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292章 我要去羊城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我要去羊城

葛家。

此刻的葛流云整个人看起來仿佛苍老了数十岁一般,无论是脸上还是身上都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气质,有的只是悲凉。

他的那双眸子完全被血丝所充斥,整个人犹如一头孤狼一般,身上也在这一刻流露出一道滔天的杀意。

站在他面前的两个男人在感受到葛流云身上这冰冷杀意,只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冰窖一般,从头到脚一阵发凉,浑身汗毛也是根根乍起。

他们低着头,不敢去看葛流云,更不敢去看,摆在葛流云地上的尸体。

那是葛博的尸体。

在段枫将葛博给杀死后,就立刻被人给送回了葛家。

葛流云满脸呆滞的看着葛博,不知道过了多久,葛流云慢慢的蹲了下身体,颤抖着伸出手,抚摸着葛博那冰冷而又苍白的脸庞道:“博儿,不要恨我,我也沒有任何的办法,我也沒有任何的办法。”

说着,两行清泪从葛流云那赤红的双眸之中滑落而下。

“唰。”

葛流云突然抬起了头,血红的双眼中射出了骇人的光芒。

“滚。”

而站在葛流云身旁的两个大汉,看着葛流云那悲痛的模样以及感受着葛流云身上那冰冷的杀意,两人的心头本就一阵发怵,如今在听到葛流云的话,以及看到葛流云那赤红的双眸,让他们感觉葛流云完全犹如凶猛的野兽一般,随时都会露出那锋利的獠牙。

所以在听到葛流云的话后,两人顿时如蒙大赦,急忙从客厅之中走了出來。

看到两人离开之后,葛流云次俯下身子,颤抖的抚摸着葛博的那冰冷的脸庞,语气低沉,声音嘶哑,如同一头野兽在咆哮:“博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白死,我一定会给你报仇,我会拿他的人头來祭奠你和你母亲。”

话音落下,葛流云慢慢的站起身,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那手指间的关节立刻发出了一道道清脆的响声。

“段枫,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算,你给我等着。”葛流云满脸狰狞,声音犹如來自九幽般冰冷:“笑天,虽然,当初的计划出现了一点问題,但是我们隐忍了这么多年,已经快要成功了,你不要着急,我会给你报仇,让我在等一段时间,等他和那个家伙彻底的碰撞起來,就是他的死期。”

与此同时,段枫已经回到了索菲特酒店之中,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随着段枫的摇晃,那杯子中的红酒慢慢形成了一个漩涡。

“荣少,我让你给我查的东西怎么样了。”段枫看着手中那猩红如血的红酒,轻声问道。

耳畔响起段枫的话后,荣铭哲急忙说道:“段少,这不问是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啊。”

“怎么说。”段枫慢慢的抬起头,饶有兴致的看着荣铭哲问道。

“段少,你不知道吧,葛流云这个家主可是用鲜血堆起來的。”荣铭哲不急不躁的说道:“根据老一辈人的回忆,据说葛流云是用了铁血的手段才坐上这个位置的,而他坐上这个位置葛笑天出了很大力。”

“换句话说,葛流云能够有如今的成就,完全是拜葛笑天所赐,葛笑天一直为他冲锋陷阵,为他出谋划策,可以说这哥俩好的,能够穿一条裤子。”

“曾经,葛笑天仿佛还救过葛流云一命,使得他自己差点死了,从那之后,葛流云和葛笑天的兄弟关系,变得更加好了,可以说,他葛流云有的,葛笑天都有。”

“当年薛……”荣铭哲话说了一半,急忙将到嘴边的话给改口道:“当年薛阿姨那件事情之后,葛笑天为之颓废,葛流云暴怒,但是在逼走段伯父之后,他们就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动静。”

“很多人都认为葛流云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然也有人认为葛流云是不想为葛笑天而和段老拼个鱼死网破。”

“但其实不然,据我们荣家所知道的來看,那个时候葛流云才坐上家主沒多久,地位还不是很稳固,如果和段老死磕,那么他家主的位置就岌岌可危,所以我们荣家一致认为,葛流云是为了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才沒有动手。”

“而且当年段老联合的人实在太多了,全部施压,要留段伯父一命,或许是碍于这份巨大的压力,这些人一个个不得不妥协,最终销声。”

“葛家当年是第一个妥协的,而且还是非常痛快的妥协,这其中有沒有猫腻我就不得而知了。”

荣铭哲喝了一口红酒,润了一下喉咙继续说道:“而且从那之后,葛家就在也沒有和当年的那些人联系过,并且抱上了江夜雨的大腿,使得葛家飞速发展。”

“说说看,如何抱上江夜雨的大腿的。”

“男人嘛,总需要女人。”荣铭哲淡淡的说道:“江夜雨有一个女人,好像和葛家有些关系,这点你想要知道的更加详细估计就要问江流风了。”

这一刻,段枫才明白,为什么江夜雨要帮葛流云了,原來这中间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段少,我父亲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话。”

“我父亲说,葛流云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他比任何人都懂得隐忍,让你千万小心。”荣铭哲一脸凝重的说道。

“是吗。”

“恩。”荣铭哲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父亲对他的评价很高,说真的,如果不是你让我去问问葛流云的事情,我还不知道,有人能够让我父亲有如此高的评价。”

“伯父和他打过交道。”

“打过。”荣铭哲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被他给阴了一把,而且阴的还让你找不到任何把柄。”

段枫轻轻的泯了一口红酒,开口道:“看來,我防备着葛流云是对的了。”

“何止是对,而是实在太对了。”荣铭哲猛的一拍大腿:“段少,我父亲说,你将东西记在脑子里面实在太聪明了,葛流云这个人很小心,他一定会派人去你家中找,看看你还有沒有备份。”

俗话说,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这点从荣铭哲父亲的身上就可以印证。

“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差点忘记。”荣铭哲轻轻的拍了一下额头道。

“什么事情。”

“我父亲告诉我说,葛流云是名副其实的伪君子,你出事他沒有出手,以及厉家想要和他联合,他也沒有答应,应该不是他不想动你,而是他想等,想要让你和其他人斗个鱼死网破,他在出手。”

“我知道。”段枫点了点头。

当初葛流云告诉江夜雨蓝家被灭门的真相,以及让张舒婷转达的时候,段枫已经猜到了,葛流云心机颇深。

不然为什么他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厉鸿屠算计他的时候说呢。

要知道,蓝家被灭门一直以來都是很多人心中的一块心病,并且皇甫家一直在找谁和岛国的人勾结灭了蓝家,如果葛流云告诉皇甫家,恐怕就会和皇甫家扯上关系,到时候葛家更是水涨船高,可是葛流云知道消息却不说,这其中难道就沒有一丁点的猫腻吗。

段枫可以肯定,这里面绝对有着不小的猫腻。

这是到底有什么猫腻,就不得而知了。

荣铭哲惊讶的看着段枫:“你竟然知道。”

“恩。”段枫轻声道:“葛流云看到的那份资料,并不全,他的那份我大多说都在我手中,那上面格外的交代,让我千万小心葛流云,能够一击必杀,千万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

荣铭哲脸上的惊讶之色变的更加浓厚了起來:“段少,这……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资料。”

“葛流云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里面都有,包扣他和那个女人发生过关系,以及他在宦海之中的手段等,都有记录。”段枫如实的说道:“只是唯有他犯罪的东西很少。”

“所以,我沒有拿出來,因为这威胁不到他的生命,我也沒有把握将他一击必杀,所以我留他活了下來。”段枫一脸凝重的说道。

在董海天交给段枫这些东西之后,段枫心头就掀起了巨浪,因为那份资料上竟然将葛云天给说的非常恐怖。

而段枫之所以这么咄咄逼人,就是想要证实一下那份资料上所说的,如今他得到了答案,完全犹如资料上和荣铭哲所问到的一样,葛流云的隐忍能力,让人感到心悸。

这样的一个人,绝对所图非小,恐怕江夜雨都在葛流云的算计之中都说不准。

“那段少,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

“荣少,你帮我在江淮注意着葛家的动静吧。”

“可以。”

“你要小心,如果葛流云真的要动手,死的第一个就是你。”

“我知道。”荣铭哲爽朗一笑,丝毫不惧道:“我相信在我死之前,你能够玩死葛流云。”

段枫轻轻一笑,沒有在说什么。

“段少,你是要回河洛市。”

“我要去羊城。”段枫重重的说道:“那里可能有我想要知道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