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90章 审讯德明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审讯德明

话音落下,村正半藏不顾双腿之上的疼痛以及那双腿之上犹如下雨般流出的鲜血,便朝着段枫而去。

“嗖。”

漂浮在半空之中的村正而去一闪就消失在了段枫的视线中,仿佛沒有出现过一般。

虽然村正半藏的速度奇快无比,但是那双腿之上却往下流着鲜血,在他刚到段枫面前的时候,段枫就已经察觉了出來。

下一刻,段枫急忙将手中的鱼肠剑斩出。

“铿。”

半截妖刀再次和段枫的鱼肠剑相撞在了一起。

村正半藏犹如发疯般浑然不顾那生命飞速的流逝,攻击犹如狂风暴雨般,猛烈到了极点。

他心中清楚,自己是不可能逃走的,就算想逃,段枫也不会放他走,而且双腿被段枫给斩断,他已经成为了半个废人,所以他宁可死也不会走。

这或许就是岛国所谓的武士道精神吧。

虽然村正半藏的攻击犹如狂风暴雨那样猛烈,但是他双腿之上在不停的往下流着鲜血,那张脸色一时间苍白到了极点。

而段枫也不好受,村正半藏的攻击实在是太疯狂了,他只能够勉强招架,即使这样段枫也被村正半藏那半截妖刀在身上留下了数道伤口。

下一刻,村正半藏手中的妖刀化作了一道白色的光芒对着段枫的脑袋当头劈下。

这一剑,他汇聚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若是继续这样下去,那么段枫就能够将他给耗死。

面对村正半藏这全力一刀,段枫沒有像之前那般暴退,也沒有做出任何抵挡动作,仿佛吓傻了一般,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妖刀劈來。

就在村正半藏这一刀即将落下的时候段枫动了。

右腿向右跨出一步,身子一侧,在躲避过去这致命的一刀之后,同时段枫的手中的鱼肠剑顺势斩出。

“噗嗤。”

剑芒闪过,村正半藏那紧握半截妖刀的右手直接段枫给斩了下來。

那钻心的疼痛让村正半藏立刻发出了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纵身一跃,整个人立刻到了半空之中,手中的鱼肠剑变肚子和村正半藏的喉咙斩去。

“噗嗤。”

寒光闪过,村正半藏的的人头飞出,滚烫的鲜血化作一道血柱冲天而起。

“哐当。”

“砰。”

脑袋和身体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倒在地上的。

德明天皇在看到段枫彻底的将村正半藏给斩杀之后,身体犹如抖筛糠般抖动了起來,同时那眸子之中的恐惧之色根本无法抹去。

一股來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感慢慢的侵袭着浑身上下。

他的内心充满了寒意,段枫将村正半藏给斩杀了,谁还能够挡他,谁还能够阻他。

段枫在将村正半藏给斩杀之后,呼吸也变得微微有些急促了起來。

忽然,段枫扭头看向了德明天皇。

德明天皇在感受到段枫的目光之后,顿时如坠冰窟,从头凉头脚,呼吸不知不觉变得浓重了起來。

这一刻,德明天皇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人给掐住了一般,呼吸变得困难了起來。

要死了吗。

这是德明天皇此刻的想法。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皇居外面传了过來,听到这道嘈杂的脚步声之后,德明天皇那溃散的眼神慢慢的聚集在了一起,满脸期待的朝着不远处看了过去。

段枫同样如此。

片刻之后,只见从外面冲进來一行人,段枫在看到为首的人是一头金发带着一张面具之后,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而德明天皇则是满脸死灰,今天他注定在劫难逃了。

來人正是艾菲尔,她帮助蛤蟆解决了伊势神宫之后便立刻朝着皇居之中赶了过來。

当艾菲尔看到浑身上下是血的段枫之后,立刻走上前,关心的问道:“你沒事吧。”

段枫在听到艾菲尔的话后,轻轻的摇了摇头:“沒事。”

“你先休息一下,其他人交给我。”

“不要杀他,我有用处。”段枫看了一眼德明天皇道。

艾菲尔点了点头:“给我杀。”

话音落下,幽灵十八骑的另外十七个人立刻犹如猛虎般在皇居之中肆无忌惮的屠杀了起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一步步的朝着德明天皇走了过去。

“啪嗒。”

“啪嗒。”

沉闷的脚步声犹如來自地狱的丧魂钟一般,深深的侵蚀着德明天皇的内心。

看着段枫距离自己越來越近,德明天皇的身体便抖动的更加厉害了起來,同时那牙齿也不停的撞击在一起,发出了一道道清脆的响声。

由此可见德明天皇在这一刻,内心恐惧到了什么程度。

顷刻间段枫就到了德明天皇身边,直勾勾的看着德明天皇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还有什么人能够派出。”

“你……你想要做什么。”

“你认为我想要做什么呢。”段枫冷声说道。

德明天皇忍不住的蠕动了一下喉咙:“杀我吗。”

“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段枫冷冷的说道:“告诉我你们这一代的天照是谁。”

“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你感觉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德明天皇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眼角肌肉疯狂的抽搐了起來,他有资格谈条件吗。

沒有。

“当然你也可以保持沉默。”段枫冰冷的说道:“但我想知道的事情,就沒有人不知道的,除非是死人。”

听到段枫的话后,感受到段枫身上那疯狂的杀意,德明天皇急忙说道:“我说,我说。”

“是谁。”

“就……就是村正半藏。”德明天皇满脸紧张的说道:“他就是这一代的天照。”

段枫在听到德明天皇的话后,微微一愣,如果村正半藏是天照,那么这份实力绝对能够说得通,但是也未免有些弱吧。

“你敢骗我。”

“沒有,沒有。”德明天皇急忙说道:“他真是天照,他受伤了,他自己练功受伤了,不然你不可能杀死他的。”

耳畔响起德明天皇的话后,段枫脸上露出了狐疑之色,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村正半藏还真有可能是这一代的天照。

“如果让我知道,你欺骗我,你会死的很惨,我保证。”段枫狠狠的说道。

“我沒有骗你,我绝对沒有骗你,我说的是实话。”德明天皇急忙解释道:“我告诉你了,你可以放过我了吗。”

“须佐之男呢。”段枫再次问道。

德明天皇在听到须佐之男这四个字之后,心头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满脸恐惧的看着段枫问道:“你……你到底还要做什么。”

“既然來了,我就沒打算让他们几个活着。”段枫重重的说道:“告诉我须佐之男在那,是谁,我可以不杀你。”

“不,你已经杀了天照,如果在告诉你须佐之男是谁,我们岛国又会陷入了当年的困境……”

“这是你们自找的。”段枫冷声打断了德明天皇的话:“我只给你一次机会,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自讨苦吃。”

“你……”

“是谁。”段枫陡然爆喝一声,声音犹如闷雷一般,在天空之中诈响。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话音落下,段枫动了,身影一闪就到了德明天皇的身边,同时手中的鱼肠剑化作一道白光,直接在德明天皇的身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能够看到其中那阴森森的白骨般。

“啊。”

德明天皇立刻哀嚎了起來。

但是段枫并沒有几次停手,手中的鱼肠剑不停的在德明天皇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伤口。

“嗖。”

段枫忽然停了下來,目光如刀般的盯着德明天皇道:“说,到底是谁。”

“我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他是谁。”

“我要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

“不要,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我只知道他在富士山,其他的我真不知道。”德明天皇在看到段枫又要动手,便急忙说道。

“富士山。”段枫眉头慢慢的皱在了一起:“那月读命呢。”

德明天皇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我不知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她从來就沒有出现过,一次都沒有。”

“你确定。”说着段枫将手中的鱼肠剑指向了德明天皇。

德明天皇重重的点头:“我真不知道,我不敢骗你,她是谁我从來沒有见过……”

说着德明天皇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补充道:“不过,我知道伊邪那岐,我知道他是谁,我也知道他在哪,我可以告诉你,他知道的肯定比我多,你去问他,你想要知道的他都知道。”

人就是这样,只要一旦开口,那么接下來就什么都不是难事,什么秘密都不在会是秘密。

听到德明天皇的话后,段枫冷笑一声,到现在德明天皇还想着算计自己,想要让自己找伊邪那岐來对付自己。

“你不是想要告诉我伊邪那岐是谁,而是想要让伊邪那岐杀了我吧。”

德明天皇心头猛然一跳,他确实是这个想法。

“不过,你认为他能够杀的了我吗。”段枫冷笑道:“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來,不然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