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33章 铁马冰河入梦来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铁马冰河入梦来

夜晚八点半左右,所有收到请柬的客人都已经全部登船,并且所有的客人此刻都已经在船上侍者的招待下走进了宴客厅之中。

同时宴客厅之中还响起了轻柔的钢琴声,犹如溪泉般流淌着,让人心情一阵舒爽。

四周的客人则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谈笑着,高雅而且有素质。

同时游轮也缓缓的行驶了起來,开始了珠江夜游,虽然珠江夜游开始了,但是酒会却并沒有开始,穆剑武依然和段枫等人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不过此刻,段枫心中却充满了疑惑,刚刚他在四周看了一圈,可是却沒有看到皇甫哲的身影,他去了那里。

虽然内心有些疑惑,但是段枫脸色却是淡然如水。

或许是因为穆佳怡同时了让段枫认悦悦做女儿的缘故,这一刻戚烟梦以及林忆如的关系明显拉近了不少,三个女人完全是无所不谈。

而段枫则是和穆剑武以及王宝三人随意的闲聊着。

三人谁都沒有注意到在宴客厅的东部,李建斌眸子之中带着一丝恨意时不时的朝着段枫等人看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穆剑武从座位上缓缓的站起身,对着段枫等人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酒会要开始了,我需要去准备一下。”

段枫沒有多说什么,就让穆剑武去忙他的了。

穆剑武所说的要准备其实也沒有什么准备,无非就是走到前面的前台上象征的说几句话,毕竟今天他是东道主。

就在穆剑武走到前台上的时候,宴客厅所有的人都仿佛接到了什么信号一般,停止了交谈,一个个将目光投向了穆剑武。

那轻柔的钢琴声也随着穆剑武走上前台戛然而止。

“欢迎各位在百忙之中能够抽出时间,來参加我举办的这次酒会”

虽然所有人都明明知道这只不过是客套话而已,但是所有人都非常认真的听着,毕竟这是一种尊敬,如果穆剑武在台上说这话,他们在台下窃窃私语,这完全是不给穆剑武面子,是打他的脸。

穆剑武的脸能是想打就能够打的吗。

所以既然这类型的话,他们已经听了千百遍,但是此刻依然认真的听着。

“各位都是穆家的朋友,今天玩玩举办这场酒会,就是想和大家说说话。”穆剑武的声音响彻整个宴客厅:“不知道在场的各位有沒有人知道,前段时间有人试图绑架我的外甥女悦悦,甚至对我姐姐不轨”

众人在听到穆剑武的这句话后,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对于这件事情,穆家将信息给封锁了起來,知道的人并不多,所以这才使得众人在听到这句话后,有些惊讶。

绑架悦悦,对穆佳怡不轨。

是他妈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今天,我在这里只说一句,谁都有妻儿,若是想要对我穆家出手,明里暗里,穆家全部接着,但若是谁敢在背后对我的家人动手,那么到时候别怪我玩玩心狠手辣,毕竟大家都是有妻儿的人”

众人在听到穆剑武的话后,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当然也有几个别的在听到穆剑武这句话后,脸色微微一变,但是随即就将脸上那紧张而又不自然的神色给隐藏了起來。

这是在警告那些有其他想法的人啊,同时今天这场酒会很有可能是鸿门宴啊。

“同时借助今天的这场酒会,算是给我外甥女悦悦摆的喜宴吧。”穆剑武淡淡的说道。

“喜宴。”

众人在听到这句话后,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的交谈了起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穆剑武沒有着急开口,而是片刻之后摆了摆手,四周立刻变得安静了下來。

穆剑武缓缓的扫视了一圈众人之后,再次开口说道:“不少的朋友恐怕刚刚已经听到了悦悦喊一个男人爸爸”

而就在穆剑武在台上说话的时候,宴客厅东北角一个稍微静谧的空间。

虽然面积不是很大,远远沒办法和外面那面积达到数千平方的宴会大厅相比较,但是里面的布置却是古色古香,尤其是一股檀香味充斥在这个包厢中,显得香味非常浓郁。

这间包厢之中旁边木质的墙壁之上挂着一个液晶显示器,能够清晰的看到宴客厅之中的情景,就连穆剑武的声音也能够传过來。

房间里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自古以來就有人喜欢站在阳光下,自然就有人喜欢潜伏在阴暗处。

女人带着一个白色的面纱,将她那大部分的容颜给遮挡了起來,但是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显得异常迷人,尤其是这个女人此刻在笑,那双眼慢慢的弯成了月牙状,显得更加诱人。

女人穿着一件华丽的白色晚礼服,设计紧束的腰身和拖地的裙摆将她的身材衬托得愈发修长婀娜,胸前的大开设计,露出了一抹赛雪欺霜的白皙肌肤。

这个女人虽然安静的坐在这里,但是却给人一种女王降临般的高贵和优雅,以及让人不敢正视她。

此刻她正通过液晶屏看着宴客厅之中的画面,那双迷人的月牙眼充满了空灵之气。

“真不简单。”女人看着面前的液晶屏淡淡的说道:“前面警告所有人要对付穆家的人,后面用悦悦做话題,说是喜宴,这个玩玩真是够聪明的。”

“如果不聪明的话,他就不是穆剑武,就不是羊城的玩玩。”一道充满磁性的男音说道。

男人坐在椅子上,一只腿架在了窗户旁边,另一只腿则是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姿态显得有些慵懒的看着外面的夜景。

可就这么一个不算正经的坐姿,以及他说话时漫不经心的腔调,却给人一种万事皆了然于心的奇怪感觉。

“你和他打过交道。”女人有些诧异的问道。

“打过。”男人语气极度轻松的说道:“好多次了,我也很佩服玩玩的心计,以及那份城府,绝对不是他人可以比拟的。”

“那你和他比呢。”

“我。”男人哑然失笑道:“我和他怎么比,两者根本不在一条线上,根本沒有可比性。”

“如果让你们在同一条线上呢。”

“他的家世注定不如我,就算在一条线上,他也不是我的对手。”男人懒散的说道。

但就是这份懒散的态度,却充满了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

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女人无奈的点了点头,这个男人说的沒有错,穆剑武根本和他沒办法相比,就算比,两者也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比下去只能够是输。

“当然,他如果有着更上一层的家世,丝毫不会相差于我。”男人再次补充了一句。

“你知道吗,就在这之前,我对他动过杀心。”女人平淡的说道,声音之中沒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怎么回事。”男人有些好奇的问道。

显然这个女人的话引起了这个男人的兴致,但即使如此男人依然沒有转过身。

“他太聪明了,而且他这个不简单,我总感觉他那里有些问題。”女人语气略显沉重的说道:“我让人查过一些,可是什么都沒有查到。”

“我也查过他。”男人淡淡的说道:“不过我查到了一些。”

“你查到了什么。”

“穆家和岛国一直有走私上的生意,一直都是玩玩在负责,这次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突然斩断了和岛国的走私生意。”

“可能是因为段枫。”

男人沉吟了一下,想了想,绝对有些道理。

“同时,我也发现穆剑武和一个人有着紧密的联系。”

“谁。”

“这是国家机密,不能告诉你。”男人再次喝了一口杯子中的红酒轻声道:“不过他应该对段枫沒有敌意,不然也不会让自己的外甥女认他做干爹。”

“大家族之中为了利益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干的出來的。”女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谁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男人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你说的也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女人沒有说什么,再次将目光落在了液晶屏幕之上。

“你等下是不是也要出去。”

“恩。”女人点了点头:“我要去弹琴。”

“不错。”男人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半眯着双眼说道:“你这一出现,恐怕将会这个酒会推向一个高氵朝。”

“别忘记,今天你是我的护花使者。”

“你的护花使者有人來当,我不过是一个跑龙套的。”男人淡淡的说道:“等下见了他,不要太激动,今天晚上有大事发生。”

“放心,我知道。”

男人慢慢的站起身,将手中的酒杯给放在了窗台之上,背着手,傲然而立,静静地看着那江边上的夜景,喃喃的说道:“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來。”

“我嗅到了鲜血的味道,你嗅到了吗。”男人忽然转身,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道肃杀之意,那眸子之中的神色也在这一刻锐利如刀。

。。。。。。。。。。

ps:五章,今天五章,同时欢迎各位兄弟姐妹去关注秋枫的微信公众号:yiqiufen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