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94章 三个要求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三个要求

清晨,当第一缕晨辉贯穿东西方天空的时候,东京再次迎來了新的一天,但是岛国首都东京的混乱并沒有因为迎來新的一天而停止,

东京千代田区首相府邸,

黄诗培和艾菲尔等人在首相府邸杀戮离开之后,宫泽博文并沒有从内阁会议室中走出來,而是一直在里面待到了天亮,

不是他不想出來,而是不敢,艾菲尔和黄诗培等人给他带來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引蛇出洞,而且他想要打电话求救,可是手机却接受不到任何的信号,可以说宫泽博文等人在内阁会议室之中整整呆了一夜才出來,

走出内阁会议室之后,一股血腥味立刻扑鼻而來,虽然血腥味相比昨天晚上來说已经淡的很多了,但是对于宫泽博文來说,依然显得十分刺鼻,

当宫泽博文在看到倒在一旁,浑身上下漆黑的那个与艾菲尔厮杀的人后,那双拳顿时狠狠的攥在了一起,声音沙哑而又低沉的说道:“宫本君,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随后,宫泽博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那愤怒的心情,看着身旁其他人说道:“厚葬宫本君,”

下一刻,宫泽博文朝外走了出去,

可是当他走出去之后,宫泽博文顿时怔住了,只见首相府邸的外面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破坏不说,就连一具尸体,一滴血都沒有,

那些守护在首相府邸的人一个个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可是昨天……

宫泽博文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谁能够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监控室,

宫泽博文脑海中飞速闪现过三个字之后,便立即向监控室而去,

可是还沒有等他走到监控室,一股血腥味再次扑鼻而來,

嗅到血腥味之后,宫泽博文的心头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急忙加快了脚步,

当來到监控室之后,宫泽博文再次怔住了,

只见整个监控室之中横七竖八尽是尸体,残肢断体到处都是,而且那怒睁的眼眸,仿佛遇到了鬼一般,充满了恐惧,

而且面前的电脑等所有设备全部毁于一旦,

“啊,”

宫泽博文忍不住的怒吼了一声,

对方是怎么做的,他们是怎么绕过外面的警卫的,是怎么办到的,

带着满腔怒意,宫泽博文走出了监控室,

宫泽博文刚刚走出监控室,正想问一下首相府邸的警卫,但是还沒有等他开口,只听不远处突然传來了一道嘈杂的脚步声,

听到这嘈杂的脚步声之后,宫泽博文立刻扭头看向了声音來源处,随后只见六七个身穿黑色休闲西服的男人朝着宫泽博文走了过來,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面色蜡黄,身材干瘦,眼眶身陷,脸色有些阴沉,

“麻田君,怎么了,”宫泽博文看着麻田一郎问道,

“首相大人,皇居被人给血洗了,天皇陛下被人给杀了,”麻田一郎咬牙切齿的说道:“靖国神社和伊势神宫同样被大面积给破坏,”

宫泽博文在听到麻田一郎的话后,双拳攥的更加紧了起來,那脸色也扭曲到了极点:“谁做的,”

“不知道,”麻田一郎重重的说道:“昨天晚上联系过你之后,山口组和住吉会、稻川会也发生了火拼,整个东京一片混乱,”

“八嘎,”宫泽博文的脸庞完全扭曲到了一起,那双眸之中仿佛要喷出火焰來一般:“现在什么情况,”

“乱,整个东京混乱一片,”

“八嘎,”宫泽博文再次爆了一句粗话,

“而且……而且山口组组长山田龙夫昨天被人给杀了,”

与此同时,野田家族的别墅之中,

野田惠誉一夜未睡,但是却丝毫不显得疲惫,反而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到了极点,那脸上的激动之色一直都沒有消失过,

此时野田惠誉坐在书房之中抽着香烟,静静的听着管家的汇报,

良久之后,野田惠誉开口道:“这么说,德明天皇死了,”

“是的,”管家满脸恭敬的说道:“整个皇居之中血流成河,”

再次听到管家的这句话,野田惠誉忍不住的倒抽了一个凉气,段枫竟然将整个皇居真的给屠杀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管家恭敬的鞠躬,然后便准备离去,

就在管家转身的那一刹那,野田惠誉再次开口说道:“等一下,”

“您还有什么吩咐,”

“安排下去,让我们的人两天之内掌控山口组,”

“是,”

“下去吧,”

管家沒有再多说什么,恭敬的退下了,

看到管家离去之后,野田惠誉也站起身,慢慢的走出了书房,

走出书房刚刚來到楼下,野田惠誉的耳边就传來了一道沉稳有力的脚步声,随即野田惠誉本能的朝着楼梯口看去,

顿时段枫的身影出现在了野田惠誉的视线之中,

野田惠誉在看到段枫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谄媚的笑意,尊敬的问道:“段先生,昨天晚上不知道休息好吗,”

“还不错,”段枫淡淡的说道:“看野田先生样子,仿佛昨天沒有休息,”

野田惠誉点了点头:“是的段先生,为了让我们的合作更加顺利,我昨天忙了一晚上,”

“辛苦你了,”段枫走到野田惠誉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你可以开口,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是,是,我们是朋友,”野田惠誉急忙符合道,

看到段枫转身坐在沙发上后,野田惠誉小心翼翼的看着段枫问道:“段先生,昨天晚上您杀了德明天皇,”

“沒有,”段枫摇头道:“不过你放心,他活不了几天的,”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野田惠誉一愣,随即脸上浮起了一道疑惑之色,

段枫将野田惠誉脸上的变化尽收眼底:“怎么了,”

“段先生,您真的沒有杀德明天皇吗,”

再次听到野田惠誉这句话后,段枫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当即一冷,声音也陡然一变:“野田先生不相信我的话,”

“不,不……”野田惠誉急忙摆手,同时那额头之上也冒出了冷汗:“只是我的人传來消息说德明天皇被人给杀了,”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段枫微微一怔,随即眯着双眸问道:“你确定,”

“是的,”野田惠誉一脸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可以用我的性命來担保,德明天皇死了,被人给杀了,”

段枫慢慢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昨天晚上他本來是想要杀德明天皇的,但是想了又想,如果他真的干掉德明天皇,那么他想要离开岛国将会有不小的难度,所以就暂且留了他一命,

可是如今德明天皇却死了,会是谁杀的呢,

难道在暗中还有一股势力在推波助澜,或者说在坐收渔翁之利,

野田惠誉在看到段枫一脸沉思的模样后,恭敬的站在一旁,如同仆人一样,大气也不敢喘,

半晌之后,段枫缓缓的开口道:“不用理会是谁做的,你只需要做你该做的就好了,其他人我來对付,”

听到段枫这么一说,野田惠誉长舒了一口气:“好,我会尽快完成您交代给我的事情,”

段枫点了点头:“野田先生,坐,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你來做,”

“段先生请讲,”

“野田先生,你现在应该放松一下,我让你做的事情,绝对是你力所能及的,不为为难你,”

“您请说,”

“第一,我希望你执掌岛国之后,好好的打压一下你们岛国鹰派成员,让他们收敛一点,”

野田惠誉沒有吭声,他知道段枫接下來还有话要说,

“第二,我希望你成为首相之后,承认当年你们对华夏的侵略,当众道歉,并且在我华夏阅兵的时候,你们岛国任何人不得祭拜靖国神社,”

野田惠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这点说难不难,但是说不难也很难,要知道百年以來,总会有那么几个鹰派成员想着在华夏阅兵的时候祭拜靖国神社,

而且当年的侵略战争是举世共睹的,所以他倒沒有什么感觉,

“至于第三吗,很简单,你成为首相之后,将岛国的军事化武器资料和华夏共享,”

野田惠誉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脸色微微一变,嘴角也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军事化武器共享,这他妈的算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吗,

这完全是让他野田惠誉和整个岛国政治上的人为敌,

当然对于段枫的前两个要求,他还能够做到,但是这第三个,实在是太难了,可以说是难于上青天,

如果这样做了,那么他野田惠誉将会成为叛国贼,

野田惠誉满脸苦涩的说道:“段先生,您的前两个要求,我可以答应您,但是您第三个要求,实在有所强人所难……”

“野田先生,我那不是要求,是请求,身为朋友的请求,”

听到段枫的话后,野田惠誉气的直骂娘,有这样的请求吗,

“当然,野田先生做不到,我也不勉强,”

“段先生,谢谢您的理解,”野田惠誉一脸激动的说道,

但是段枫下句话,将野田惠誉完全打入到了万丈深渊,

“不过,我会考虑是否还要继续和你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