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58章 要你们的手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要你们的手指

强势。

这两个字在这一刻是薛昊天的代名词,那干瘪而又显得枯皱的脸庞显得异常难看,那本该浑浊的眸子,在这一刻流露着让人心悸的寒光。

耳畔响起薛昊天的话,看着那铁青却又充满肃杀之意的脸庞,龙爷那面具下的脸色变得阴沉到了极点,仿佛要拧出水來一般。

此刻,他恨不得立刻动手,与薛昊天斗一场,看看究竟鹿死谁手,但是他那仅存的理智告诉他,绝对不可以,薛昊天久居宦海,什么风浪沒见过,什么阴谋诡计沒用过。

而且人越老越精,他这么逼自己动手,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一时间,龙爷开始在心中不停的盘算起了薛昊天到底有什么阴谋,他为什么要步步紧逼,他想要做什么。

可是想了半天,龙爷也沒有想出个所以然,他搞不明白薛昊天为什么要如此紧逼。

难道他就真的有把握将他们给留下吗。

龙爷不相信薛昊天真的有把握,如果他真的有十成的把握,哪怕七成的,恐怕也不会如此。

人越老越小心,位置越高越怕死,这句话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通用。

龙爷这一刻就被薛昊天给深深的震慑住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龙爷是能够沉的住气,但是他身边的人却不像他那样能够这么沉的住气。

“薛昊天,你若战,我便战。”

薛昊天眉头微微一皱:“那我成全你。”

薛昊天的话音还沒有落下,那道消失的寒光再次以闪电般的速度出现。

“嗖。”

黑夜之下这道寒芒,急速而现,朝着龙爷等人呼啸而去。

这道寒芒之中的杀意凌厉到了极点。

“退。”龙爷爆喝一声,便急速抽身而退。

龙爷等人退的快,但是这道寒光的速度更快。

“噗嗤。”

只见这道寒光,直接划破了龙爷旁边一人的胳膊上,鲜血立刻倾洒而出。

随即这道寒光再次消失不见,就像之前一样仿佛从來沒有出现过一样,一切再次恢复到了沉静之中。

只不过此时的沉浸却带着难以言喻的沉闷气息,这股沉闷的气息犹如一座大山般,压在所有人的心头,让他们喘息困难。

龙爷此刻心头充满了慌乱,这他妈的到底是谁啊,这怎么说出现就出现说消失就消失,而且出现的时候沒有丝毫的杀意,消失的时候,那股刚刚闪现的杀意,就会立刻为之消失不见,一切再次回归之前一样。

就算将岛国的忍术练到如此的极致,恐怕也沒有这么厉害吗。

想到这里,龙爷的心头突然再次闪现出忍术两个字。

难道这个人是忍术高手。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练忍术的人若是当杀手,潜伏起來,那份杀伤力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到的,如果练到极致,那么究竟有多恐怖,还真沒人知道。

龙爷心头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这个人不会是一个忍术高手吧。

这老东西什么时候找了这样一个高手。

“怎么样,还要在试试吗。”薛昊天一副掌控全局,手握生杀大权的模样说道。

龙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薛昊天,这个人确实是难缠,但是你敢让他见光吗。”

“不敢。”薛昊天丝毫不为所动:“越是不见光的,越是最为恐怖的,越最有威慑力,不是吗。”

龙爷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薛昊天完全是人老成精,你说什么都沒有用,而且他凭借那多年的阅历,仿佛一眼就看穿龙爷心中所打的算盘。

“薛昊天,你今天真的要死拼吗。”龙爷咬着牙说道:“我虽然已经受伤,但我若是拼着命,也能够拉你去黄泉走一遭,而且我身边还有他们三人,就算对上你隐藏在暗中的人以及清风,甚至在加上一个骨灰高手,恐怕他们也能够跑吧,到时候段枫可就遭殃了,还有戚烟梦,林忆如等所有人。”

“除非你让他们永远久居檀香园,你一直活下去,不然你死的那一刻,就是他们死的时间。”

“你威胁我。”薛昊天的脸色陡然一变,声音也充满了怒意:“你很清楚,我这辈子最恨别人威胁我。”

“我只是就事论事,你若是想要我们死,那么你就最好一直活下去,不然他们就都会死,当然你也有个以绝后患的方法,那就是将我们连根拔起,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龙爷努力的控制着自己那暴怒的心情,尽量的平复自己的声音:“薛昊天考虑一下,我们走,你带着段枫回你的檀香园,我保证一月之内不在动手,而且你可以对我们动手,如何。”

“我想要对你们动手,还需要你保证吗。”薛昊天正色道:“你算什么东西。”

“是,你是可以动手,但是我们也可以动手,但是我们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甚至引狼入室,而你敢吗。”龙爷完全被薛昊天给逼入到死角之中:“到时候我引來诸神,引來岛国的高手,引來米国的异能者,日不落帝国的狂化战士,以及印度的……”

“玄女他们必定杀你。”薛昊天狠狠的说道:“你只会死的更快。”

“怎么都要死,那么为何我不多拉一些人给我陪葬呢,这样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龙爷声音阴沉到了极点,那股怒意沒有丝毫的掩饰,完全从声音之中流露了出來:“薛昊天,好好考虑一下,你应该清楚,这笔买卖,对你我都划算,你想要杀我们,我们也要弄死你,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但是我们也知道局势现在进入到了僵局之中,我们的战斗不在今天。”龙爷再次开口说道:“而且你想要让你外孙站在世界之巅,而我们就是他最好的磨刀石。”

“你需要磨他这把刀,然后杀我们,如果今天爆发生死之战,我们不一定会死,你也不一定能够将我们连根拔起,并且你年纪已经大了,你还能够活多少年,好好想想,如果你死了,我们的人还活着,他们谁能够活的了,就算有清风在背后照顾,可是清风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跟着吧。”

“而且清风能够保护多少人,他所保护的是有限的,你让我们走,我承诺你,我不杀他身边的女人。”

“大家都苦心经营了数十年,所拥有的底蕴都不弱,从段老匹夫死,你就应该能够看的出來。”

“这么说,我今天是必须要放你们走了。”薛昊天笑了,只不过笑的很诡异,笑的让人从心底发毛,让人浑身上下都不自在。

那感觉就像是一头老虎在盯着一头羚羊一般。

“当然,最终的决策权在你手中。”龙爷缓缓的说道:“清风,你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你是剑主,应该更加清楚,如果我鱼死网破,将会有多么的可怕,到时候就有的你们剑主忙了。”

清风的眉头紧紧的皱成了一个川字,虽然他很不想承认龙爷的话,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内心之中有诸多顾忌的话,薛昊天恐怕早就动手了。

他沒有把握将对方给连根拔起,如果不能够连根拔起,那么所造成的后果,将会非常恐怖。

就像龙爷所说的那样,今天不是真正的大战,只是初次正面交锋而已,沒有必要拼个你死我活,毕竟來日方长,这帐可以慢慢算。

“我说了,给一个道道,给我一个说法,不然大家就都死。”薛昊天再次强势道:“到时候,我可以找皇甫家,我想他们应该会卖给我一个面子吧。”

“而且那个老怪物可是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说不准我死了,他就会出手了,到时候,你……”

薛昊天沒有再说下去,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龙爷那面具下的脸庞再次难看了一分。

“而且我这个外孙,女人缘好像不错,最近和张文麟家的丫头走的很近,你说我若是布局,让那个丫头出现,让你们给杀了,或者让你们给伤了,她爷爷奶奶会如何。”薛昊天不轻不重的说道:“忘记了,你沒有和他们打过交道,不过我打过,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可是非常护犊子的,若是她们的宝贝孙女少一根头发,你们所有人都会死。”

“嘎嘣,嘎嘣……”

手指关节脆响声在不停的在四周响起。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薛昊天这是在逼他们,是在要挟他们。

听到薛昊天的话后,清风笑了起來,笑的很得意,他虽然不喜欢薛昊天这样玩弄心计的人,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小老头这一刻很可爱。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相信我,我有办法引他们现身,比你那一招管用。”薛昊天信誓旦旦的说道:“当然,你要是不信的话,我们可以试试,我死了,看看你们能有几个活下去的,还有你们的亲人。”

“薛昊天,既然死战,你不想,那么你到底想要如何,划出个道道,我们接着便是了。”龙爷怒吼一声。

“我要你们一人三根手指。”薛昊天声音陡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