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18章 往事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往事

段枫心头也是为之一颤,虽然薛昊天说的很简单,但是要让薛舞绝压天下所有大家闺秀,名门淑媛一头那是何其难?

要知道薛昊天认识薛舞绝的时候,薛舞绝已经十几岁了,她的起步低于了别人太多,想要压那些大家闺秀,名门淑媛一头,要付出多少?

段枫无法想象!

“不得不说,你母亲是一个天纵奇才!”薛昊天满脸骄傲的说道:“她无论学什么东西都学的非常快,并且无论什么东西,只要让她看一遍,她就能够记住!”

“嘶!”

段枫和戚烟梦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时脑海中立刻浮现了四个字“过目不忘”!

下一刻,两人的猜想得到了薛昊天的印证:“你母亲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当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欣喜若狂,我记得那天我大醉了一场!”

“虽然我中年丧子,但是我中年却又得到了一个女儿,老天待我不薄!”薛昊天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我开始请进世界各地名师来教导你母亲,一样一样的教,等她学精了一样,我便开始立刻给她寻找下一个老师!”

“虽然很累,也没有玩的时间,但是你母亲对我没有丝毫的抱怨,她埋头苦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来都没有过任何抱怨,不仅如此,你母亲还非常感激我,她受过的苦,不是常人能够体会的,她知道,我现在做的,都是为她好,她知道只有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是对自己最大的保障,她知道,只有吃的苦中苦,方位人上人!”

“过了七年之后,你母亲将我想要教的,全部都学会了,我在给她请来老师,那些老师不仅教不了她,反而她还要教那些老师,这让我很是兴奋,那一次我也大醉了一场,我为你母亲高兴!”

段枫和戚烟梦彻底的愣住了。

七年,只是用了七年就将这些东西全部掌握了,这需要何等的逆天,这需要何等的妖孽才能够做到?

“我发现没有人能够教你母亲之后,我便也不在给她请老师,我想要带她出去见见世面!”说着薛昊天叹息了一声:“你母亲自从跟我回来之后,七年未曾踏出过家门一步,七年她都在学习中,每次都学到凌晨!”

“所以,我想让她跟我出去见见世面,让天下所有人都看看,我薛昊天的女儿是何等的了不起,可是你母亲却不愿迈出家门一步!”

薛昊天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跟我出去,说在家很好,她不想出去。”

“我一直很溺爱她,也没有强求,可一直在家里待着也不是办法啊,我想要让他所学的东西全部发挥出来,这样待在家里,怎么可能能够有用呢?”

“我便开始想法设法的让你母亲的所学发挥出来,我就开始让人经商,你母亲不想出去,我便让她在幕后操作。”

说着薛昊天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道笑意:“你母亲确实了不起,一年的时间,只是一年就将公司的资产翻了一倍,后来她玩腻了,便让我把公司给关了,至于钱,全部按照你母亲所说的,捐给了那些贫困山区的儿童!”

虽然薛昊天口中没有说翻了一倍是多少钱,但是从他那满脸骄傲神色的脸上却可以看的出,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你母亲经商有道,我便想着让她进仕途,可是你母亲说什么都不进仕途,也是那一次她违背了我的意思,但是我并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这说明你母亲有自己的想法,他不怕我,他将我当成了她真正的父亲!”薛昊天笑着说道。

从薛昊天脸上的笑意上,看的出,他确实没有生气,反而特别高兴。

“也就是那次之后,我便对你母亲不管不问,一切都任由她,放纵她!”薛昊天满脸笑意的说道:“当时我以为她是无聊便开始在家养起了花,可以说檀香园之所以有这么多的花,完全是因为你母亲爱养花!”

段枫忍不住的朝着大厅门口看了过去,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檀香园之所以这么多花,不是因为薛昊天爱花,而是自己的母亲。

“别人养花是为了玩,但是你母亲养花竟然是为了研究奇门遁甲!”薛昊天脸上的得意之色变得越来明显了起来。

仿佛薛舞绝在她眼中,是无人可比般!

段枫也是一愣,奇门遁甲,自己的母亲竟然研究奇门遁甲?

“她研究了一段时间,不能够说是精,但是却也不凡,就算你师父清风也不敢说在奇门遁甲之上能够胜你母亲!”薛昊天满脸骄傲的说道!

“是啊,小姐在奇门遁甲上面绝对到了大师级别!”裴老也是一脸傲然的说道:“当时我可是亲眼见识过小姐所让人布下的合击之术!”

薛昊天点了点头:“你母亲研究了一段时间,或许是因为厌倦了,便不在研究,过了一段时间,她突然找到我,说想要出去走走!”

“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的两天两夜没有睡觉,我一直想要让你母亲出去走走,如今她终于主动开口了,我便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下来!”

“只是她说低调,不想搞的人尽皆知,我便带着你母亲不吭不响的游览整个华夏,当我们途径江南的时候,你母亲竟然说她想要体验一下生活!”

“我当时也没有在意,便答应了下来,可是你母亲却去了夜总会!”薛昊天无奈的说道:“当时我知道后,勃然大怒,让人把她给我带了过来!”

“我薛昊天的女儿,怎么能够在那种风华场所干伺候人的事情呢!”

“虽然你母亲是回来了,可是她却天天缠着我,说想要过一段那样的生活,再三向我保证会保护好自己,而我当时对你母亲的溺爱已经到了一种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地步,我便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

“也正是我的溺爱,才害了她!”薛昊天长叹一声:“你母亲便开始经常出入那些风花场所,我也一直让人暗中保护着她,谁敢打她注意,我就敢让谁残废!”

“久而久之,也就在也没有人敢打你母亲的主意,但是依然有不少的人有着这种心思,我不放心,便培养了遮天,我要让遮天当你母亲的守护神,谁敢动你母亲,就要先杀遮天!”

“遮天这孩子也没有让我失望,在我的帮助下,他仅仅只是两个月的时间,便名动整个南半国,又过了一年,遮天竟然一统了南半国,这个结果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但是这其中或许也是因为我的缘故,不少人都不敢过问遮天的事情,而且遮天也有自己的原则,凡是毒品他一概不沾,而且就连黄也很少碰,赌也碰,但是却不坑老百姓,也就是这一原因,遮天越做越大,大到了在整个南半国一手遮天,当时很多体制内的人,都和他有牵连,他有了自己的关系网,我也就放心了下来。”

“他有了实力,就能够保护你母亲,我也没有在过问你母亲,我一直认为等你母亲玩腻了,就会走了!”

“可是你母亲好像永远玩不腻一般,我便找到了她,说让她跟我走,可是她却告诉我,她想要戏耍一下天下所有的纨绔,让天下所有纨绔为她倾倒!”

“当我知道她的想法后,彻底愣住了,我没有想到她风花场所,竟然是为了想要玩弄天下公子哥,当时我也想看看你母亲能不能做到,便默认了下来!”

“而你母亲没有让我失望,她名动整个南半国,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想见她一面,而豪砸千金,但是你母亲全部不屑一顾,当然这种做法也激怒了不少的人,但是有遮天在,这些人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事实上遮天也没有让我失望,谁动你母亲,遮天就要谁的命,比我还狠!”

“因为遮天的缘故,那些有不歹想法的人,便将这种念头压在了心头,只要遮天一日不死,就没人敢动你母亲!”

段枫脸上再次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林遮天当时在整个南半国的势力究竟大到了何种地步?

怪不得人们常说,南半国一手遮天——林遮天!

这个神话至今无人能够打破。

“可是时间一长,你母亲的名声越来越大,吸引的人自然也越来越多,世界各地的纨绔子弟,全部都涌向了江南,可以说,那个时候的江南,因为你母亲的存在完全成为了公子哥的聚集地!”

“遮天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向我开过口,求助过,一直都是他面对这些公子哥,保护你母亲!”

“但就在世界各地公子哥涌来江南的时候,你父亲段莫宁突然出现了!”说着薛老的眸子之中射出一道精光。

段枫脸上也出现了一道凝重之意,他知道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肯定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