿失啊,”

“我知道,但这是我的原则,谁动我身边的人,我就要谁的命,”

“你就不能给我一丁点的面子,”

“除了这件事情,什么事情我都可以给你面子,”

“如果我让葛博死了,你是不是就罢手,不为难葛家,”

“我要葛家的全部财产,”

“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完全将葛家往死路上逼啊,不行,这点肯定不行,”

“那要一半,”段枫看着江夜雨十分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不想让我和葛家为敌呢,葛家也沒有多少利益和你们江家有牵连啊,”

“这不是利益不利益的问題,而是交情,我和流云相交数十年了,他为人耿直,不是那种瑕疵必报的人,不然为什么他能够死死的约束住葛笑天不在报复你父母,”

“而且,从他想要救葛博的急切心理上,你也能够看得出來,他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为了利益可以舍弃一切的人吧,”

段枫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葛流云这个人还真有点让人佩服的地方,

只是,他们注定是敌人,即使内心之中佩服葛流云,他也不会改变要杀葛博的心,

“段枫,我帮你杀葛博,你离开江淮,如何,”

“你怎么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