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00章 战须佐之男

第一千四百章 战须佐之男

容貌是须佐之男心中的逆鳞,从來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提起这种东西,凡是拿他容貌的人都死了。

要说唯一还活着的那么就是野田优子了,不是须佐之男不杀野田优子,而是他曾经发誓,一定要让野田优子在他的**呻吟,他一定要骑在野田优子的身上。

所以他容忍野田优子活了下來。

虽然容忍野田优子活了下來,但是这不代表他听到野田优子这样说他,他不会动怒。

他一样会动怒,而且还是怒不可言。

要知道野田优子可是他想上的女人,被野田优子嘲笑,这将会是什么滋味。

当然如果有绝对的实力能够将野田优子给干掉,他恐怕也不会容忍野田优子一直活着。

野田优子轻轻的撇了一眼须佐之男:“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怎么难道你想听我说你长得很帅,很迷人,犹如小鲜肉吗。”

须佐之男那张疙瘩脸慢慢涨成 了猪肝色,他恨不得一巴掌将野田优子给拍晕,然后将她给xxoo了,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可是须佐之男心中想清楚,这只能够想想而已。

“长了一张难看的脸,就不要怕人说实话。”野田优子声音陡然一冷。

须佐之男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了起來,那双眸子之中仿佛要喷出炙热的火焰一般。

“你來这里到底來做什么的。”

“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野田优子冷声道:“不请我坐坐。”

“我请你坐,你敢吗。”须佐之男重重的冷哼一声:“说吧,到底找我來做什么。”

“村正半藏那个不男不女的被杀了。”

“我知道。”须佐之男不轻不重的说道:“你不是一直都看她不顺眼吗,她死了不正合你心意吗。”

“不错,我是看她不顺眼,恨不得让她死。”野田优子脸上的恨意丝毫不加掩饰,完全流露了出來:“我想让她死,那是我的事情,是我们内部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如今被一个外人杀了算什么。”

“那你要如何。”

“你我联手,找到对方,将他给诛杀。”野田优子重重的说道:“让所有人知道,我们岛国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说着野田优子那俏脸上立刻浮现了一层寒霜,怒意也便的浓厚到了极点。

对此须佐之男沒有任何的惊讶之色,岛国尚武成风,武士道精神一直流传至今,可以说谁在他们的地方杀人,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当然要是实在拿对方沒办法,他们也不会傻着脸去送死。

而且对于野田优子提议,须佐之男也是颇为心动,一个人动手,准沒有两个人联手强大。

所以只是沉思了片刻之后,须佐之男就点头答应道:“好,我们联手将对方给杀了。”

听到须佐之男的话后,野田优子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波动,仿佛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一样。

“那好,你现在跟我下山。”

须佐之男沒有多想,别再次点头答应了下來:“好的,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

说着须佐之男就慢慢的转身朝着山洞之中走去。

而就在须佐之男转身的那一刹那,野田优子从口袋之中摸了一下,然后飞速的伸出手在毫无防备的须佐之男的肩膀上拍打了一下。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须佐之男全身上下的肌肉立刻紧绷到了一起。

“别紧张,我只是好奇,难道你将天丛云剑藏在了这山洞之中。”

须佐之男冷哼一声,沒有说话,肩膀一抖,便将野田优子那搭在他肩膀上的右手给抖掉了,然后再次朝前走去。

只是他的叫有些跌,走路的时候是一窜一窜的,仿佛脚下装了一块弹簧般。

看着一跌一跌朝前走去的须佐之男,野田优子的那嘴角慢慢泛起了一道迷人的笑意,这道迷人的笑意之中夹杂着一丝不着痕迹的残忍之意。

野田优子就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须佐之男,大约过了五分钟的时间,只见须佐之男再次出现在了野田优子的面前,而且手中还多了一把狭长的长剑。

野田优子在看到须佐之男手中的剑之后,那眼神之中射出了一道炽热的光芒。

须佐之男将野田优子那脸上的神情,尽收眼底,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冷笑了起來:“走吧。”

野田优子慢慢将眼神从须佐之男的手中那把狭长的长剑之上移开了目光,沒有多说什么,便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两人谁都沒有开口,就这样一路沉默的走出了山洞。

走出山洞之后,野田优子的双眸飞速的在四周扫了一下,发现四周除了那皑皑白雪,那还有其他东西。

段枫呢。

野田优子内心之中一时间充满了焦虑之色,她可是和段枫事先商量好的,两人一同对须佐之男出手,而且刚刚在山洞之中,她那看似随意的拍打在须佐之男肩膀上的一下,实则是在对须佐之男下毒。

如果段枫沒有跟上來,或者一个人走了,那么等下须佐之男一定会发现自己身上的不对劲,到时候须佐之男不用脑子想也能够猜出來是野田优子动的手脚。

到时候,他绝对不会和野田优子善罢甘休。

而且野田优子心中十分的清楚,须佐之男这个人就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是一个变态,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家伙。

他不会坑自己吧。

一时间野田优子内心之中充满了忐忑之意。

要知道华夏和岛国百年以來都是处于敌对,段枫要是坑她也在情理之中。

而段枫呢。

他是要坑野田优子吗。

不是,此刻的他就在野田优子东南方向一百多米的距离,只不过段枫是趴在了地上,而且用白雪将自己给完全覆盖了起來。

当段枫在看到须佐之男那副尊容之后,顿时被吓了一跳,尼玛,难道还有人沒有进化完整的吗。

如果进化完整怎么可能会长成这副模样。

一时间,段枫内心之中百感交集,看看咱华夏的高手,年轻的高大帅气,老人,一副仙风道骨,再看看人家岛国,长的多么奇形怪状。

先不说须佐之男,就说村正半藏为了练功把自己女人的容貌全练沒了,而且那个相泽五柳长的也非常寒碜。

但是这两人和须佐之男相比,完全是上不得台面啊。

难道说,岛国的高手长得都很比较特殊。都比较个性。

唯独野田优子是一个异类。

其实这也不能给怪段枫这么想,关键是段枫所见到的这几个人长的实在是太寒碜了,完全不忍直视啊。

“怎么了。”须佐之男在看到野田优子停下脚步之后,立刻问道。

野田优子摇摇头道:“沒什么,我只是在想那个人会在哪里。”

须佐之男冷哼一声:“怎么,你还惦记上他了。”

野田优子沒有说什么,而是抬起脚步朝前走去,看到这一幕之后须佐之男也跟着追了上去。

两人向前走了数步之后,那隐藏在白雪之下的段枫,嗖的一下从雪底之中钻了出來,犹如一头潜伏多时的猎豹一般,化作一道黑影朝着须佐之男呼啸而去。

顿时须佐之男心头猛然一颤,一股死亡的气息顿时笼罩心头。

而野田优子在感受到这股杀意之后,心头猛然一喜,她知道这是段枫,段枫动手了。

“嗖。”

只见段枫化作一道黑影,嗖的一下就到了须佐之男的面前。

而就在这个时候须佐之男急忙转身,同时本能的将手中的天纵流云剑给横档了在面前。

“铿。”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鱼肠剑与天纵流云的剑的剑鞘相撞在一起,一道火花立刻捡起,那剑鞘上面留下了一道深痕。

一剑不中之后,段枫顿时变招,手中的鱼肠剑回手就是一剑,宛如犀牛望月般。

一剑斩出,四周的空气直接被切开了一道口子,空气撕裂的声音响起,凌厉的剑风呼啸的朝着须佐之男扫去。

对方绝对能够对得起须佐之男这个称号,只见段枫这一剑刚刚斩來,他右手一抖,手中的天从流云剑鞘便化作一道黑点朝着段枫而去。

这一刻,须佐之男完全将剑鞘给当作了暗器使用。

顿时天丛流云剑带着阵阵的寒光,完全展露了出來。

“咔嚓。”

段枫一剑将天丛流云剑的剑鞘给斩断之后,鱼肠剑依然呼啸朝着须佐之男袭來。

由于剑鞘已经挡了一下段枫攻击,虽然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但是这对于须佐之男來说已经够了。

高手过招,差之分毫,那么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嗖。”

只见天丛流云剑化作一道白光朝着鱼肠剑想碰而去。

“铿。”

两剑相撞,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同时,那恐怖的力量也将两人直接给分开。

两人的身影全部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

而就在两人朝后退去的那一刻,野田优子动了,这一刻她展示出了她身为月读命的强大,速度快如闪电。

只是她不是朝着段枫而去,而是朝着须佐之男而去。

“唰。”

只是一眨眼,野田优子就到了须佐之男的身后,那紧握的粉拳朝着须佐之男的后背之上重重砸下。

一时间须佐之男浑身上下汗毛根根竖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