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59章 各怀鬼胎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各怀鬼胎

这一刻的薛昊天比之前显得更加狂妄,更加狂傲。

耳畔响起薛昊天的话后,龙爷四人那眸子之中愤怒的火焰再也无法压制,完全喷发了出來,恨不得用眼神将薛昊天给生撕了一般。

“薛昊天,你脑袋被驴给踢了吧。”

“薛昊天,你他妈的是不是傻了。”

“薛昊天……”

而就在这个时候,龙爷举起了手,示意他们不要在说话。

看到龙爷的手势之后其他四人立刻闭嘴不言,但是那眸子之中所流露出的愤怒之意却沒有丝毫的减少,反而增加了不少。

“薛昊天,你要我们三根手指和要我们一只手有什么区别。”龙爷虽然竭力的控制着自己那愤怒的内心,但是这一刻依然难以压制,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你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你要是让我们留下三根手指,还不如我们來个生死厮杀的痛快。”

“你不是说,我划出个道道,你们接着吗。”薛昊天一脸嘲讽道:“怎么,接不住了。”

“薛昊天,你不要欺人太甚。”龙爷再也无法忍受薛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三根手指不可能,换个条件。”

“不换。”薛昊天想都沒想便一口回绝:“就这个条件,你们不答应我也不勉强。”

“薛昊天,你……”

龙爷再次摆手制止了身旁的人说话,眸子之中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寒意:“你确定。”

“对,我只要你们的手指。”

“好,我答应你,但是想要三根手指,不可能,我们只会留下一根。”

薛昊天沒有开口,而是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说道:“可以,但是我要中指。”

“你……”

“不答应,就战。”薛昊天强势的说道。

“我答应你。”龙爷咬着牙说道。

“不能答应,我……”

“闭嘴。”龙爷怒喝一声道:“一人断一根中指,然后我们走。”

说着龙爷就率先动手将左手上的中指给斩断了。

鲜血瞬间从断指出流出,但是龙爷哼都沒有哼一声,就这样死死的盯着薛昊天。

看到龙爷动手,其他人心中虽有不甘,但是也纷纷动手斩断了一根手指。

“薛昊天,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话音落下龙爷便作势就要离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道犹如闪电犹如流星一样的寒芒再次出现。

“唰。”

龙爷等人大惊,急忙再次抽身而退。

“咔嚓。”

寒光斩落在地面上之后,便消失不见,地面上之上留下了一道裂痕。

“薛昊天,你……”

“日后在敢踏进羊城一步,死。”薛昊天冷声道:“滚。”

龙爷等人在听到薛昊天的话后,气的将压根咬的咯咯直响,但是却沒有说什么,而是带着恨意怒意离去。

看到龙爷等人慢慢消失在黑夜之中,薛昊天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清风看到薛昊天长舒一口气,轻声问道:“怎么,你刚刚在吓唬他们。”

薛昊天满脸苦涩的笑道:“你认为呢,四个骨灰啊,你以为他们要走,我们能够拦的住吗。而且我可不相信,他就准备了这一个后手。”

“他也沒有想到你是在吓唬他们。”清风轻轻一笑道:“这出空城计唱的不错。”

薛昊天轻笑一声,沒有在解释什么,是不是空城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龙爷等人在离去之后,其中一人立刻狠狠的说道:“为什么要这样,就算硬拼,难道我们就真的走不了吗。”

“不知道。”龙爷摇头道:“薛昊天是头老狐狸,这点我们都清楚,他如果还有后手的话,我们能够走,但绝对不可能全部都能够离开。”

“而且,断一指,换來零风险,还算划算。”

“划算个屁……”

“我知道你们的怒意,但是你们还想不想进成吉思汗陵。”龙爷淡淡的说道。

听到龙爷的话后,这三人先是一愣,接着眸子之中的怒意化作了喜色:“你……你有办法进去了。”

龙爷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在身上拿出了一块整体通红,犹如蝌蚪一般模样的玉石:“赤血玉。”

看到赤血玉之后,其他三人那眸子之中的喜色变得更加明显了起來:“你……你是怎么得到的。”

“从段枫身上抢的。”龙爷咬着牙说道:“和他交手的时候,从他身上拿來的,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一直不下狠手,心甘情愿的当他的磨刀石。”

原來龙爷在和段枫交手的时候,那双手在碰触段枫的时候,便不停的在探索段枫将赤血玉藏在了什么位置,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龙爷找到了。

在龙爷将段枫双拳给轰飞的时候,以极快的速度将赤血玉从段枫身上给拿了过來。

不然他又岂会心甘情愿的自断一指。

“这一根手指断的值了,我们还差人体潜能开发资料,所有的东西就全了。”

“回去之后,立刻派人确定成吉思汗陵所在的位置,我们就动手,先进成吉思汗陵,然后在找他们慢慢算账。”

龙爷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其他三人的响应。

龙爷三人走后,段枫依旧躺在地面之上,沒有任何的动作,就犹如死了一样。

戚烟梦和林忆如等人想要去看看段枫,可是却被薛昊天和清风给拦住了。

别人不知道段枫为何会如此,但是他们两个却知道,段枫好像抓到了什么东西,正在努力的回想着,思考着。

就这样一行人将段枫给围在中间,静静的看着他,谁也沒有出声,四周显得十分安静。

而裴老则是被薛昊天派人送进到了医院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三十分钟;可是段枫依旧沒有任何动作。

这使得戚烟梦等人心急如焚,但是清风和薛昊天两人却已经沒有丝毫担心之意,反而薛昊天让人去拿了两瓶酒和清风在那干喝了起來。

“清风,你当时在这个境界突破的时候,用了多长时间。”

“三年。”

听到清风的话后,薛昊天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心中想到,还是自己的外孙厉害。

“他需要多久醒來。”

“他醒着呢。”清风扫了一眼段枫道:“只是在想什么东西而已,等他想明白了,便从地上站起來了。”

薛昊天这看似是因为自己在问,但是其他人都清楚,薛昊天是在为戚烟梦等人问。

果然,听到清风的话后,戚烟梦等人立刻长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只见段枫忽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面上站了起來,随即便大笑了起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突破了。”看到段枫站起身,清风第一个开口问道。

“师父。”段枫有些惊讶的看着清风,虽然清风早就到了,但是段枫刚刚一直想着突破,完全沒有注意到清风。

“怎么样,沒事吧。”

“沒事。”段枫摇头道:“感觉比任何时候都还要好。”

“明天和我打一场,我來看看你现在到了什么地步。”

“好。”段枫点头痛快的答应了下來。

随即段枫看向了薛昊天:“谢谢你外公。”

薛昊天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先是一愣,接着那苍老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声音之中也充满了颤音:“你……你刚刚喊我什么。”

“外公。”

薛昊天再次听到外公两个字之后,立刻疯狂的笑了起來,笑声之中充满了激动,充满了兴奋。

“清风,他喊我外公了,他喊我外公了,我薛昊天的外孙终于认我了……”

这一刻的薛昊天仿佛一个孩子一般,兴奋的手舞足蹈,可是笑着笑着,眼眶却变得微微有些泛红了起來。

他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他想听段枫喊他外公,不知道期盼了多久,如今段枫喊了,他怎么能够不高兴,他怎么能够不开心。

看着薛昊天那手舞足蹈的模样,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意。

虽然薛昊天已经站在了权利的金字塔上,俯首望去,只有一群对他诚惶诚恐膜拜的人们,只看得到他们敬畏惶恐的头顶,却看不到他们埋首地面时真正的表情。

人生达到这样的高度,刚开始的时候绝对会欣喜若狂。

因为男儿再世,要的就是醉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可这能够持续多久呢。

人总会有老的一天,当老的时候回首望去,他所想要的已经不是这种权利,而是亲情,他渴望亲情。

毕竟高处不胜寒。

就像段老爷子一样,儿孙满堂,可是却显得十分孤独寂寞,更何况薛昊天这样一个孤寡老人,他有多寂寞,有多孤单呢。

这一刻,段枫喊了他一声外公,完全是将他心中的那份孤独和寂寞给赶走了,让他体会到了那久违的亲情。

清风看着薛昊天,也笑了,这个老家伙,终于如愿以偿了。

疯笑过后,薛昊天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抓着段枫问道:“你怎么样,沒事吧。有沒有受伤。”

这一刻,薛昊天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强势,有的只是一个老人对外孙的关爱。

段枫轻轻摇头,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