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89章 饶不了段枫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饶不了段枫

索菲特酒店之中。段枫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葛流云让人送來的一沓资料。一脸认真的浏览着。那模样仿佛生怕漏掉什么重要的字眼一般。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左右。段枫将手中的资料给装进了档案袋之中。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然后站起身。走向了落地窗。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车如流水马如龙的街道。脸上充满了凝重之意。

葛流云并沒有敷衍段枫。让人给段枫送來的资料之中确实有很多是段枫想要的。但越是这样。段枫心中就越是不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感觉。葛流云是想将自己当枪使。铲除这些人。

“啪。”

一道清脆的响声响起。声音过后。一缕火光闪现。

段枫点燃了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将烟雾从口中吐出。

而就在段枫抽烟的时候。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沙发旁边。拿起了段枫那放在茶几上的资料。打开看了起來。

两人如同之前的段枫一样。看的非常认真看的非常仔细。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那俏脸之上的神色也跟着不停的变幻了起來。

当两女看完之后。忍不住的看了彼此一眼。两人均从对方的眸子之中看到了一丝的震惊。

林忆如将目光缓缓的落在了站在落地窗前段枫的身上:“段枫。这份资料能够相信吗。”

还沒有等段枫开口。戚烟梦就立刻说道:“如果这份资料有误的话。那么葛流云完全是在报复你。是想要置你于死地。”

“我知道。”段枫转过身。靠在窗台之上看着戚烟梦和林忆如说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能够说的清楚。葛流云很精明。这份资料我想有七成是真的。有三成是假的。”

“而这三成假的。很有可能就是他给我设的坑。让我跳里面去。”

说着段枫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戚烟梦和林忆如点了点头。段枫说的不错。真真假假。根本让你无法分辨。

“那你打算怎么做。”

“按照这上面的东西。一个个去印证。”段枫重重的说道:“到时候真假就会知道。”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段枫仿佛看出了两人内心之中的想法一般。再次开口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想要让我当枪。也要看他葛流云有沒有这个能耐。”

与此同时。葛家。

葛流云坐在客厅之中的沙发上。一脸铁青。那眸子之中充满了嗜血之意。女生第一时间更新

突然。从门外传來一道脚步声。

下一刻。只见华英娜一脸慌张的从外面走了进來。

“流云。事情怎么样。段枫是不是不杀博儿了。”华英娜一脸担忧的问道。

在葛流云带着葛博回來的那一刻。华英娜就想要询问。但是在看到江夜雨也随同到來之后。华英娜不得不将那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肚子里面。

而且葛博也跟着回來了。所以她一直忍到了现在才问。

葛流云并沒有回答华英娜的话后。而是反问道:“给江老哥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华英娜急忙说道:“流云。女生第一时间更新博儿的事情怎么样了。段枫怎么说的。”

葛流云缓缓的闭上了双眸。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大约四五秒之后。葛流云再次睁开了眼睛。双眸之中尽是无奈之色:“他必死。我救不了他。”

“唰。”

华英娜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如纸。整个人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剧烈的抖动了起來。仿佛随时都很有可能倒在地上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你在骗我是吗。你在骗我。”回过神后。华英娜立刻拼命的摇头道。

“沒有骗你。”葛流云再次吸了一口气。满脸苦涩的说道:“三天之后。是他的死期。”

话音落下。女生第一时间更新葛流云再次闭上了双眸。

愕然听到葛流云的这句话。华英娜只感觉一道闷雷在自己耳边嗡嗡诈响一般。让她脑海之中的意识一片混乱。

“噗通。”

随后。华英娜噗通一声跪在了葛流云的面前。一脸祈求的看着葛流云说道:“流云。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博儿。救救他吧……”

“我替他死。你告诉段枫。我替他死。让他饶了博儿……”

葛流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救。我也想救。可是怎么救。你知道吗。段枫手中握着葛家的所有人的把柄。所有人。”

说着。葛流云的声音不知不觉提高了不少:“如果我救他。葛家体制内的人将会有五成以上落马。而且只需要三天。三天的时间段枫就能够做到这一切。甚至一天就可以。”

“你说。你让我怎么救。”

“如果换成你是我。你是留他。还是留葛家。”

华英娜顿时怔住了。

“本來我以为段枫会用强。这样我就有办法将他给拦下來。可是他直接给我玩了一个釜底抽薪。你说。我还怎么和他玩。”说着葛流云自嘲的笑了笑:“恐怕你还不知道。薛舞绝是羊城薛老的义女。段枫是他外孙。”

“你让我和薛老去硬碰。不是找死吗。”

随着葛流云的诉说。。华英娜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來。那张原本保持极好的脸蛋上。这一刻再也找不到丝毫的血色。

“我现在根本动不了段枫。反而和他纠缠下去。整个葛家都会跟着遭殃。”

一时间。葛流云仿佛苍老了数十岁一般:“所以。我只能够牺牲他。來保全整个葛家了。”

华英娜双眸无光的看着葛流云。声音颤抖着问道:“难道。你……你就真的沒有一点的办法吗。”

“除非江老哥死挺我。不然只能够让葛博死。”葛流云苦笑了一声:“可是让江老哥死挺我。你认为可能吗。”

华英娜顿时无言以对。

“如果今天不是有江老哥。不仅葛博会死。就连我也会沦落为段枫的一只狗。”说着葛流云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一直他让我咬谁。我就要咬谁的狗。”

“别求我了。不是我不救。而是真的无能为力了。段枫太狠了。就这。我还付出了葛家所有的财产才多留葛博活了三天。”

华英娜张了张嘴。刚想开口。葛流云的声音就已经再次传了出來:“不过你放心。在这三天之中。我会让他留下一个后代。”

“这是我最大的努力了。”

“流云。让他跑吧。现在就让他跑。走的越远越好……”

“跑。。”葛流云冷笑一声:“他跑了。葛家怎么办。我怎么办。”

“就算我不要葛家了。拼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但是你以为他能够跑的掉吗。”

“我告诉你。整个葛家门外已经被荣铭哲安排满了暗线。只要他敢走出葛家的门。段枫就会立刻接到消息。到时候他死的只能够更快。”

话音落下。葛流云就从沙发上站了起來:“我去看看葛博。”

说着。葛流云就朝着客厅外走去。

來到葛博的住处之后。葛流云伸出手便推开了房门。

此刻葛博坐在沙发上。双眼犹如死鱼一般沒有丝毫的神色。

就连葛流云从外面走进來。他也沒有注意到。

看到胳葛博这幅模样之后。葛流云脸上立刻浮现了一道痛苦的神色。

虽然葛博不是他的儿子。是葛笑天的。但是这么多年葛流云完全将葛博视如己出。当做了自己的儿子。如今葛博必死无疑。

他的心怎么可能不痛。怎么可能不滴血。

但是他却又无可奈何。

就像他说的那样。形势沒人强。就要学会低头。

大步走到葛博的身边。便坐了下來。一只手放在葛博的肩膀上轻轻的拍打了一下。

葛博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葛流云之后。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动作。

“恨我是吗。”

葛博沉默不语。

看到葛博沉默。葛流云再次开口说道:“你恨我也是应该的。谁让我沒有能力保住你呢……”

“但是。你也不要怪我。我也是沒有办法。如果真的有一丁点的办法。我也不会这样做;不过。你放心。”葛流云的声音陡然一变:“我饶不了段枫。”

听到葛流云的这句话后。葛博那呆滞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神情波动。慢慢的扭过头。看着葛流云说道:“爸。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说着葛博便抓住了葛流云的手臂。一脸恐惧的说道:“爸。你能够救我是吗。只要你多求求人。一定可以救我的。对吗。一定可以救我的。”

看着葛博此刻的模样。葛流云的心头仿佛被人给插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痛的让他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就连呼吸在这一刻也变得急促了起來不说。双拳也在这一刻被握的咯咯直响。同时那双眸子之中也慢慢泛起了猩红色。其中所散发出的寒意让人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