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87章 永握葛家把柄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永握葛家把柄

江夜雨沒有立刻开口,而是端起那放在茶几上早已经凉的茶,轻轻的喝了一口后,才缓缓的说道:“我当然有我的办法,我帮你将他给杀了不就可以了吗,”

“反正,你想要的是他死,至于怎么死,都无所谓吧,”

段枫眉头微微一挑,双眸直视江夜雨,仿佛要将江夜雨内心之中的真实想法给看透一般。

“你刚刚还不想让我杀呢,你会好心的帮我杀了他,”

“凡事都是可以更改的。”

“好,只要你能够帮我杀了他,我立刻离开江淮,不过我要的东西,也必须全部都告诉我。”

“可以。”江夜雨非常痛快的答应了下來。

看到江夜雨这么痛快的答应下來,段枫再次补充了一句道:“如果让我知道你是在骗我,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话音落下,段枫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一道泛着死意的杀机。

江夜雨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站起身走向了落地窗前。

看到江夜雨走过來,葛流云急忙开口问道:“江老哥,他怎么说,”

“流云,我已经和他谈的差不多了,他要你们葛家一半的财产。”

“我给。”葛流云想都不想立刻说道。

江夜雨含笑点了点头:“你还需要将你所知道的东西全部告诉他。”

“资料我已经准备好。”

看來,葛流云事先确实沒有任何和段枫为敌的打算,不然他不可能将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

“他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还是让葛博死。”

“不可能。”葛流云的脸色立刻变得铁青了起來:“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我绝对不可能答应让他杀葛博的。”

江夜雨轻声叹息道:“流云,你听我说完,你无非就是不想让葛家颜面扫地,现在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即能够保住你们葛家的面子,也能够让段枫消气。”

“什么办法,”

“葛博这些年沒少祸害女人吧,沒少做触犯法律的事情吧,”

葛流云心头猛然一跳,仿佛猜到了什么似的,喉咙微微蠕动了一下道:“江老哥,你你该不会”

“沒错,让他死在监狱之中吧,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不然你就准备和段枫开战吧。”江夜雨叹息道:“这样,葛博依然还会死,你葛家必定会日落西下,如果惹的薛老大怒,你们葛家更是雪上加霜。”

“而且,你不要忘记,段枫手中的那份资料,已经足够让你葛家元气大伤了,如果你在和他死斗,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呢。”

“拼武力,你们葛家只有一位能够挡住他,但是他身边还有屈玲珑呢,屈玲珑你是不惧,但是屈玲珑的师父赫连千叶,可是足够横扫你们整个葛家了,你可不要在这个时候做糊涂事啊。”

葛流云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的变幻着,显然内心之中在坐着剧烈的挣扎。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江夜雨的话,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江夜雨说的完全是事实,和段枫死斗,葛家会遭遇到灭道:“只是我不相信你,人我自己派。”

“沒问題。”江夜雨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只是葛流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人之常情的要求。”

“只要不过分,我答应他。”段枫并沒有回绝,毕竟葛流云都答应让杀葛博了,他也不可能非要将葛流云往死里逼。

“他想要让葛博留下一个后人再死,当然只要两天的时间,两天后,我会将他送进监狱,你就可以派人动手了。”

段枫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段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至少要给人家留下一个后人吧,不能非要赶尽杀绝吧,”说着江夜雨对着段枫再次开口道:“我向你保证,日后无论是这个孩子还是葛家都不会向你寻仇,如果他们敢有一丝的异动,我江夜雨第一个出手将他们给杀了,如何,”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都这样说了,如果我还不给你面子,那就显得我段枫太不识抬举了。”

“你答应了,”

“对,我答应了,但是三天后,葛博必须死,如果你们敢给我出什么幺蛾子”

沒等段枫把话说完,就被江夜雨给打断道:“如果这中间在出现任何变故,你说怎么就怎么。”

段枫点了点头。

有江夜雨在,段枫不怕葛家敢给他玩什么把戏,不然就不是他得罪江夜雨,而是葛流云得罪江夜雨,让他颜面扫地。

“流云,你过來吧,我已经和段枫谈好了。”

听到江夜雨的话后,葛流云立刻走了过來。

一脸不善的看了一眼段枫:“段枫,这次我们葛家认栽。”

“你要的东西,今天晚上我会让人全部给你送來。”葛流云咬牙切齿的说道。

显然,这一刻葛流云的内心之中极度不服,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谁让段枫现在比他强呢。

“那我就等着你送來的东西。”

“你放心,这些东西都是你想要的,还有把你手中的东西也全部给我交出來。”

“不可能。”段枫想都沒想立刻拒绝道:“我感觉这些东西还是掌握在我手中比较好,日后你们葛家若是想要报复我,我手中握着这些东西,底气也就足些。”

“段枫,你”

“我是不可能交出來的,这些东西我必须要握在手中,你葛家可不是阿猫阿狗,日后若是反水,我岂不是要被你们给打一个措手不及。”段枫淡淡的说道:“我这个人喜欢将一切都握在自己的手中,尤其是敌人的把柄。”

“段枫,我已经让出了很多,你不要以为我葛流云真的好欺负。”

“我从來就不认为你好欺负,不然我也不会要握着这些东西了。”

看着两人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江夜雨心头猛然一沉,这要是让这两人继续下去,恐怕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急忙开口说道:“段枫,你把这些东西交给我吧,放在我这里,如果葛家日后报复你,我在将这些东西交给你如何,”

“我说了,这些东西,我必须要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可能交给任何人。”段枫丝毫不留情面的说道:“而且我不相信你。”

“你如今为了葛家能够从京城來江淮做和事佬,那就说明你们关系极好,让我把这东西交给你,可能吗,”段枫冷笑一声:“换成你是我,你会给我吗,”

江夜雨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但是随即一想,段枫说的也有道理,可是若真的让段枫握着这些东西,葛流云日后每一天肯定都会如坐针毯。

可以说,段枫手中的这些东西,是葛家的命脉。

谁会放心,把自己家中的命脉放在别人的手中,而且还是敌人的手中呢。

若是一直放在段枫的手中,那么葛流云就永远要受到段枫的牵制不说,日后就算是段枫想要反悔对付葛家,或者说,让葛家帮他做什么,甚至要葛家的什么,葛流云都不能拒绝。

不然就是找死。

一时间,杀意慢慢的融进了那污浊的空气之中,使得客厅之中的气氛再次沉闷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