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34章 随时会动手

第一卷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随时会动手

三十分钟之后,在羊城所有人的见证下悦悦成为了段枫的干女儿,只是穆剑武故意卖了一个关子,并沒有说出段枫的身份,甚至连姓名都沒有说出來。

可以说此刻的段枫完全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众人在心中不停的猜测段枫的身份,同时也将穆剑武骂了个狗血喷头,什么都说了,将段枫的身份说出來能死啊。

但是穆剑武却偏偏不说,所有人都拿穆剑武沒有任何的办法。

虽然不知道段枫的身份,但是这却并不影响其他人像段枫敬酒,能够被让穆剑武的外甥女认作干爹的人,会简单吗。

如果简单,穆家的人会答应吗。

要知道,现在是一个连狗都讲究血统的时代,更何况大家族之中那门当户对的思想了。

所以众人心中已经把段枫给定位在了和穆家同等级的位置上,但是却不得不说,他们还是看低了段枫,单凭现在段枫的名头就胜穆家一筹,更何况他还是薛昊天的外孙,江南段家的人。

可谓是绝对的权贵。

酒会刚刚开始,一时间段枫四周便围了不少的人,纷纷恭敬的双手给他递上名片,屈意讨好奉承,毕竟在他们心中段枫是穆家能够平起平坐的,不巴结行吗。

而段枫则不得不堆起笑脸一一应付敷衍。

李建斌看着被人群所围住的段枫,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穆剑武让他外甥女悦悦这个时候认段枫做干爹,认戚烟梦和林忆如做干妈无疑是将三人的身份直接抬到了羊城的最顶端。

并且这些人那谄媚的模样,一看就是在巴结段枫。

但是他却想要收拾段枫,以及玩弄戚烟梦和林忆如,只是这下他们三人都和穆家扯上了关系,动了他们就等于动了穆家。

越想,李建斌心中的怒火就越是浓厚。

“咕咚。”

李建斌扬起手中的高脚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李少,这是怎么了,一个人喝起來闷酒了。”

只见一个西西装革履,外表英俊阳光的男人缓缓的朝着李建斌走了过來。

看到來人之后,李建斌那因为愤怒而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牵强的笑意:“尤少,怎么不打算去凑凑热闹。”

來人正是和李建斌齐名的羊城四少之一的尤烈炎。

尤烈炎看了一眼段枫,然后洒脱一笑道:“人太多,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倒是李少一向可是非常喜欢凑热闹的,怎么今天沒过去啊。”

“已经有那么多人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李建斌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段枫,淡淡的说道。

虽然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那双眸之中却带着一丝让人心悸的寒芒。

尤烈炎将这一微妙的变化尽收眼底,正色道:“李少应该不是不想凑热闹吧。”

“你什么意思。”

“我听说上次在斗狗场,你赢了玩爷,去找这个男人,人家基本上沒搭理你。”尤烈炎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说道:“并且我刚刚还听说,就在甲板之上,你和两个女人搭讪,直接被人给拂了面子,并且宝爷好像也对你不是很友善啊。”

“对了,你好像还被人给威胁了一番吧,至于悦悦的干爹,好像看也沒看你一眼。”尤烈炎嘴角慢慢露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玩玩好像也在帮他,你貌似被孤立了吧。”

李建斌的脸色顿时铁青到了极点,一脸不善的说道:“尤烈炎,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沒什么,只是看到李少如此,心中有些不舒服而已,无论如何我们多少都有一点矫情吧,所以看到外人打李少的脸,心中有些不平。”

“一个外地來的暴发户而已,真当自己能够搭上穆家了。”李建斌冷笑一声,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屑:“就算搭上了穆家也沒用。”

而尤烈炎在听到李建斌的话后,那嘴角飞速闪过一道狡黠的意味。

“李少,穆家可不是好惹的,你若是惹急玩玩,他真敢把你给揍进医院。”尤烈炎故作一脸关心的说道:“李少还是忍忍吧,等一段时间看看再说。”

“尤烈炎,我做事需要你來教吗。”李建斌的眸子之中顿时闪过一道厉色。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的响声传了过來:“烈炎,你怎么跑到这來了,害人家好找。”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尤烈炎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温和的笑意:“李少,抱歉,我去陪我未婚妻了。”

话音落下,尤烈炎便转身,就在转身的那一刻,尤烈炎的脸上露出了一道不屑之色,浓浓的不屑。

这是这道不屑,李建斌注定看不到了。

但是很快这道不屑之色就消失不见,那温和的笑意再次浮现在脸上,看着面前身穿蓝色晚礼服,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女人说道:“沒事,我刚刚和李少打个招呼,走我们去一边。”

说着尤烈炎伸出手抓住了这个女人的右手,朝着一边走了过去。

而此刻段枫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脱身而出,刚喘了口气,肩上却被人重重一拍。

段枫愕然回头,只见王宝似笑非笑的正看着自己。

“段少,怎么,看你的样子很累啊。”

段枫满脸苦涩的说道:“宝爷,实不相瞒,对于这种应酬,我真不喜欢,一个个内心之中小算盘打的啪啪直响。”

听到段枫的话后,王宝忍不住的爆了句粗话:“我他娘的也不喜欢这样,一个个太虚伪了。”

“宝爷,也不喜欢。”

“是啊。”王宝叹息了一声:“太累了,别看他们一个个笑的灿烂如菊,但是内心之中却一肚子坏水,和他们在一起,心中防着那个,招呼着这个,头疼,可是你又不得不去上前,不然这人脉关系就会断裂,到时候想要在这地方立足就难了。”

段枫赞同的点了点头,王宝说的沒有错,确实如此,虽然内心之中极度不愿,极度反感,但是依然要上前而去,因为你要立足,你要吃饭。

如果你想在这个圈子里待,你也不想上前,等着别人把你给吞了就行,如果你有足够的实力,也不用上前,自然会有人來巴结你。

就在段枫和王宝感慨之时,一个相貌凡凡的男人走了过來,男人一袭黑色的礼服,白色衬衣的领口系着一个黑色的领结,脚下的皮鞋漆黑发亮。

虽然男人属于那种丢在人堆里都是那种不显眼的人,但是他那双狭长的眸子,闪烁着阵阵的精光,让人不容小视。

“宝爷。”男人走到王宝身边之后,爽朗的开口。

看到这个男人之后,王宝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伸出手在男人胸前轻轻的捶了一下:“我还以为你要死在女人堆里面呢。”

男人嘿嘿一笑道:“死在女人堆里有什么意思,陪宝爷喝酒才是最有意思的。”

说着男人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

王宝也在同一时间举起了高脚杯,轻轻的碰触了一下,两人便同一时间泯了一口红酒。

“宝爷,你给引荐一下这位吧,早他妈都想认识了。”男人豪爽的说道。

王宝微微沉吟了一下道:“你就称他为段少吧。”

“段少,鄙人元晨飞,很高兴认识你。”说着元晨飞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对着段枫说道。

段枫点了点头,也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两人喝了一口红酒之后,元晨飞再次开口说道:“段少,我听说李建斌那个贱人对你有意见。”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段枫含糊的说道。

元晨飞可是羊城四少,而且段枫对元晨飞一点都不了解,自然不可能实话实说。

要知道这年头谁说实话,谁死的快。

“那孙子肯定对你有意见。”元晨飞骂骂咧咧的说道:“一肚子坏水,你在斗狗场拂了他的面子,今天又被你的人给威胁了一番,这孙子不知道想着怎么算计你呢。”

“不会吧。”

“不信你问宝爷,李建斌是什么货色他还不清楚。”元晨飞指了一下王宝说道:“他最不是东西了,和他齐名,老子都嫌丢人。”

呃。

段枫顿时无言以对,这家伙……

“段少,他就这样一个人,慢慢你就知道了。”王宝轻声对着段枫说道。

话虽然听起來很平淡,但段枫心中却清楚,王宝在告诉他,元晨飞这个人还不错,可以一交。

“你和他有仇。”

“也沒啥大仇。”元晨飞支支吾吾的说道。

王宝顿时忍不住的笑了起來:“段少,你不知道,他以前的女朋友就是被李建斌给抢走的,这货脑袋被李建斌给绿过。”

“艹,说好的以后不揭伤疤,你怎么又揭我伤疤。”元晨飞一脸不满的说道。

而段枫则是愣住了,李建斌给元晨飞带了一顶绿色的帽子。

就在这个时候,珠江之中,一艘中小型游轮正在朝着明珠自由号缓缓的驶來,而在甲板之上则是站着那个光头男人,黑夜之下,这个光头男人那印在头上的纹身显得格外渗人。

光头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口气,然后低沉的说道:“所有人做好准备,随时会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