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91章 月读命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月读命

半个小时候后,段枫在从德明天皇口中得知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后,便带人飞速撤离了皇居,

而整个皇居上空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道,四面八方都有尸体,鲜血将水泥地染得通红,

当段枫离开之后,德明天皇浑身一软,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光一般,直接坐在地上,瞪圆眼睛,看着这满地的尸体,那张脸色异常难看,

随即德明天皇脑海中突然涌现了段枫给他吃了一个东西的画面,顿时德明天皇急忙用手指扣住喉咙,开始不停的干呕了起來,

“不用白费力气了,你吐不出來的,”一道突兀的声音在整个皇居之中顿时响起,

德明天皇在听到这道突兀的声音之后,身体再次颤抖了起來,声音也跟着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谁,谁,”

“你很该死你知道吗,”这道声音再次在皇居的上空响起,

平静之中带着让人心悸的寒芒,

“你到底是谁,有本事你出來,”德明天皇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藏头露尾……”

德明天皇的话还沒有说完,只见一道寒光突然急速袭來,

仿佛从天而降般,速度奇快无比,根本不给德明天皇躲闪的机会,这道寒光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噗嗤,”

寒光闪过,德明天皇的一条手臂顿时掉落在了地上,鲜血肩膀之上喷洒而出,

剧烈的疼痛让德明天皇忍不住的哀嚎了起來,

“你能够瞒住别人,你以为你能够瞒住我吗,”这道声音再次响起:“你不是德明天皇,德明天皇比你怕死,”

德明天皇听到这道声音之后,那苍白的脸色之上顿时露出了一道惊慌之色:“你……你到底是谁,”

“告诉我,他在那,”

“你……你到底是谁,”

“我在问你最后一遍,他在哪,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一道恐怖的杀意涌向了德明天皇,

德明天皇在感受到这股可怕的杀意之后,只感觉自己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巨石般,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同时冷汗不要钱的从身上冒出,

“说,他在哪,”这道声音陡然一变,

“在……在茶屋,”德明天皇情不自禁的开口说道,

“那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落下,那刚刚消失的寒芒再次陡然出现在天地间,

依然一闪而逝,

只不过这一次德明天皇的脑袋也随着这道寒光的出现掉落在了地面之上,

德明天皇的脑袋滚出去了老远才慢慢的停下來,身体也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德明天皇脑袋之上的双眸瞪大,临死之前也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的速度可以这么快,有人的剑可以这么快,

下一刻,一个身穿长袍的老人出现在了皇居之中,

微风吹过,老人身上的长袍随风飘起,负手而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超然的气质,仿佛仙风道骨的仙人一般,

这个老人扫了一眼被他一剑给斩杀的德明天皇之后,那泛着光泽的脸上充满了不屑:“既然想要做替死鬼,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说着这个老人在皇居四周扫视了一圈,然后缓缓的说道:“德明天皇,你还是那么怕死,还是什么事情都那么小心,但是你以为你派出一个替死鬼,就可以逃过一劫吗,”

话音落下,这个老人便朝着皇居之中的东边走去,

仿佛闲庭信步般,不急不躁的朝着东边而去,段枫沒有发现这个德明天皇是假的,但是他却知道,段枫沒有杀掉真的,那么他就替段枫给杀掉,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这个老人來到了一栋茶屋面前,随后嘴角露出了一道若有若无的笑意,

沒有任何的迟疑,这个老人直接将茶屋的门给推开走了进去,

走进茶屋之后,老人在看了一眼屋内的装饰,嘴角之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立即变得浓厚了起來,

只见整个茶屋之中所有的装饰品摆放的整整齐齐,空无一人,

老人慢慢的坐在了房中的茶桌旁边:“德明天皇,出來吧,不要让我找了,你躲不过去的,”

四周沒有人回答,显得异常安静,

老人见状叹息一声:“看來,你是真的想要让我把你请出來,”

话音还未落下,只见老人将放在桌面上的茶壶右手轻轻一拂便飞了出去,

“咔嚓,”

茶壶撞在墙壁之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立刻破碎,

老人的眉头微微一皱,再次将那桌子上的茶杯也全被给扫飞了出去,

“砰,”

“砰,”

一道道脆响声不停的在房间中响起,

“德明,我已经找到你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从密室之中给我出來,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老人再次淡淡的说道,

但是声音却极具穿透力,

半晌之后,四周依然沒有动静,

老人见状,脸上忍不住的浮现出了一道怒意,随后站起身,走向了一旁的墙壁,伸出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只听墙壁之上传來一道空心声,

随后老人又在墙壁之上**了起來,

突然当老人的手放在一块砖上的时候,整个墙壁顿时发出了一道咔嚓的声音,

“真是会设计,”老人忍不住的赞叹道,

恐怕谁也想不到开关竟然会是一块砖,

下一刻,墙壁随之打开,老人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走了进去,

密室之中漆黑一片,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而且里面充满了潮湿之气,阴森森的显得极为恐怖,

但是这个老人丝毫不惧的朝着里面走去,

越往里走空间就越为宽敞,

忽然,一道娇喘之声传入到了这个老人的耳中,随即前方出现了一道微弱的光线,

随即,老人立刻加快了脚步,

“嗖,”

只是眨眼间,老人就到了这道光线的面前停了下來,

而那娇喘之声也听得更加清晰了起來,

老人沒有迟疑,一脚就踹开了挡在房间的门,

“砰,”

随着闷响声传出,这间密室之中那娇喘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只见在这间密室之中有一张大床,而在**则躺着一男两女,

三人浑身上下全部光溜溜的,沒有一块衣服遮挡,而且这两个女人面色绯红,仿佛要滴出水一般,

而那个男人则是趴在其中一个女人的身上,正在卖力的啪啪着,但是当房门从外面被这个老人给踢开之后,这个男人的动作顿时戛然而止,

“德明天皇,沒有打扰到你的雅兴吧,”老人丝毫不避讳的看着面前的三人,

只见这个男人和刚刚被老人斩杀的德明天皇长的一模一样,无论是容貌还是神似,都非常像,

这个才是真正的德明天皇,他一向都非常的小心,都非常真爱自己的生命,而且他有一个孪生兄弟,可以说岛国的天皇都是他们两兄弟轮流在当,

只是这件事情很少有人知道而已,

并且在见过工藤义和之后,德明天皇感觉自己应该多加小心一点,毕竟以前将华夏给逼急的时候,就有人杀了过來,所以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让自己的弟弟代替了自己,

“你……你是谁,”德明天皇一脸紧张的说道,

“你的傀儡已经死了,”老人轻声道:“你说我会是谁呢,”

话音落下,老人动了,一闪就到了德明天皇的面前,同时寒光也呼啸闪过,

“噗嗤,”

还沒有等德明天皇反应过來,只见他脖子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血痕,接着鲜血便从这道血痕之中喷出,

一击,

一击这个老人就将真正的德明天皇给斩杀了,

鲜血顿时染红了**的床单,而那**的两个女人则是浑身上下不停的抽搐了起來,那脸上也充满了恐惧,

“给他收尸吧,”

话音落下,老人便不做停留,转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首《侠客行》用在这个老人的身上最为合适不过,

看着这个老人离去后,那个被德明天皇压在身上的女人,一把将德明天皇从身上给推了下來,

只见她那洁白无瑕的身体之上已经被鲜血给染红,

而段枫根本不知道他对付的那个竟然不是天皇,而是一个傀儡,真正的天皇竟然躲在皇居之中的密室里面和女人缠绵,

虽然他躲过了段枫,但是却被薛昊天派來的人给杀了,

段枫在刚刚离开皇居沒有多远,便遇到了野田优子,

而段枫在让艾菲尔带着幽灵十八骑潜伏起來之后,便坐上了野田优子的车,

轿车犹如蜗牛一般,在道路上行驶着,

车中段枫坐在副驾驶座上抽着香烟,看着一片混乱又显得拥挤的道路,嘴角泛着一道残忍的笑意,

“你沒事吧,”野田优子轻声问道,

段枫摇摇头:“沒事,”

“看样子你成功了,”

“是的,你们野田家族也成功了,”段枫慢慢的将目光收回,扭头看向了野田优子,

“天皇不好杀吧,”野田优子随意的问道,

“你认为呢,月读命,”段枫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