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395章 告诉我怎么回事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告诉我怎么回事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一时间野田惠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一刻野田惠誉感觉自己完全是与虎谋皮,完全是上了段枫的贼船,想要下船都不可能,

段枫坐在沙发上一脸舒适的抽着香烟,目光却死死的盯着野田惠誉,

此时野田惠誉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一脸的挣扎之色,

忽然段枫开口说道:“对于我的朋友我可以给予他最大的帮助,但是对于我讨厌的人,我会亲自送他下地狱,”

咯噔,

再次听到段枫这赤果果的威胁,野田惠誉那颗原本坚硬如铁的心脏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同时那眸子之中也浮现了一道无法抹去的恐惧之色,

相比恐惧而言,他的脸上更多的是挣扎,是凝重,

段枫手中掌握着这个世界阴暗面最强大的佣兵团,虽然近几年七杀佣兵团很少有大规模的动作,但是它的那份震慑力依然存在,

如今七杀一动,岛国东京混乱不说,同时还挑起了岛国三大暴力社团的火拼,以及血洗皇居和对抗靖国神社、伊势神宫……

虽然这其中有野田家族的功劳,但是拼杀的却是七杀,这点无法否认,

而且如果换成野田惠誉出击,段枫在背后给予帮助 那么他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倒不是说野田家族不堪一击,而是七杀中的成员是经过无数次枪林弹雨,与死神打交道而走过來的,

他们都是精英,是强者,

并且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那么七杀将会再次让世人知道,七杀的强大,七杀的恐怖,

这次他们将会告诉所有人,七杀的强势,让那些对付过段枫的人都记住,段枫是七杀的老大,如今段枫反击了,他们就洗干净脖子,准备好棺材吧,

野田惠誉心中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拒绝段枫,那么段枫很有可能会带着七杀血洗他野田家族,就算不靴子,段枫说出去是野田家族在背后给予了他们帮助,

那么野田家族日后也休息再岛国立足,

可是如果答应了段枫,那么野田家族将会史上最大的卖国贼,如果事情败漏,那么同样无法在岛国立足,而且还会遗臭万年 ,

可以说段枫给野田惠誉出了一个难題,一个进退两难的难題,

拒绝段枫立刻遭殃,答应段枫,事情败漏之后,将会更加悲剧,

前面是万丈悬崖,后面是刀山火海,

一时间野田惠誉开始不停的权衡了起來其中的利弊,

段枫也沒有催促野田惠誉,而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野田惠誉最终的决定,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野田惠誉抬头看向了段枫,重重的说道:“段先生,真的沒有其他路可以选择吗,”

段枫嘴角慢慢勾勒出了一道冰冷的笑意:“你认为呢,”

听到段枫的话后,野田惠誉不甘的问道:“段先生,不是我不答应,而是……”

还沒有等野田惠誉把话说完,就被段枫给打断道:“野田先生,野田君,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墙头草,就是想要得到,而不肯付出的,”

说着段枫身上陡然露出了一道可怕的杀意;顿时,整个客厅之中的气氛变得压抑到了极点,

感受到段枫身上那涌出的杀意,野田惠誉只感觉背后仿佛有一阵阴风吹过般,凉飕飕的,

“如果野田先生要拒绝 那就痛快说出來,”段枫冷声说道:“答应我就继续留在野田家族,因为我们是朋友,如果拒绝我马上离开……”

“段先生,求你不要在为难我好吗,”野田惠誉依然心有不甘的说道,

“你可要考虑清楚,如果你拒绝,那么就是沒有把我当朋友,既然你都不把我当朋友,那么我也沒有必要那你当朋友,”

说着段枫就从沙发上站了起來,同时脸上露出了一道邪魅的笑意,

看到段枫这脸上的笑意之后,野田惠誉的心头立刻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于是急忙说道:“段先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沒有不答应你,”

“是吗,”段枫扫了一眼野田惠誉道:“这么说你刚刚是在给我开玩笑,”

野田惠誉这一刻心中憋屈到了极点,谁他妈的有心情和你开玩笑,

但是段枫这样说 野田惠誉只好赔笑道:“是的,开玩笑,”

听到野田惠誉的话后,段枫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我刚刚则是和野田先生开玩笑,”

说着段枫声音陡然一变:“既然野田先生答应了我的请求,那么日后的资料你让人交给江南市段家的段云阳既可,这点我想野田先生能做到吧,”

与此同时,华夏羊城一家酒店的总统套房之中,安琪儿端着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窗前,右手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那迷人的脸蛋上,挂着一道浓厚的笑意,

就在这之前,她已经通过洛克菲嘞家族的关系网得知了在岛国所发生的一切,

从知道岛国现在的情况之后,安琪儿的脸上的笑容就沒有停止过,

她知道火狐段枫的演出已经开始,岛国不过是他的第一站而已,接下來他会慢慢让这个世界为他颤抖,他会慢慢的告诉所有人,他段枫开始大反击了,

看着窗外那蔚蓝的天空,安琪儿那犹如蓝宝石般的眸子慢慢变得深邃了起來,

并且在这深邃当中还带着一丝的迷离,

“亲爱的,不知道你动用了七杀多少的力量,不知道当七杀的力量彻底展现出來的时候,将会让多少人恐惧,又会有多少人颤抖呢,”安琪儿喃喃的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安琪儿的眸子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精光:“亲爱的,我等着你让这个世界彻底沸腾,”

对于岛国东京所发生的混乱,华夏普通的老百姓依然不知道,如果让他们知道的话,恐怕将会有不少人而鼓掌叫好,

普通老百姓是不知道,但是那些现在权利金字塔上的大佬们却已经得到了消息,

当得到这个消息后,不少人都是一怔,随后便痛快的大笑了起來,

羊城檀香园中,薛昊天一直在关注着段枫,所以岛国发生混乱之后,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消息,

在知道这些后,薛昊天忍不住的仰天大笑了起來,笑声之中充满了骄傲,充满了得意之色,

恐怕换成任何一个站在权利金字塔上的人在拥有段枫这样一个外孙之后,都会显得十分得意,十分高兴,

“这才是我薛某人的外孙,段老匹夫,你在天上给老子瞪大眼睛看着,看我是怎么帮助我外孙站在金字塔之上的,”

同时,皇甫哲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也是惊讶了一下,随后便释然了下來,对于段枫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

皇甫哲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段枫,看來你这次是要要把大的啊,”

说着皇甫哲从口中吐出了一口浓密的烟雾:“好久沒有看到这么狂妄的你了,”

“我想我也应该多少帮你做点什么,扰乱一下某些人的视线,”

随即皇甫哲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与此同时,华夏一处不知名的山脉之中,一个身穿黑色长袍两鬓发白的老人负手而立,那红润的脸庞上充满了阴沉之色,

“段枫,你竟然杀入岛国了,你是想要用这种方式警告你的对手,震慑你的对手吗,”老人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这样也好,你先慢慢玩,等我从成吉思汗陵之中出來,我在杀你,”

说着老人疯狂的大笑了起來,

忽然一道突兀而又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出來:“拦住他,别让他给跑了,”

这个老人在听到这道声音后,眉头立刻皱了起來,脸上也随即出现了一道怒意,

下一刻,只听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了过來,

顷刻间,脚步的声音变得越來越近了,

“唰,”

突然这个老人陡然转身,

只见这个老人的面前不远处,出现了七八个人,

跑在最前方的是一个头发凌乱,浑身上下破烂不堪,身材魁梧的男人;同时这个男人浑身上下布满了血淋淋的伤口,

而在他的身后则是几个衣冠整齐的男人死死的追逐着他,

忽然,老人动了,犹如魅影一般,一闪就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同时右手抡起,对着这个浑身上下布满伤口的男人脸上抽打了过去,

“砰,”

一串手影闪过之后,立刻传出一道闷响声,

随即只见这个浑身是伤口的男人立刻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一棵树上,

但是对方仿佛不知道疼痛一般,立刻从地上爬了起來,

只见他的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猩红之色,沒有丝毫的感情,犹如一头野兽般,

“唰,”

老人再次动了,数米的距离仿佛一步就跨过去了一般,

“嗖,”

只见老人犹如探囊取物般,右手直接掐在了对方的喉咙上,

“告诉我怎么回事,”老人在掐住对方的喉咙后立刻问道,

那声音仿佛从地狱之中传來的一样,阴森渗人,

其他追赶的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停下了脚步,脸上也慢慢浮现了一道恐惧之色,

“龙……龙爷,他……他……”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