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91章 我去赔罪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我去赔罪

虽然华英娜死在了葛流云的面前,深深的刺激了他的内心,让他内心之中那颗仇恨的种子开始无限扩大,但是他并沒有动手。

他清楚,这个时候,他不可能是段枫的对手,只要段枫手中的那份资料一出,整个葛家就要面临灭顶之灾,虽然葛家依然能够保留,但却会变成二流末家族,所以即使心中怒意杀意滔天,他也必须忍下去。

葛流云混迹体制大半辈子,心中非常清楚,有些耻辱不是你想雪耻就能雪耻的。

所以,他忍了下來,就犹如一头蛰伏在森林之中寻找猎物的凶兽一般;要知道有雄心有野心的人懂得在低谷中蛰伏忍耐,等待机会。

而他葛流云正是有雄心又有野心的人,他知道人生之中必定会有低谷,但是人生不可能永远都在低谷,所以葛流云让自己蛰伏了起來,只要让他找到机会,那么必定会露出那锋利的獠牙,给予段枫致命一击。

同时,葛博在江夜雨的安排下,直接被送进了监狱之中,而在同一时间,江夜雨也通知了段枫。

段枫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便让江夜雨也将他给弄到了监狱之中。

他要亲自去杀葛博,亲自为冷悠然报仇。

此刻江淮市监狱之中。

段枫扮成犯人的模样,和其他犯人一样,正在工作着,只是段枫的眼神却不停的在四周扫视,而且在段枫的身边还站着两个狱警。

这两个狱警正是江夜雨特意安排的。

并且江夜雨已经让人买通了监狱之中的两个大佬,让他们制造出一场暴乱,从而给段枫动手杀葛博的机会。

这样,段枫即能够杀了葛博,也能够对外诉说,葛博是死于犯人的暴乱下,这样多少能够给葛家保留一丝的面子,而不是名誉扫地。

忽然,监狱的房门被打开,只见葛博被两个狱警给押了进來。

“这个是新來,你们给他安排一下。”其中一名狱警指着段枫身边的狱警说道。

“知道了。”

随后这送葛博过來的两个狱警便离开了。

“段少,你要的人來了。”其中一个狱警立刻低声对着段枫说道。

“我看到了。”

“段少,你想要什么时候动手,”

“将他给我带到我这里來,等下看我眼神。”

“明白了。”

随后,这个狱警立刻走向了葛博:“跟我过來。”

说着,这个狱警就一把抓在了葛博的衣领之上,也不管葛博愿意不愿意,直接将葛博给拉到了段枫的身边。

在葛博來到段枫身边后,段枫抬起头立刻对着葛博呲牙一笑:“葛少,多日不见你还好吗,”

葛博在看到段枫之后,那张脸色立刻苍白如纸,整个人的额头之上顿时布满了豆粒大的汗珠,身体也在这一刻摇晃了起來,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无法驱除的恐惧之意。

“你……你……”

“很意外是吗,”段枫淡淡的说道:“不用意外,我是送你去地狱的,这点葛流云沒有告诉你吗,”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葛博的身体犹如抖筛糠一般,抖动的更加厉害了起來,牙齿也不停的上下撞击在了一起,显然在面对死亡的和后,葛博内心之中恐惧到了极点。

“我记得,你当时让人告诉我,等我到了江淮在好好陪我玩,如今我來了,你今天是不是好好陪我玩玩,”说着段枫的嘴角勾勒出了一道邪魅的笑意。

这道邪魅的笑意落在葛博的眼中仿佛犹如死神在向他招手一般。

下一刻,段枫对着其中的一个狱警使了一个眼色。

在看到段枫的眼色之后,这个狱警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眼神扫了一眼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了一个角落之中:“你们干什么呢。”

说着这个狱警就朝着角落这种走去。

而就在这个狱警动手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立刻陡然响起:“草泥马,竟然敢踢老子,我他妈弄死你。”

话音落下,只听一声闷响。

随即一个人影一脚被踢飞了出來。

“大伟,你他妈竟然又动我的人。”

下一刻,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立刻站了出來。

这个男人一站,周围其他人也跟着走了出來,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一时间,段枫和葛博两人倒是完全被忽略了下來。

段枫看着面前的一幕,对着葛博说道:“葛少,咱俩也该算算账了吧,”

“段少……”

“葛博,废话少说,今天你的命我要了,给你一次动手的机会,不然死。”

话音还沒有落下,段枫的一只手犹如从地狱之中冒出來的鬼手一般,闪电般的搭在了葛博的肩膀之上。

“啪。”

葛博脸色一变,还沒有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段枫用力一扯,左肩猛然向前一撞,犹如一座大山砸在地面一般。

“砰。”

一声闷响立刻传出,只见葛博的脸色立刻狰狞而痛快到了极点,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也在这一刻陡然响起。

葛博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飞而出。

而就在葛博朝后倒飞出去的时候,段枫动了,身影一闪嗖的一下就到了葛博的面前,右脚猛然抡起,对着葛博就凌厉而又迅猛的踢了过去。

“砰。”

又是一声闷响,葛博整个人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一口猩红的血水从口中喷出,整个人不停的抽搐。

面对段枫,他根本不可能有反抗之力的。

而此刻整个监狱之中已经完全暴乱,并沒有人注意到段枫和葛博两人。

段枫一步步的走到了葛博面前,冷冷的开口:“葛博,你想杀我,我不怪你,但是你不该害悠然。”

葛博似乎也知道了自己今天必死无疑,彻底的陷入到了绝望之中,沒有想其他人那样求饶,而是看着段枫疯狂的说道:“这一切都怪你,都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的。”

段枫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了起來,从某种意义上來说葛博并沒有说错。

确实是段枫逼的。

但那也是因为葛博想要逼迫苏珊,如果不是这样,他根本不会和葛博结仇,冷悠然也不会死。

“是我逼的,我何尝不是你逼的,是你不识抬举。”段枫一脸森冷的说道:“我已经警告你,让你滚了,可是你自找死路。”

说着段枫一脚直接踢在了葛博的身上。

“砰。”

葛博的身体应声而飞。

“哐当。”

葛博的身体再次砸在了地面之上,整个人立刻抽搐了起來。

段枫迈着步伐再次一步步朝着葛博走了过去。

看到段枫走來,葛博依然沒有求饶,他知道,段枫心狠手辣,就算是求饶也不会有任何的用处,与其这样,倒不如死的有点尊严,有点人样。

不得不说,葛博此刻还算是一个男人,算是一个汉子。

陡然间段枫就到了葛博的身边,葛博一脸怨毒的看着段枫:“段枫,你一定会死的比我惨,我在地狱之中等着你,我等着你。”

说话间,葛博挣扎着身体从地上站了起來。

“那你也要先去地狱。”说着,段枫一只手以闪电的速度再次抓在了葛博的肩膀之上,陡然发力。

“咔嚓。”

只听一道骨骼的断裂声,在四周响起,葛博再次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嚎。

“砰。”

随后,段枫的铁拳便砸在了葛博的小腹之上,恐怖的力量使得将葛博给轰飞了出去;当砸在地面上之后,葛博的身体立刻蜷缩在了一起,脸上的狰狞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段枫再次走到葛博的身边之后,嘴角之上露出了一道残忍之色:“今天我会让你知道,死是多么奢侈的字眼。”

下一刻,段枫的右脚抬起,猛然朝着葛博的脚踝之上踢了过去。

“咔嚓。”

“啊。”

骨骼的脆响声和哀嚎声在同一时间响起。

段枫沒有选择将葛博给直接斩杀,而是反复的折磨着他,让他痛苦到了极点。

并且段枫将力道把握的非常好,剧烈的疼痛犹如潮水一般袭來,让葛博根本无法昏迷,只能够慢慢“享受”着悲惨的折磨,而段枫的脸上沒有丝毫的不忍,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折磨着葛博,让他痛不欲生。

“杀了我,有本事你杀我了。”葛博面部完全扭曲在了一起,歇斯底里的对着段枫吼叫道:“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耳畔响起葛博的声音,段枫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波动,依然不停的折磨他。

“你是一个魔鬼,你是魔鬼……”

“求求你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段少,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杀了我吧……”葛博那扭曲的脸上充满了恐惧之色,这股恐惧是來自灵魂深处。

对于现在的他來说,段枫就是一个从地狱之中爬出來的魔鬼。

“想死,”

“段少,杀了我,杀了我,我去地狱之中给冷小姐赔罪,我去赔罪……”葛博气若游丝的说道。

“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话音落下,段枫伸出手拗断了葛博的脖子。

而就在段枫动手了结葛博生命的那一刻,葛博嘴角露出了一道笑容,笑容中蕴含着解脱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