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401章 月读命,你个叛徒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月读命,你个叛徒

一股森冷的寒意的陡然笼罩须佐之男全身上下,让他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从头到脚一阵冰凉,胸口像是被压着一座大山似的,喘不过气。

野田优子的速度非常快,根本不给须佐之男躲闪的机会!

“砰!”

野田优子那看似纤细白嫩的而且毫无缚鸡之力的粉拳在砸在须佐之男身上的时候,陡然发出一声闷响,那恐怖的力量陡然爆发而去!

被野田优子一拳砸在身上,须佐之男背后立刻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同时五脏六腑之中的血液也是一阵翻滚,忽然喉咙之中立刻传出了一道血腥的味道。

但是须佐之男却强忍着将那要喷出的鲜血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虽然须佐之男强忍着将喷出的鲜血重新咽回到了肚子里面,但是那张疙瘩脸却是异常苍白,犹如白纸般。

并且须佐之男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前载了几步,身体也跟着摇晃了起来,就像是风中的烛光,随时都会熄灭般!

段枫没有在动手,而是手持鱼肠剑,傲然而立,犹如一杆标枪般,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须佐之男。

说起来这家伙也够可怜的,如果只是段枫一个人想要杀他,还真要废一番的功夫,但是如今却有野田优子相助,可以说省去了不少的力气。

而且恐怕须佐之男做梦也不会想到,野田优子会联合一个外人,会联合一个全国上下憎恨的人算计他吧?

须佐之男慢慢的稳住了身形

,看了一眼野田优子,又看了一眼段枫,随后又将目光落在了野田优子的身上,那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同时眸子之中充满了恶毒之色:“你竟然联合外人对付我?”

野田优子冷笑一声:“你认为呢?也不看看你是什么德性,竟然还每天打我的注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是你这样想的!”

“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他逼迫你的!”说着须佐之男举起手中的天丛流云剑指向了段枫。

对此野田优子只好投去了一个白痴的眼神,段枫逼迫她?

是她巴不得将段枫带来将须佐之男给干掉的好不好。

读懂野田优子眼神之中的寒意后,须佐之男那张疙瘩脸完全扭曲在了一起。

本来他还想着去对付段枫,可是现在却被野田优子联合段枫算计了他一把,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让须佐之男感觉有人仿佛在他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脸庞异常生疼,同时内心之中也充满了怒意。

只是这股怒意不再是针对段枫,而是针对野田优子。

而段枫则是对须佐之男无语到了极点,就他这模样还想打野田优子的主意,整个一个没有完全进化的人,谁能够看上他。

不说其他,就说须佐之男那一脸的痘痘,晚上和他躺一张**,半夜尿急,在看到那张脸绝对以为遇到了鬼,更别说还要和他做某种少儿不宜的画面了。

“野田优子,你这样做,完全是在找死,其他

人不会放过你的。”须佐之男阴沉的说道。

野田优子满脸不屑的说道:“我也没有想过要放过他们。”

“你……”

“优子,别和他那么多废话,杀了他。”段枫不耐烦的说道:“看到他这副尊容,让我有种倒胃的感觉,而且我那美好的心情也被破坏了!”

“你说你既然是须佐之男,就你这副模样,怎么见人了。”段枫无奈的叹息一声道:“长成这样也不是你的错,不是你能给选择的,可是这年头医术很发达,你至少去整下容在出来好吧,不然你这模样很容易吓死人!”

须佐之男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同时那紧握天丛流云剑的右手也抖动的更加厉害了起来,而且那手背之上还暴起了条条青筋,由此可以想象须佐之男的愤怒。

“你找死!”

容貌一直以来都是须佐之男的逆鳞,段枫那嘲讽的语气和戏谑的话语是那么的伤人,可以说已经深深的伤害到了须佐之男那强烈而又脆弱的自尊!

暴怒的须佐之男就仿佛一把出鞘的锋利宝剑,杀气凛然!

这一刻须佐之男完全被段枫给激怒,打算拼死一战。

感受到须佐之男身上涌出的恐怖杀意,段枫没有丝毫的惧意,反而身上也随之露出了一股可怕的战意。

一时间四周静到了极点,两道恐怖的杀意在半空之中相遇!

“嗖!”

暴怒之下的须佐之男犹如闪电般,手持天

丛流云剑朝着段枫袭来,而段枫也丝毫不甘落后,手持鱼肠剑与须佐之男硬碰!

虽然须佐之男是个瘸子,但是他的速度却是奇快无比,只是一闪就和段枫相遇,两人手中的利刃立刻碰撞到了一起。

那恐怖的力量陡然爆发而出。

而野田优子则是没有在动,而是站在了一旁,不是她不想动,而是段枫和须佐之男的速度都太快了。

最为重要的是两人手中都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若是被两人手中的利刃所伤到,那么绝对不好受,所以她野田优子没有上前帮助段枫围攻须佐之男。

虽然没有去和段枫围攻须佐之男,但是却一脸警惕的看着四周。

段枫不知道这个地方还有谁,但是她野田优子心中清楚,如果不尽快将须佐之男给解决掉,那么那个人肯定会察觉到,到时候若是来了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所以野田优子的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迷人的双眸的不停的在四周来回扫视,如果有什么危险突然降临的话,那么她绝对会出手。

要知道,她和段枫现在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段枫不好过,她也别想好过。

野田优子是一脸凝重而又谨慎的注意着四周,而段枫和须佐之男两个人却是打的不分上下。

虽然看似打的不分上下,但是须佐之男心中却清楚,此刻段枫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

从出手到现在他都在被段枫给压着打,每一次都是被动防

备。

不是他不想攻击,他也想,只是段枫的剑招实在是太过刁钻狠辣了,而且段枫的速度奇快无比!

“唰!”

只见段枫的剑招陡然一变,幻化出九道剑花,剑气为之纵横不说,那一旁的白雪在这一刻仿佛要遭遇了飓风般,雪花漫天飞舞!

此时的须佐之男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却依然拿段枫无可奈何,而且段枫身上那股战意反而变得越来越为凌厉了起来。

下一刻须佐之男手中天丛流云剑急忙斩出一剑,没有任何的技巧,有的只是速度,犹如闪电般的速度。

这一剑不仅速度奇快无比,而且还是须佐之男所有的力量。

“铿!”

两剑再次为之相撞,那可怕的力量再次涌现。

随着两剑相撞,段枫和须佐之男两人的双腿完全陷入到了白雪之中。

“唰!”

随即须佐之男急忙抽剑。

两剑刚刚分离,只见须佐之男身形一动,电闪火石之间,那手中的长剑再次被他给朝着段枫劈了下去。

面对须佐之男这快到极限的一剑,段枫没有选择硬碰,而是侧身一闪,便巧妙的避开了须佐之男这可怕的一剑。

就在段枫刚刚躲过去这一剑,须佐之男的手中的长剑陡然一转。

之间须佐之男的右手做了一个左弧形回抽的动作,那泛着寒光的利刃再次朝着段枫袭来。

段枫仿佛早就知道须佐之男会给他来一招弓步平抹般,双脚紧紧的抓住地面,身形直接向后倾

泻而下。

“嗖!”

天纵流云剑与段枫擦肩而过。

不等须佐之男便招,段枫的右腿陡然弹起,朝着须佐之男的手腕之上踢去。

那紧绷的脚尖犹如利刃般,呼啸而去。

须佐之男心头猛然一惊作势就要爆退。

就在须佐之男准备后退的时候,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野田优子仿佛抓住了什么机会般,嗖的一下就朝着须佐之男而来。

借助奔跑之力野田优子弹跳而起,右腿朝着须佐之男的脑袋上狠狠的踢了过来。

须佐之男只顾得段枫的攻击了,完全忘记了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野田优子。

须佐之男刚刚躲过去段枫的右腿,野田优子的右腿已经到了须佐之男的面前,那凌厉的腿风吹打在脸上犹如刀割般的疼痛,而且他的头皮也是一阵发麻,条件翻身般急忙举起左手格挡!

“砰!”

一声闷响传出,须佐之男的身体立刻不受控制的朝着一旁倒飞而去。

“啪!”

须佐之男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那到了喉咙之中的鲜血在也无法压制,直接从口中喷了出来。

那皑皑白雪之上顿时被鲜血给染红,显得异常刺眼。

倒在雪地之中的须佐之男一脸恶毒的看着野田优子,随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

可是刚刚站起身之后,须佐之男突然感觉一阵头眩目晕,而且胸口之中一阵发闷,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嘴角露出了一道笑意

,他知道野田优子下毒成功了。

而野田优子脸上也露出了一道喜色:“须佐之男受死吧!”

就在野田优子想要动手去杀须佐之男的时候,一道愤怒的声音犹如春雷般在四周诈响!

“月读命,你这个叛徒,竟然背叛帝国!”