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16章 应该叫外公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应该叫外公

如果这一幕被那些熟悉这个老人的人看到,一定会惊的合拢不上嘴。

凡是和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个老人虽然经常笑,但是那笑容之上却依然带着一丝上位者的威严,让人不可直视,但是现在那脸上的笑意,完全是常备对晚辈的溺爱之色。

而且这些年来,这个老人一直蜗居在檀香园内,仿佛一位道行高深的老僧清修一般,基本不问世事。

就算有人来见他,也要看他心情。

即使如此,但是依然没有人敢小看这个老人。

他那些位居高位的门生,可不是好惹的。

段枫在看到这个老人那脸上的笑意之后,微微一愣,内心之中竟然升起一个奇怪的感觉,一种亲近的感觉。

对,就是这个感觉。

就连段枫也不知道自己内心之中怎么可能会生出这个感觉。

看着无动于衷的段枫等人,老人再次招手道:“快进来啊!”

那模样,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个老人在面对自己的孙子一般,那枯皱的脸上充满了溺爱之色。

段枫犹豫了一下之后,抬起脚步走了进去。

看到段枫走进去之后,林忆如和戚烟梦也急忙跟着走了过去。

这一刻,林忆如的内心之中百感交集,而戚烟梦则是疑惑,这个老人看他们的目光之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到段枫和戚烟梦、林忆如走进来之后,老人看着裴老说道:“你也过来吃点吧!”

裴老刚想要拒绝,但是在看到老人那一脸高兴的模样,便将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走到了老人的旁边坐了下来。

“快坐,别傻愣着啊,都坐下!”老人看着段枫说道:“陪我这个老头子吃一顿早餐,不介意吧?”

“不介意!”段枫缓缓的开口,随手拉出一张椅子,便坐在了上面。

看到段枫坐下之后,戚烟梦和林忆如也跟着坐了下去。

老人在看到段枫等人坐下之后,立刻爽朗一笑,然后也坐了下来。

眼神不停的在段枫身上扫来扫去,看的段枫浑身上下都非常不舒服,但是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够任由这个老人这样看着自己。

片刻之后,老人忽然开口说道:“吃啊,快吃,尝尝怎么样!”

说着老人就拿起筷子,先是给段枫夹了一道菜,然后是戚烟梦和林忆如。

“薛老……”

段枫刚刚开口,就被薛老给打断道:“先尝尝怎么样!”

看着薛老那满脸期待的模样,段枫用筷子夹起薛老递过来的菜送进了嘴里。

看到这一幕之后,薛老又急忙对着林忆如和戚烟梦说道:“你们也快吃!”

“薛爷爷,我……”

“先吃饭,有什么话等下说!”薛老一脸溺爱的打断了林忆如的话。

林忆如重重的点了点头,也夹起菜送到了嘴中。

而戚烟梦也没有客气,轻轻的吃了一口。

同时,戚烟梦心头也非常疑惑,难道林忆如认识这个老人?

“味道怎么样?”薛老一脸迫不及待的问道。

“很好,油而不腻,咸淡适中!”段枫轻声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薛老心中顿时一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喜欢就多吃点,多吃点!”

段枫也没有在说什么,一脸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戚烟梦也是如此,唯独林忆如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就当薛老准备给他们盛汤的时候,林忆如嗖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突兀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还没有等众人回过神来,只听噗通一声,林忆如已经跪在了地面之上。

低着头,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薛爷爷,忆如……”

本来正在盛汤的薛老,在听到林忆如的话后,身子不受控制的摇晃了一下,同时脸上充满了复杂而又愧疚的神色。

急忙放下手中的碗,大步走到林忆如的面前:“丫头,快起来,快起来!”

“薛爷爷……”

“有什么话,起来说,跪在地上算什么,快起来!”薛老一把将地上的林忆如给搀扶了起来!

林忆如慢慢的从地上站起了身,那眼眶之中却是完全被泪水所包裹。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

薛老在将林忆如给扶起来之后,轻声道:“丫头,恨我吧?”

林忆如急忙将头给摇的和个拨浪鼓似的。

看到林忆如一直摇头,薛老嘴角露出了一道苦涩之色:“我知道,你心中多多少少都会恨我,因为你父亲遮天是我一手捧起来的,可是我却没有救他,你恨我也是理所应当的!”

听到薛老这句话后,戚烟梦内心之中立刻掀起了巨浪,遮天,林遮天!

林忆如的父亲是林遮天,那个一手能够遮住整个南半国地下世界天的林遮天。

而这个薛老竟然是一手将林遮天给捧到高位上的人,他……他到底是谁?

一时间,戚烟梦的眼神变落在了这个老人的身上。

看着他那苍白的头发和树皮般枯槁的面孔,以及那脸庞上苍老的轮廓,戚烟梦突然感觉自己在那里见过这个老人。

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只能够感觉这个老人非常熟悉,虽然岁月苍老了容颜,但是依旧感觉仿佛在那里见过。

他到底是什么人?

林忆如没有说话。

“丫头,坐!”薛老将林忆如给按在了椅子上面,然后转身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端起放在桌子上的碗,再次盛起了汤:“你恨我,我不怪你,人之常情!”

“我给了你父亲荣华富贵,就应该保他一生无忧!”薛老说着叹息了一声:“可是人生无常,世事难料!”

随后,薛老将盛好的汤递给了林忆如,接着再次拿起一个碗,再次盛了起来。

“我父亲那是一条不归路,他走上那条路的时候,已经知道,这辈子不可能终老!”林忆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语气复杂的说道。

当年林遮天确实对林忆如说过,他走的是一条不归路,注定不能终老。

薛老苦笑一声:“是一条不归路,但是这条不归路确实我给他的,如果不是我,他现在应该还活着!”

林忆如没有说话。

如果没有薛老,林遮天或许还活着,但是他绝对不可能有当年那站在南半国地下之巅的成就。

他不会让所有人见他,都要恭敬的喊一声:“林先生!”

而她林忆如小时候也绝对不可能和一个小公主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备受瞩目。

“如果当年,我一直照顾他,他也不会落得如此凄惨!”薛老满脸愧疚的说道:“你也不会因此受那么多的苦!”

说着,薛老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丫头,当年,我不知道你父亲出事,真的不知道,等我知道的时候,想要出手救他,但是我刚派人过去,对方仿佛就得到了消息一般,将你父亲给逼死了!”

“一切都怪我啊,都怪我,如果我当时稍微注意点你父亲,他也不会被人给逼死。”

林忆如沉默了起来,这能够怪薛老吗?

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罪魁祸首就是她林忆如,如果不是她当时抽了那个想要轻薄他的公子哥一巴掌,事情也不会演变到如此的地步!

“你父亲死的很憋屈,这我知道!”薛老在盛完汤之后,慢慢的坐了下去,一脸悲伤的说道!

“老爷子,这也不能怪你!”一旁的裴老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说道:“遮天那孩子太倔强了,为了不给你脸上抹黑,他宁愿一死,也不找你求助!”

“如果当时他联系你,或者联系我,他也不会出事,可是他那倔驴脾气,却宁死不求救,他认为给您丢脸了,他觉得对不起你,无颜面对你,更何况向您求救了……”

薛老摆了摆手打断了裴老的话:“话是这样说,但是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算有我,遮天也免不了一死!”

“老爷子,您何必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呢!”裴老叹息了一声道。

薛老将目光慢慢的落在了林忆如的身上:“丫头,这年年,你受的苦,我都知道……”

还没有等薛老把话说完,就被林忆如给打断道:“薛爷爷,江叔叔已经告诉了我很多事情!”

听到林忆如的话后,薛老再次苦笑一声:“怪不得,你会如此,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和你多说什么了,这是你父亲给我的信,你看看吧,这里面有你想要的答案!”

说着,薛老从身上取出一封早已经拆开的信封递给了林忆如。

林忆如急忙站起身,颤抖着手接了过来。

下一刻,薛老将目光落在了段枫的身上:“段枫,你心中也有疑惑吧!”

“薛老……”

“你应该叫我一声外公才对!”

“外公?”段枫一愣,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薛老不是无儿无女吗?怎么让自己喊他外公,难道自己的母亲……

就在段枫乱想的时候,薛老缓缓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你疑惑什么,我一生无儿无女,怎么会让你喊我外公呢!”

段枫没有说话,他知道薛老会告诉他!

“你母亲是我的义女,我唯一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