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17章 悲惨遭遇薛舞绝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悲惨遭遇薛舞绝

愕然听到薛老这句话后,段枫浑身上下猛然一震,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他知道自己母亲背后绝对站着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也猜到了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面前的薛老,但是却沒有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是他的义女,是他的女儿。

而且还是唯一的女儿。

一时间,段枫的内心之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同时在掀起滔天巨浪的时候,段枫的内心之中也充满了疑惑,如果自己的母亲是他的义女,凭借他在华夏的能量,怎么可能会被人逼走江南,怎么可能会被人给杀害呢。

疑惑,这一刻,段枫内心之中充满了浓浓的疑惑。

戚烟梦也愣住了,面前这个老人竟然是薛舞绝的义父。

看着段枫那震惊的模样,薛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我不是无儿无女,我曾经有个儿子,他和你一样,曾经也是国之利刃,你也知道身为国之利刃代表什么,代表着他这辈子注定要伐战沙场,抛头颅洒热血。”

“可惜他沒有你那么幸运,一次斩首的行动,让他失去了生命,同时他也出色的完成了任务。”说着薛老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耳畔响起薛老的声音,段枫心头再次一颤,对于这件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也沒有听人说起过,他只知道羊城檀香园的薛老一生都在为这个国家付出,无儿无女。

可是现在他才知道,他有儿子,只是为了完成斩首行动,而失去了生命。

只是这件事情为什么从來沒有人说起过呢。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秘吗。

段枫很想开口询问,但是看着薛老那一脸悲伤的神色,段枫又不得不将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到肚子里面。

“本來那次的斩首行动,他是可以出色完成的,只是谁想人算不如天算,他为了保护一个人质,而被人一枪打中了心脏。”

段枫陷入到了深深的沉默之中,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身为国之利刃,他的责任和使命,本來就是守护这个国家,守护这个国家的人民,他这样做完全是职责所在,但是你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样做很傻,为了一个人质宁愿丢掉自己的生命。

但这是他的责任,是他的使命。

他在完成自己的使命。

虽然薛老说的很简单,但是段枫完全能够想象的到,那枪林弹雨的情景,因为他曾经也是国之利刃,他也去执行过斩首的行动。

深知其中的艰辛。

尤其是还有人质在旁边,想要完成斩首的行动,更是困难不已。

“虽然他救了人质,但是他却死了。”薛老再次吸了一口气说道:“那一刻我的心如刀绞,痛的让我窒息……”

说着,薛老看向了段枫:“有烟吗。”

段枫点了点头,从身上摸出香烟和打火机递给了薛老。

薛老给自己点燃一根,轻轻的抽了一口后,继续说道:“中年丧子之痛,不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体会到那其中的痛楚,也就是那一夜,让我满头白发生。”

薛老从口中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继续说道:“也正是我丧子的原因,让我遇到了你母亲。”

说着薛老眼睛微微向左上角翘,仿佛完全陷入了回忆之中:“那个时候因为丧子之痛,我心中万分痛苦,我便外出,到处看看,算是散心吧。”

“也正是因为我的这次外出,让我遇到了你母亲。”

“那个时候,你母亲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薛老的嘴角慢慢弥漫了一道幸福的笑意:“我清楚的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母亲的时候,她在卖花。”

“那个时候已经是深秋了,你母亲穿的很单薄,上身穿着一个红色的外套,有些肥大,下身穿的是一条黑色的裤子,有些破旧,她站在寒风之中,手中拿着花,想要让别人买走。”

“可是却沒有一个人愿意买她的花,但即使如此,她依旧在笑,笑的很甜很美,尤其是那右脸颊之上的小酒窝,显得十分迷人。”

这一刻的薛老完全沉浸在了回忆之中,那双眸子也出现了迷离之色,仿佛这一刻,他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当时,在看到她脸上的笑容之后,我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身影,是我妹妹的身影,你母亲的笑容和我妹妹太像了,她们都有一个小酒窝,而且还都是在右脸颊之上。”

“也就是那次的发现,我便一直注意着你母亲,每天都会去那里看你母亲卖花。”

“可是第三天我再去的时候,你母亲却沒有在那里,这让我心头充满了疑惑,她今天怎么沒有來,是不是生病了。”说着薛老的脸上浮现了一道怒意:“我便开始让人去查,我要看看你母亲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还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当有人告诉我,你母亲是因为卖花,被人给殴打了一顿,伤的很重,并且他们警告她,那里以后不能卖花之后,我顿时勃然大怒,让人将那群小混混给废了双腿。”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你母亲是一个孤儿,是被人给收养的,而且收养她的人也在她十三岁的时候就离世了。”薛老脸上的怒意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脸浓浓的悲伤:“你母亲也就是从十三岁的时候开始自力更生,凭自己养活自己。”

说着薛老再次吸了一口气:“我第一次去你母亲住的地方的时候,我当时完全无法相信,她竟然住在一栋危房之中,那里面连一张床都沒有,她就睡在地面上,并且那里只有她一个人居住。”

薛老的眼眶慢慢变得红润了起來:“我去见她的时候,她看到我显得很害怕,甚至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起,浑身上下颤抖着。”

“老爷子,我來说吧,您别说了。”裴老忍不住的打断薛老的话说道。

薛老摇摇头,示意他自己说。

裴老在看到薛老摇头之后,脸上充满了苦涩。

“当时,她一句话也不敢说,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慌乱之色,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也乱糟糟的,无论我问她什么,她都不说话,当我问她饿不饿的时候,她却对我点了点头。”

“我看到她点头之后,我便立刻让人去给她买东西吃,我不知道她多久沒有吃饱过了,我记得那一次她吃了很多东西,中间噎住了三次,喝了两瓶水。”

段枫在听到这些之后,双拳情不自禁的攥在了一起,对于薛舞绝的这些遭遇她根本不知道,也沒有听薛舞绝说起过。

他所知道的只是薛舞绝风光无限的时候,却不知道她有如此悲惨的遭遇。

“看到她吃完东西,我在和她说话的时候,她便慢慢的开始理会我了,只是那眼神之中依然充满了慌乱和警惕之色,但是好在理会我了。”

“或许是因为我给了她吃的,又陪着她聊天说话,她见我沒有任何恶意,那警惕之色也慢慢的减弱了一分,慢慢的我从她口中得知,原來她的养母是给她留了房子的,只是拆迁的时候,那些人看她年纪小,便什么都沒有给她,将她给赶走了,后來她一直在流浪,今天饱一顿,明天饿三顿的过着。”

“后來几天,我都会去找你母亲,每次都给她带些吃的,时间长了,你母亲也和我慢慢熟悉了起來,可是我的身份注定我不能够一直停留在那里,我便想带着你母亲走,因为她太像我妹妹了,性格也很像,我妹妹死的早,沒有后人,而且我当时也失去儿子,便动了收她做女儿的念头。”

“可是当我第一次说出想要带走她的时候,她竟然拒绝了我。”

薛老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恐怕当时他自己也沒有想到薛舞绝会拒绝他。

“但是我不想让你母亲受苦,便想法设法的带她走,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你母亲答应了跟我走,成为了我的女儿。”薛老那脸上的悲伤和苦涩在这一刻全部一扫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你母亲答应之后,我便将她带走了,将她带走之后,每天我都会找人教她礼仪,教她诗词书画,教她琴棋茶酒,教她上位者的制衡权术,教她商场中千万种博弈的手段与智谋,我要让她懂音乐,懂文学,懂艺术,懂权术制衡,懂经商之道,那些大家闺秀,名门淑媛懂的,她全都要懂,她们不懂的,她也要懂。”

“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是我薛昊天的女儿,我薛昊天的女儿,注定要压天下所有大家闺秀,名门淑媛一头。”

霸气。

这一刻的薛老可以说霸气到了极点,试问天下间谁敢说让自己的女儿压所有大家闺秀,名门淑媛一头。谁敢。

恐怕除了他薛昊天之外,再也沒有人敢说这句话。

薛昊天。

戚烟梦在听到这三个字之后,那双迷人秋眸顿时瞪大,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面前这个老人这么熟悉了,因为他是薛昊天,是华夏曾经的二号首长。

虽然这些年他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之中,但是他的名字却依旧响彻整个华夏。

戚烟梦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婆婆竟然有这么大的靠山,这么大的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