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90章 仇恨的种子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仇恨的种子

三天的时间只是一转而逝。

今天正是葛流云答应将葛博给送进监狱的日子。只是此刻的葛流云却在自己的书房之中。

整个书房之内烟雾缭绕。刺鼻的烟草味道充斥在整个书房之中。那面前书桌上的烟灰缸内已经尽是烟头和烟灰。

并且此时。葛流云的手中依然夹着一支已经燃到了烟蒂。那灼热的烟头已经烫在了他的手指之上。但是他依然沒有任何的动作。就这样木讷的坐在那里。整个人犹如石化了一般。

同时他的眼窝隐约下陷。眼圈红的吓人。

突然。书房的们从外面被人给敲响了。或者是被人在外面给疯狂的拍打着。

沉闷的声音在书房内和书房外响起。。mm。

听到这沉闷的声音。葛流云被拉回到了现实之中。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了房门口。轻轻的拧开了房门。

顿时。华英娜那梨花带雨的憔悴容颜映入到了葛流云的视线之中。

这一刻的华英娜再也沒有了昔日那份风韵犹存半老徐娘的味道。有的只是风烛残年;这一刻的华英娜仿佛苍老了数十岁一般。那张原本因为精心保养而白皙的脸庞。此刻也是沒有了任何的光彩。那眼角纹显得极其明显。

“噗通。”

看到葛流云之后。华英娜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一边对着葛流云磕头。一边开口说道:“流云。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让人送博儿进监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要……”

“砰砰……”

华英娜重重的对着葛流云磕着头。每磕一下。都会传出一道沉闷的声音。

“流云。我求求你。求求你。只要你不让博儿死。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求求你……”

华英娜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悲凉。整个人此刻看起來也显得十分苍老。

葛博是她的儿子。是她的心头肉。如今要面临死亡。她的心头之上犹如刀绞一般的疼痛。

“他被人带走了吗。”

听到葛流云的声音后。华英娜急忙开口说道:“流云你救救他。你救救他。现在还來的及。现在还來的及……”

耳畔响起华英娜的话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葛流云已经得到了答案。葛博被人给带走了。

“晚了。”葛流云声音之中充满了苍凉:“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晚了。”

说着葛流云慢慢转身走向了书房之中。这一刻。他的背影仿佛无限被拉长了一般。整个人身上充满了悲凉的气息。

看到葛流云走进书房之中后。华英娜跪在地上。犹如一只狗一样不停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

“流云。只要你救他。还不晚。我求求你。求求你了好吗。”

葛流云无力的的闭上了双眼。沉闷的说道:“我救不了。”

听到葛流云的再次拒绝。华英娜整个人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一般。整个人直接软倒在了地上。双眸之中沒有了任何的色彩。

片刻之后。华英娜摇晃着身体从地上站了起來。脸色略微显得有些狰狞。颤抖着手指着葛流云说道:“葛流云。你是不是看葛博不是你儿子。所以你才不救他的。你恨不得想要让他死。”

“因为。只要他活着一天就是你的耻辱。只要他活着就是你的痛苦。”

“是。葛博不是你的儿子。是笑天的儿子。可是笑天当年是怎么对你的。你是怎么当上这个家主的。是笑天给你出谋划策。是笑天拼在最前方为你出力。甚至他为了你这个大哥。可以将自己的命给豁出去。可是你呢。”

“他出事。你救不了。如今你竟然要亲手将他唯一的儿子送给别人去杀。葛流云。这就是你吗。”

“你的心呢。难道被狗吃了。笑天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为他做了什么。”

“当初笑天出事之后。你将他锁在家中。不让他谈报复。笑天为了你。忍了。笑天为了你。心甘情愿被你锁在家中。最终郁郁寡欢而死。”

“你难道都忘记了。”

华英娜歇斯底里的对着葛流云吼道:“你告诉我。这些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我沒有忘记。”葛流云的脸上出现了一道痛苦之色:“笑天的恩情。。mm。我这个做大哥的这辈子都无法报答。是我这个做大哥的对不起他。”

“你沒有忘记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不救笑天唯一的儿子。”华英娜疯狂的吼道:“如果你是恨我。恨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恨我让你一辈子蒙羞。那么我马上可以死。马上可以死在你面前谢罪。我只求你救救葛博。”

说着。华英娜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直接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那泛着寒芒的匕首在这一刻显得异常扎眼。

葛流云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头猛然一跳:“你干什么。把匕首拿下來。”

“我死了。你是不是就会救葛博。我死了。是不是能够消除你心中这二十多年的耻辱。。mm。我死了。你是不是就会……”

还沒有等华英娜说完。就被葛流云给打断道:“我从來沒有恨过你。我只恨我自己忽略了你。是我对不起你。”

说着葛流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说道:“你以为我不想救他吗。我想。如果我不想。我会将葛家所有的资产全部交给段枫吗。”

“如果我不想救他。我为每天为他绞尽脑汁吗。如果我不想救他的话。我……”

话说到了一半又顿住。只剩一声仿若前世般遥远的幽幽叹息。

“我救不了。真的救不了他。”

“葛流云。你不如笑天。”华英娜死死的盯着葛流云说道:“他可以为了自己的家人。。mm。将命给豁出去。这点你永远比不上他。你永远比不上他。”

葛流云身体微微一颤。随即脸上泛起了一道苦涩。

是的。他比不上葛笑天。

“葛流云。我在问你最后一遍。你救不救葛博。”

“不要逼我。”葛流云一脸挣扎的说道:“我不能够为了一己之私。而搭上整个葛家。”

“这么说。你是不救了。”

葛流云沒有开口。而是选择了沉默。

“好。好。葛流云。你狠。我看你百年之后。如何下去面对笑天。我看你如何向他解释。”华英娜一脸狰狞的说道。

看到华英娜脸上那狰狞的神情。葛流云心中立刻升起了一道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黄泉路上太凄凉太寂寞。我就先下去陪我儿子。”说着华英娜动了一下匕首。瞬间匕首之上就出现了一丝的鲜血:“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去跪在笑天面前解释。”

“不要。”

葛流云的话音还沒有落下。只见华英娜握着匕首的手用力一挥。

“噗嗤。”

猩红的鲜血犹如喷泉一般。从华英娜的喉咙之处喷洒而出。

“哐当。”

随后。华英娜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面之上。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那猩红的鲜血顺着喉咙疯狂的涌出。只是一瞬间就将地板给染红了。

“不。”

看到这一幕之后。葛流云立刻歇斯底里的吼叫了一声。

虽然华英娜和葛笑天发生了关系。还生下了葛博。但是葛流云却从來沒有恨过她。他只怪自己冷落了华英娜。只怪自己忽略了华英娜。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很爱华英娜。只是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这么多年一直沒有在碰过华英娜。

如今看到心上人倒在自己的面前。葛流云犹如一头被刺伤的孤狼一般。发出了那怒吼的声音。

华英娜的身体沒有抽搐几下。就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动静。

但是那双眸子却怒视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葛流云的身体也在同一时间剧烈的颤抖了起來。仿佛随时都会晕倒一般。

片刻之后。葛流云抬起脚步走到了华英娜的面前。

“噗通。”

葛流云直接跪在了地面上。那地面上的鲜血瞬间就染红了葛流云的膝盖。

颤抖着手摸向了华英娜那憔悴的脸庞。

“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傻。”

整个书房之中除了葛流云的声音之外。在也沒有了任何的声音。

看着身体慢慢变凉的华英娜。葛流云那双眸子变得更加猩红了起來。犹如一头被深深刺伤的野兽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葛流云仰天长吼。

忽然。葛流云那双眸子之中射出了一道锐利的杀意:“段枫。段枫。都是你。都是你。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话音落下。一股无法掩饰的滔天杀意。以葛流云的身体为中心。弥漫在书房里。令得整个书房的气氛压抑至极。温度似乎也随之下降。

葛流云颤抖着抚摸着华英娜的那慢慢变的冰冷的脸庞。语气低沉。声音嘶哑。如同一头野兽在咆哮:“娜娜。你放心。我一定会用段枫的人头祭奠你们的。我一定会用他的人头。祭奠你们母子二人的。”

这一刻。他葛流云内心之中完全被杀意所笼罩。心中只有杀。仇恨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但是这股杀意并沒有让葛流云迷失理智。反而让他变得更加清醒了起來。

“段枫。段枫。你等着你。我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葛流云红着眼眶。咬牙切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